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财经财经 > 产业 > 人物 > 正文

访浙大教授魏江:困境下的浙商新使命

2012年06月18日14:47浙商我要评论(0)
字号:T|T

企业家是经济转型升级、全球化发展,以及中国如何在软实力上得到全世界认可,从而构筑我们企业、产业和社会未来竞争力的非常重要的一种力量。

文 │ 本刊记者 陈率

《浙商》:最近爆出了工业明胶被做成问题胶囊的新闻,食品安全其实已经不是新鲜事了,之前就出现过三聚氰胺、瘦肉精等一系列事件,公众信赖度也降到了一个低点。如果从企业角度看,到底出了什么问题了?

魏江:我想这些事情仅仅依靠制度、依靠法律、依靠社会的约束,恐怕是不够的。如果你拿这些产品到检验站去检验,可能很多都是合格的,比如把皮鞋做成明胶是一种发明,还拿过专利。这些创新刚出来的时候,外界与企业之间的信息其实是不对称的,企业比社会公众更清楚这些创新的作用是正面的还是负面的。企业家到底做不做这些事?我认为他们应该回归内心,叩问一下自己的灵魂。这种情况下就是我们说到的企业家要应当承担起来的自身使命。

《浙商》:“使命”这个词最开始指“使者所奉的命令”,如果放在宗教色彩的语境下去解读,有一层“上帝使者的责任”的意味在里面。

魏江:关于“使命”,我们可以从企业的社会责任讲起。很多企业主将社会责任浅显地理解为做慈善,这是认识的第一个阶段;后来他们就意识到了自己的社会责任也包括解决就业、为顾客创造价值、通过竞争为中国制造赢得全球化影响力;最后他们会发现社会责任是企业社会全部活动的系统性思考。所以有人批评企业家不捐款就是没有社会责任感,这其实很片面、很狭隘。

《浙商》:这样说来社会责任也并不见得一定要跟“崇高”、“伟大”这些词搭上边。那么是不是可以这么理解:企业家的使命就是在今天这个社会他们担当了什么样的角色?

魏江:是的。企业家的使命感应该是他们对于社会责任的最高指导原则,是一种灵魂。首先,企业家是企业的灵魂,企业家的使命就是企业使命的灵魂;第二层面是,企业家作为社会的精英与公众人物,他们的使命反映了当代商业生态圈中人的使命和价值观;第三个层面,企业家作为一个个体,他也得考虑自己生存发展的指导原则是什么。

《浙商》:这三个层次是从企业到社会、最后到个体的逻辑思路。

魏江:企业家是经济转型升级、全球化发展,以及中国如何在软实力、软文化上得到全世界认可,从而构筑我们企业、产业和社会未来竞争力的非常重要的一种力量。如果我们的企业家缺少一种使命感,那这个国家是很危险的。

《浙商》:回到开头所说的那些困境,会发现企业家如果推卸责任,将影响到很多人,可能他自己也会最终受其害。

魏江:管理学上讲到“企业家精神”时,所指的“企业家”和我们经常说的概念是有区别的,企业家之所以不是一般的企业主,正是因为他有社会使命感。

《浙商》:看浙商的“新”使命,我想应该放在当下历史的大背景下看待。现在企业界都在讲转型升级,如果遇到不太景气的年份,可能还会有痛苦的“跑路”现象发生。当生存都成问题的时候,还要坚持使命吗?

魏江:你说产业转型升级是主动的还是被动的?

《浙商》:我看很大一部分企业是被动的。

魏江:对。如果不去改变股东价值最大化和短期效益最大化的固有思维,转型升级是难以完成的。因此最关键的转型问题是价值观的改变。生存问题解决之后,企业家要的是社会地位,而后开始回报社会。回报社会需要什么价值观?让社会满意,创造具有软实力、能促进社会文明发展的价值观。有时候社会风气是浮躁的、存在造假的、崇拜奢侈的等,但作为社会精英与公众人物,即使在这样的环境中,仍应努力维护社会的基本准则,做健康力量的中流砥柱,自己先去改变,在简单的生活中寻得内心的宁静。

推荐微博:

换一换
注册微博
[责任编辑:jamiegao]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如果你对财经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热点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