腾讯财经财经 > 产业 > 文化传媒 > 正文

《赛德克·巴莱》导演魏德圣:控固力的胜利

2012年07月10日15:06全球商业经典[微博]我要评论(0)
字号:T|T

谭端

魏德圣穿着雨鞋,肩膀上还是湿的,一个人坐在雨后的拍摄现场静静地吃盒饭。他看起来有些寂寞,演员们都不敢接近他。

没有人知道他在想什么,他的个子不高,站在1米80以上的几位原住民演员面前,勉强能够到人家的视平线。开拍《赛德克·巴莱》的2008年,魏德圣刚好40岁,然而他看起来至少要比实际年龄小10岁左右—这样的外表时常让人错估魏德圣的能耐和本事。

从小,魏德圣就比别人瘦小,长得很不起眼,课业成绩也不甚出色。但只要注视他的眼睛,人们立刻就会注意到魏德圣的眼神里微微透着一股倔强—他的身体里似乎蕴藏着巨大的能量。

在郭明正眼中,魏德圣其实是个巨人。“别看他个子矮小,却总能稳健地调度全场近百人;资金遇到困难,他也能咬着牙撑过去。”电影《赛德克·巴莱》的原著故事是魏德圣在1999年发现的,光找资金就花了9年,直到2008年开拍时,钱也没有找齐。他带着300来号人在又冷又湿的山上拍了快一年的电影,经常面临开不出工资的窘境。即便这样,整个拍摄也没有停下。

58岁的郭明正是赛德克族的知识分子,退休之前是高中老师。在《赛德克·巴莱》的摄制过程中,他的主要职责是语言和历史顾问。郭明正戴着耳机,盯着演员的嘴,确认他们都在用赛德克族的标准发音念台词。演员完成一段戏,他必须和导演四目相对,微微点头或摇头,向魏德圣传达台词是否过关,然后大家再等着导演决定是否喊卡。

“我有时看他一个人吃饭很可怜,就会主动去陪他聊天。”郭明正笑着说。

郭明正看着魏德圣指导族人演他们自己的故事:他的祖先为了寻求灵魂的自由,选择了玉石俱焚式的抗日;族内的祖奶奶们为了不让男人们有后顾之忧,全部上吊自杀。郭明正的赛德克族祖先们认为,战死之后灵魂到达彩虹桥的彼端,才能成为真正的人。

在现场,郭明正一不小心就会滑入戏中,跌入80多年前族里那段悲壮的历史场景里去,因此他偶尔也会情绪失控。拍戏的时候,原住民演员们常常无法准时拿到工资,但每一个人还是尽心尽力地往下演。

这部片子,魏德圣从筹划到拍完一共用了12年,自筹了7亿元新台币,是台湾近30年电影史上投资金额最大的一部影片。

小魏,你的确会写剧本

2003年,你抓住一个人问,魏德圣是谁,大概没有几个台湾人知道。但如今,你到台湾任何城市的任何一条路上去问,不知道魏德圣的人肯定很少。

魏德圣成了台湾那些被称为“热血”的电影导演的代表—他们中很多人都有倾家荡产和拿房子去银行抵押拍片的经验。从1999年台湾新闻局有正式统计以来,台湾电影的票房数字走势一直像病危患者的心电图一样,几乎“呈一条直线”。2001年,全台湾地区的票房收入仅为739万元新台币,折合人民币还不到200万元。台湾电影市场低迷持续了10年,凭着一腔“热血”和对电影的热爱,在这段时间里没有离场的台湾电影人都练就了敏锐捕捉观众喜好和制作符合市场需求的类型片的本事。

2008年,魏德圣拍摄的《海角七号》被公认为是台湾电影复苏的信号,之后的《艋胛》、《杀手欧阳盆栽》、《翻滚吧!阿信》等电影都是口碑票房双丰收。2011年,台湾的电影总票房为86亿元新台币,台产片一共上映36部,本地票房达到15亿元新台币,占了整体票房的17.46%,与1994年本地电影市场占有率相比,增长了8倍之多。

在2008年爆红之前,魏德圣曾经长期失业。做了导演后,他的工作一直不稳定,经常是“接完一个案子不知下一个案子在哪里”。

在台湾导演杨德昌的电影作品中,永远有一个人物拿着武器准备行凶。此人是《牯岭街少年杀人事件》中的小四、《恐怖分子》中剪去男友下体的姐姐、《麻将》中射杀邱董的红鱼、《一一》片中刺杀英语老师的胖子、《独立时代》中自杀的李立中。

杨德昌是20世纪80年代台湾最杰出的导演之一,他之所以被称为大师,是因为他的电影极为精确地描绘了台湾都市生活里错综复杂的人际关系和失常的人伦。他用自己独特的眼光还原了台湾经济起飞、被推崇为亚洲四小龙时期,工业文明兴起导致台湾人道德信仰崩溃的过程—城市中生存压力巨大,精神萎靡的人们无处可逃,总是处于想要杀人或是自杀的状态。

[责任编辑:xanthewang]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如果你对财经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热点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