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财经财经 > 股票 > 股市锐评 > 正文

从香港洪良国际案例看A股赔偿机制执行力

字号:T|T

《红周刊》特约作者 诸法空相

6月20日,在香港上市的、由台湾“鞋材大王”萧登波控股的洪良国际,因为涉嫌在IPO时造假,被迫接受香港证监会和法院的建议,以略低于IPO发行价2.15港元0.09港元的价格,向二级市场的中小投资者悉数回购股份,以2.06港元的回购价计算,涉及回购资金总额高达10.3亿港元。

这不仅意味着洪良国际的7700多名中小投资者在苦守了两年之后,以微小的代价顺利“解套”,同时也意味着萧登波的香港上市之梦,在经历短暂的喜悦后终将破灭,“鞋材大王”变成了“歇菜大王”。

其实洪良国际的这个案例,对于正在急于寻找退市制度突破口,同时业绩变脸、造假上市已成家常便饭的A股市场来说,更具备了极大的借鉴价值。

每次提到市场化建设的身后,我们的第一句话总是爱说“相关法律法规尚不完善、有待健全”。其实我认为,至少针对投资者保护方面的法律法规已经足够健全了,既有投资者受损诉讼赔偿机制,最近又连续修订了退市管理办法,但是为何中小股民仍然觉得自己像无所依靠的浮萍呢?关键问题就在赔偿机制难以落在实处,更像是一个作秀的花架子。

单从投资者诉讼的条文来看,不能不说是有威慑力的。理论上只要上市公司存在虚假披露,利益受损的投资者从被认定事件发生时算起,到真相最终被揭开为止,期间受到的损失都可以向上市公司索赔。而反观备受称赞的香港洪良国际一案,有律师分析认为,得亏该公司在上市后3个月就被发现了造假上市,因此投资者才被监管部门认定为“依据招股说明书披露内容而买入股票受损”,假如是在上市一年后才被发现造假,则投资者是否能够获赔还在两说。可见,A股市场的理论赔偿力度,在某些方面相比香港方面还有过之。

但是,不及的方面却更多,而且都是在赔偿执行方面。首先,香港是由监管部门对上市公司立案调查并作出造假上市的结论,同时与上市公司谈判的过程实质上是在代替中小投资者在“争取权益”;而A股却是当监管部门下定论后,由中小投资者自行提起诉讼、维护自身权益,而这里面的艰难程度可想而知。再者,法院这关也不好过,从提起诉讼到最终审判,不挂上你个几年怕是难有结果的,上市公司作为法人单位,管理层可能已经换了一拨又一拨,但是作为诉讼主体的投资者个人,陪得起这份时间吗?第三,本已利益受损的中小投资者,就算最终能够胜诉,而前期的律师费等起诉费用,还要自己先行垫付,这又是一大笔银子。更何况在胜诉赔偿的时候,谁主张谁获赔,其他中小投资者同样利益受损而没有参与诉讼的,就只能瞪眼干瞅着,这无疑又给赔偿诉讼增加了一道门槛。

由此可见,阻碍A股中小投资者维护自身权益的,并非是“尚不健全”的法律法规,而恰恰是有条文而难于实施。就这一点来说,洪良国际一案的借鉴价值就非常大了:由监管部门作为中小投资者利益的代言人,将使散兵游勇的散户个体诉讼,凝聚成群体诉讼,力量大为加强,同时获赔后“惠及”全体利益受损股东。这样自然能够使原本处于“弱势群体”的中小投资者转变成为“强势群体”,有能力更好地维护自己应有的权益。

推荐微博:

换一换
注册微博
[责任编辑:golding]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如果你对财经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热点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