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财经财经 > 美股 > 企业焦点 > 正文

藏药股份遭摘牌背后:被控制的募集资金?

2012年06月29日01:59每日经济新闻[微博]我要评论(0)
字号:T|T


  “必须承认,被摘牌的中概股确实存在这样或那样的问题。但香格里拉藏药案例的特别之处在于,这是国内唯一一家被美国资本玩家‘玩了’的中国民营企业。目前,CEO余宏尽管拥有上市公司超过70%的股权,但实上他的公司早就被‘协议控制’了;而该公司于2011年1月赴美上市所募集的1650万美元,至今仍未能转回国内。”近日,两位知情人士在谈到香格里拉藏药案例时这样告诉《每日经济新闻(微博)》记者。

  从涉诉资产遭拍卖到未有下文的私有化,从临时停牌、拒绝提交额外信息,直至被踢入粉单、面临集体诉讼,藏药股份这家赴美上市还不到一年半即遭遇退市的中概股,其背后究竟发生了什么?

  记者采访发现,围绕着藏药股份的种种信息都表明,它已经成为中概股退市潮中的一个非典型性样本,而该样本对于未来寻求赴美上市的中国民营企业无疑具有警示意义。

  2012年3月6日,《每日经济新闻》曾以《涉诉资产遭拍卖 香格里拉藏药私有化迷雾重重》为题,报道了赴美上市中概股藏 药 股 份 有 限 公 司 (TibetPharmaceuticals,Inc.,以下简称为藏药股份,曾用名:香格里拉藏药股份有限公司)拟私有化背后的疑团。2012年2月27日,藏药股份宣布准备接受由董事长兼CEO余宏(Mr.HongYu)提出的私有化要约,后者计划以每股3美元现金的价格回购所有流通股,这一价格是藏药股份前一交易日收盘价的417%。消息发出当天,藏药股份飙涨108.33%,收报1.5美元。

  然而,随后发生的事情却令市场始料不及。4月3日,纳斯达克突然宣布藏药股份有限公司因需要提交额外信息(AdditionalInformation)而被临时停牌。4月27日,藏药股份恢复交易,但遭纳斯达克摘牌并退至粉单市场。此后,自5月26日起的短短两周内,共有包括RosenLawFirm在内的4家美国律所陆续发起了针对藏药股份董事会及相关机构和人士的集体诉讼。截至记者发稿时,藏药股份的股价为0.1美元,相较其5.5美元的发行价已跌去近99%。

  为了解藏药股份上市前后的情况,记者试图寻找事件中心人物藏药股份的CEO余宏,并多次致电云南瑞祥律师事务所,希望通过曾任云南瑞坤房地产有限责任公司 (注:余宏为法定代表人)特别授权诉讼代理人阚瑞娟律师联系到余宏,但瑞祥方面人士先是表示阚外出办案,继而直接告知没有办法联系到阚。

  藏药股份上市 投行反客为主

  在任何一宗IPO中,上市公司无疑都应是主角。然而,这一惯例对于非典型性样本藏药股份来说,却并不适用。接受《每日经济新闻》采访的业内人士C先生和美国某对冲基金J先生表示,通过对招股说明书以及其他公开资料等的调查研究发现,藏药股份案例中的真正主角实际是帮助其上市的美国投行尽管藏药股份上市融到了1650万美元,但这笔资金的实际控制权却掌握在投行手里,并且在原定6个月的汇兑程序期结束一年多以后,仍未能转回中国内地。而投行之所以能实现这一点,则是利用了中国民营企业家对于上市公司结构的不熟悉,在融资转回中国内地的道路上设置了障碍。

  记者留意到,藏药股份在其招股说明书中注明,“只有在完成中国的特定汇兑程序(remittanceprocedures)之后,我们才能够使用这笔募集资金专款(proceeds)。该项汇兑程序可能需要6个月的时间完成。”对此,J先生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要理解藏药股份所募美元资金转回中国内地的程序及其可能遇到的阻碍,首先需要弄清楚中国企业实现在美上市的一般途径。

  以藏药股份的上市为例,第一步,作为在美国上市的壳公司,藏药股份先在英属维京群岛(注:内华达州或者百慕大)进行注册;然后,藏药股份在中国香港地区注册了一个独资企业即中国西藏药业有限公司(ChinaTibetanPharmaceuticalsLimited,下文均简称CTP);接下来,再由CTP在中国内地注册一个独资企业即奕博信息咨询(深圳)有限公司(下文简称奕博),它又称WFOE,即外商独资企业 (WhollyForeignOwnedEnterprise);最后,由WFOE对中国的民营企业即云南香格里拉藏药集团有限公司(下文简称YSTP)进行收购。而在具体收购方式上,藏药股份案例中民营企业家所拥有的实体企业YSTP则是通过签订三份控制协议来实现上市的。在这种模式下,由于境内公司被定义为可变利益实体 (VariableInterestEntities),所以又称VIE结构。

  据一位熟悉中概股融资转回中国内地流程的专业人士介绍,无论内地民企是以VIE模式或是100%收购股权实现上市,其从美国市场募来的资金,首先都会由承销商打入上市公司的资本金账户,然后由上市公司将钱从资本金账户转入其在中国香港地区注册的独资企业账户。之所以选择途经香港,则是因为在外汇进出和税收等方面,国家对港资在内地设立的独资公司提供了很多政策便利。最后,通过香港地区外商独资企业在内地注册的独资公司(WFOE)向国家外汇管理局提出增加资本金申请,经批准后,香港母公司便可以将所募集资金汇给其在内地的子公司。这样一来,所募美元资金便顺利转回内地,可用于内地实体企业的发展等。

  然而,根据C先生和J先生的调查,一系列令人惊讶且蹊跷的现象发生在藏药股份的融资转回国内途中。首先,尽管藏药股份完成IPO已一年多,但到目前为止,奕博却并未向国家外汇管理局提出过要求其香港母公司(中国西藏药业,CTP)增加资本金的申请,而香港母公司至今也未收到由美国上市公司打来的募集资金。那么,IPO所募的1650万美元现在究竟在哪里呢?

  J先生表示,当藏药股份上市融到钱后,这笔募集资金便由其承销商美国安德森投行 (Anderson&Strudwick,已在2011年12月被另一家美国投行SterneAgees收购)存入其在美国太阳信托银行(SunTrustBank)为客户设立的托管账号。而在等待中国内地WFOE申请增加资本金得到批准的同时,投行也会依照惯例将托管账号里的资金投资于债券等固定收益产品。

  接下来,按照常规,一旦奕博信息咨询向国家外汇管理局提出增资申请并被批准,藏药股份就应将钱从太阳信托银行打入其在中国香港地区的独资企业,然后由后者完成对奕博的注资。而对于从太阳信托银行打款一事,签字权则掌握在负责藏药股份上市的美方投行负责人,同时也是承销商观察员的安德森投行董事会主席L.McCarthyDownsIII的手中。

  然而,一个意想不到的情况是,即便募集资金顺利从太阳信托银行的托管账号里打到香港,藏药股份仍旧会遇到障碍,首先就是作为藏药股份在香港地区的资金接受方CTP。

  记者登录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公司注册处官方网站发现,CTP成立于2010年1月6日,为一家私人公司,而J先生也通过该网站付费信息证实,该公司的唯一的董事为HaydenZou,他的另一个身份则是安德森投行派出的藏药股份董事会观察员。根据香港地区公司法规定,对于从太阳信托银行打到CTP银行账号上的募集资金,若要最终增资注入奕博,必须经由其唯一的董事也是控制人HaydenZou的同意。

  此外,对于奕博的情况,记者登录深圳市场监督管理局注册登记信息查询页面,发现这家成立于2010年3月18日的有限责任公司(台港澳法人独资)登记地址在深圳市罗湖区文锦中路教育新村兴业楼18号之三,其法定代表人为李天桂,而发起人以及唯一的股东正是CTP,信息同时显示,该公司目前年检状况为“2010年已年检”,注册资金为10万元,这也从侧面证明了IPO资金至今仍通过对奕博的增资到达中国内地。

  至此,所有信息均显示,投资银行对中国民营企业融资转回内地的渠道实施了完全的控制。“迄今为止,募集资金还没有到香港,而且即使到了香港,也依然由投行控制。”J先生感叹道。

推荐微博:

换一换
注册微博
[责任编辑:JBYAO]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如果你对财经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热点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