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财经财经 > 产业 > 钢铁冶金 > 正文

厦门民企老板叫板首钢 实名微博公开讨债

2012年07月03日09:36厦门晚报我要评论(0)
字号:T|T

厦门民企老板叫板首钢 实名微博公开讨债(图)

彭湃展示仲裁裁决书

6月30日,一则厦门贸易企业老总向首钢集团下属企业讨债的微博在网上开始疯传,截至昨天记者发稿,转发量已经突破800次。

“我是民企厦门俊同进出口有限公司的总经理彭湃。央企首钢厦门子公司首钢华厦矿业投资有限公司恶意拖欠我司2200万元,已经超过3年多。厦门仲裁委已经判其还钱,但他们利用央企背景干扰裁决的执行。对这种国企仗势压人的行为,我司忍无可忍,决定微博实名维权!”彭湃在微博上表示。

“民企和国企打交道,咋就这么难?”彭湃见到记者便吐起了苦水,从2009年首钢华厦矿业投资有限公司和俊同公司签订还款协议算起,已经过去3年时间了。

彭湃的助理李传坚说,老板一贯是儒雅低调的,不是首钢所属公司恶意欠款太过分,他也不会这样抛头露面,公开向他们讨债。

借款用于赴菲开矿 矿山后来开不下去

说起彭湃追讨欠款的来龙去脉,还得从6年前说起。

2006年7月26日,彭湃的俊同公司与厦门的华厦铁路工业有限公司(下称“华厦工业”)签订《合作开发矿产资源协议书》。根据协议书,俊同公司通过现金、转账、代付费用、出口设备等方式,出借款项给华厦工业,折算成人民币为2200多万元。

当时,双方约定开发的是一处位于菲律宾南部的铁矿。彭湃说,自己的公司是贸易公司,华厦工业要在菲律宾采矿,是作为借款人的角色来参与的。俊同公司为华厦工业提供2000万港币到4000万港币的等值资金或出口设备。一年后,华厦工业要连本带利还清这笔钱。最终,经测算,俊同公司给华厦工业的借款达22000836.9元。

此外,合同还约定,华厦工业在菲律宾的矿山开始销售后,应将铁矿石的独家代理权独家授予俊同公司。

一年期的借款,不仅有利息回报,还可能取得铁矿石的销售权。当时,不少同行觉得,俊同公司做了笔非常划算的买卖。

谁曾想,一年后,华厦工业在菲律宾的矿山开发几乎没有什么进展,也没有把2200万元的借款如期归还。正当彭湃想该如何要回借款时,他从华厦工业了解到,为让矿山开发顺利进行,这家公司找到国内钢铁行业的巨无霸首钢集团。

到了2008年,在首钢考察确认菲律宾矿山的价值后,华厦工业和首钢集团旗下的控股公司首钢矿业投资有限责任公司(下称“首钢投资”)签约,成立首钢华厦矿业投资有限责任公司,全权负责在菲律宾的项目。

彭湃当时对华厦工业与首钢的合作非常期待,所以,他并不急于把借出去的2200万元要回来,而是等待菲律宾的矿山投产出矿。一方面,在菲律宾的铬精铁矿被探明价值40多亿美元,俊同公司若在铁矿石的销售上分得一杯羹,收益匪浅;另一方面,以首钢的背景和实力,在勘探、开发、生产等诸多环节上都让人放心。一则《厦门民企牵手首钢到菲律宾开矿》的报道,还登在了2008年4月20日的《厦门日报》头版。

天有不测风云,如此稳健的合作也出变故。2009年,首钢投资单方面提出撤出菲律宾项目。尽管菲律宾的矿山很诱人,但他们也有难处。彭湃说,菲律宾南部地区的地方武装很猖獗,当地游击队三番五次来袭扰矿山驻地。此外,彭湃说,还有一名首钢投资派驻的工程师,在矿区因翻车身亡。

没过多久,首钢投资主导的菲律宾项目彻底告吹,但对俊同公司先期借出的2200万元的款项只字不提。

追讨2200万欠款 3年没有结果

由于借款未能及时归还,2009年7月13日,俊同公司与华厦工业、首钢华厦矿业公司坐下来签订了第一份《还款协议书》。协议约定,华厦工业、首钢华厦矿业公司共同承担归还俊同公司借款本金并支付借款利息的责任。本报记者从彭湃的手中拿到这份协议的原件,原件上写明债务方应分三个时段,把所欠的2200万元本金及利息归还。

协议在签订后就“石沉大海”,华厦工业、首钢华厦公司没有任何动作,一分钱都没还。

2009年8月10日,俊同公司根据还款协议书约定,以华厦工业、首钢华厦公司为被申请人,向厦门仲裁委员会申请仲裁。

在仲裁刚刚开庭时,2010年5月,首钢华厦公司却以俊同公司、华厦铁路公司等为被申请人,提起确认《还款协议书》为无效的仲裁。

说起这事,彭湃就更气愤。他记得,那时首钢华厦在仲裁庭审理过程中,组织几十人来仲裁庭搅局,一度就连仲裁员都只能住在办公室,不敢回家。不过,令彭湃欣慰的是,厦门仲裁委员会经过两年多的审理,在2011年对两个仲裁案件先后做出仲裁,确认《还款协议书》合法有效,裁决华厦工业和首钢华厦立即返还俊同公司2200万元本金及利息。

正当俊同公司根据生效仲裁裁决书,在2011年10月向厦门中院申请执行时,首钢华厦公司又申请撤销两份仲裁裁决书,但请求被厦门中院驳回。接着,首钢华厦又向厦门中院申请对裁决不予执行。

巨额借款6年无法收回 公司大伤元气

“首钢华厦账上也不是没有钱。”彭湃说,他们通过法院冻结了首钢华厦300多万美元,100多万元人民币的资产,但他们就是没打算还钱。资金的冻结期限是6个月,3年来,每隔一段时间,俊同公司就要去法院申请冻结首钢华厦的资金。

“官司都不知道要打到什么时候。”彭湃说,3年来,为向首钢华厦追讨欠款,他没少忙活,打官司的开销也不少。

俊同公司主要做家具出口生意,也兼做一些大理石的进口,对于对资金周转速度十分看重的贸易行业来说,2200万元的资金,足以影响一家公司的业务开展。

彭湃说,去年俊同公司的贸易额为8000多万元,但因欧美经济不景气,再加上国内经济下行的压力,整个公司的净利润只有100多万元。2200万元的巨额款项出借6年无法收回,彭湃说,这对他的公司伤害太大了。他现在只盼法院能主持公道,希望2200万元借款能早一天还回来。

但记者今天早上了解到,首钢华厦矿业投资有限公司目前虽未注销,但工作人员已撤出厦门。厦门民企能否讨回欠款,本报将继续关注。(记者 张海军)

推荐微博:

换一换
注册微博
[责任编辑:pljcpeng]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如果你对财经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热点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