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财经财经 > 产业 > 其他行业 > 正文

危险的农业投资:数百亿风投资金砸向新农业

2012年06月15日10:05经理人[微博]我要评论(0)
字号:T|T

水有多深?机会在哪里?

数百亿风投资金砸向新农业。产业化和专业化的趋向、大把的国家补贴,黄金机遇仿佛唾手可得,如同当年的互联网,农业变得时髦而炙手可热。然而,在一片叫好声中,焦虑和阴影依然挥之不去。极少的项目赚钱了,大多数还在亏损的泥沼中挣扎。

投资人要对决的,不仅仅是农企管理能力的低下,更多来源于先天不足: 农业是个“靠天吃饭”的行业,环境因素和气候因素对农产品制约较大,价格波动明显;投资资金体量大、需要全产业链控制、周期过长,还有过低的利润率。

有分析师预言大部分农业投资项目会止于亏损。这个结论,靠得住吗?农业投资的水,到底有多深?

策划/本刊编辑部 执行/魏薇 黎冲森

农业投资困局

投资的风险在哪里?

■ 文 / 魏薇

进入2012年2月,在美国纳斯达克上市的艾格菲国际有限公司突然爆出摘牌的消息。这家在最近几年冉冉升起的养猪明星企业,上市后股价一度从8美元飙升至20美元,其商业模式和投资手法亦成为许多商学院的案头经典。但这一切去得太快,2011年第一季度爆出大面积亏损后,经营状况急转直下,至2011年末,其股价已经跌去了90%。

在农业投资领域,艾格菲的失败不是个别。作为战略投资者,新希望投资乳业8年后,终于禁不住数千万元的亏损和整合无力,2011年下半年忍痛剥离全部乳业资产,专注农牧业。

在农业领域的投资折戟沉沙,除了经营不善等人祸,更有来自于靠天吃饭的不确定因素。养猪行业的周期性,常常让养殖企业陷入一朝富一朝穷的巨大波动中,而来自自然气候等条件的制约,让多少种植养殖企业血本无归。根据云南省农业厅公布的数据,最近3年的云南大旱,让几十亿的农业投资打了水漂,即使“老江湖”也未能幸免。深圳高特佳投资有限公司在农业投资领域做得风生水起,但这次云南大旱也令其辣椒种植项目遭遇了惨重的损失。

一边是火焰,一边是海水。

尽管被认为是高危投资领域,但进入2010年后,农业成了一个越来越时髦的投资领域。2006年至2011年中国农业行业共披露200多起VC/PE投资案例,投资总额近70亿美元,但2010~2011两年的投资总额就超过了过去的总和,投资模式趋于专业化和产业化。2011年共有8只农业产业基金成立,总目标规模超过60亿元,呈现爆发式增长。

“我敢说,这里面懂如何运营农业的投资者连1%也没有。”东方艾格农业咨询公司研究部负责人徐洪志如此评价当下的农业投资热潮,他断言几年后,大部分农业投资项目会死于亏损。

这个结论,你信不信?农业投资的水到底有多深?

低利润困局

长期以来,农业生产环节利润水平不高是不争的事实。一方面是由于农业支持工业发展的国家发展策略造成的长期影响,另一方面是绝大多数农业生产者分散且力量薄弱,市场准入门槛较低,并不具备产业链的议价能力。

此外,原材料、农资产品价格普遍上涨,化肥、棚膜、柴油在过去的几年里价格上涨明显,推高了农业生产的成本。尽管农产品的价格也有所上涨,但是由于农业关乎数以亿计民众的吃饭问题,因此政府对终端农产品的价格采取了调控,这对农业整体的利润水平产生一定的负面影响。

另一方面,在一个相当长的时期内,我国的农产品收入仍不能摆脱小农经济的模式。散户式的小农经济,没有地租、没有工资、没有折旧、没有设备购置和更新、没有技术进步投资,与之相比规模化的现代农业生产经常陷入低利润困局,甚至由于成本太高而亏损。

此外,环境因素和气候因素对农产品制约较大,如渔业、种植业、养殖业均是“靠天吃饭”的行业,产出数量和质量的可控性比较差,价格波动最为明显,其盈利水平也随之波动。

投中集团资深分析师告诉《经理人》,在2006年到2010年的投资案例中,真正开始盈利的项目不足3成,盈利项目多集中在农业产业链下游的消费领域。

上市公司看,也不甚乐观。中国农业大学对2010年的农业类上市公司的研究表明,狭义范围的农业净资产收益率普遍偏低,农林牧渔业的收益率大大低于酒类及食品加工,而前几年热度较高的农药化肥,成为利润最低的投资板块(见上页图表)。

达晨创投合伙人、投资总监傅哲宽认为,稳定波动,最好的方式是投资那些相对成熟的全产业链公司。“位于上游的农业种植养殖波动性很大,好的时候很挣钱,价格不好的时候有可能要赔钱,不管如何波动,作为一个全产业链的公司,控制上游才能保证下游做深加工企业的稳定性,因此全产业有竞争优势。”

傅哲宽还提到,国家现在对种植和养殖有许多减免、补贴等优惠,如果做全产业链,利润率会有所提升。

烧钱,烧钱,再烧钱

“没有几个亿的资金,就不要奢望能投资到一个好的农业企业。”从2005年起,合众资本合伙人陈立辉就一直在寻找优质的农业项目,在他看来,农业的投资周期较长,投入成本较大,工业项目可能几千万就能看到起色,但这个数量级的投资对于农业来说,只能是起步价。业内公认的吃钱较多的行业,一是牲畜养殖业,二是冷链物流。

2011年底,现代牧业宣布在安徽蚌埠五河投资一个大型农业产业化奶牛养殖加工基地,仅一个4万头规模奶牛养殖示范基地,预计投资就高达18亿元。陈立辉认为,普通的风险投资人很难一下子拿这么多钱砸在上面,而且奶牛养殖周期性长,要出业绩还要看产业链下游环节。

冷链物流是现代农业的基础配套产业,国内冷链物流的龙头企业山东荣庆集团在2007年获得今日资本2亿元注资后,2011年底,再次获得了加拿大Pamoja集团3亿元注资,该公司启动的“高端冷链物流”项目需要的总投资为10亿元,上述投资仅为第一期投资。

陈立辉透露,国内想做好冷链物流的企业不少,但多数无功而返。当年双汇着意打造一个全国性的冷链物流网络,但最后仅局限于服务自己,有熟悉内情的人透露,这个项目就是卡在了投资上。因为冷链物流需要建设冷库基地、高端冷藏车,投入巨大。

生态概念:看上去很美

北京,朝阳区的一家大型外资超市,生鲜区的禽蛋柜台上,摆满了盒装的有机鸡蛋、柴鸡蛋,约有4、5个品牌,其中也有知名度较高的德清源。仔细翻看德清源鸡蛋的生产日期,大多是1、2个月前生产的,这暗示其销售状况并不理想。尽管经过了7轮融资,实现了从50万到5亿元的飞速扩张,但在2011年,传出德清源资金链吃紧的消息。有知情人士透露,由于大规模扩张,生产成本投入较高,其销售收入无法支撑,德清源一直处于亏损的边缘。有传言说官厅水库鸡蛋背后的投资者就是德清源,只是这个品牌并非完全靠公司化养殖来支撑,产品来源主要依靠收农民散养的鸡蛋,如此一来大大降低了成本。

被誉为有机农产品第一品牌的德清源尚且如此,其他有机品牌的生存艰难由此可见一斑。

东方艾格农业咨询公司总经理黄德钧认为:“很多投资者青睐有机食品,但这不会成为市场主流。有机食品产量太低,如果全国都这样搞,那就有许多人‘吃不饱’了,它只是食品中的‘奢侈品’。在发达国家,有机食品的市场占有率大约为15%,在中国我看5%就差不多了。”

有机农产品的另一个发展难题是跨区域扩张。对此陈立辉的解释是,有机农产品的跨区域扩张受制于两个因素,一是品牌辐射力,二是自然条件。德清源在北京市场有品牌影响力,最近几年,频频传出德清源要南下的消息。由于我国的冷链物流不发达,而且冷链物流运输成本高企,可占据产品总成本的30%~60%,因而有机食品目前通过冷链物流运送到外地,并不现实。

因此,德清源计划走另一条路:到目标城市圈地养鸡。傅哲宽认为,德清源南下,将会遇到重重阻力,“现在中国每个城市都有自己的有机蔬菜、禽蛋品牌,本地消费者的消费习惯不好改变。”而且,做有机食品,自然环境十分关键。百年栗园亦有南下计划,目前已经选址在千岛湖边的一个风景优美、没有受到污染的地块。但无论是德清源还是百年栗园,异地扩张的成本非常大,意味着基地投入、渠道投入等。

有机概念遇到的难题,不仅体现在种植养殖上,在化肥、农药领域,“有机”俨然成为一剂“毒药”。《经理人》手上的投资名单显示,从2008年以来化肥农药的投资案例不到5%。“中国2011年一共上了1200个生物化肥项目,但有90%是亏损的。生物化肥项目目前面临的问题,首先是生产工艺远远还未成熟,其次,这种竞争优势还处在炒作阶段,不容易被潜在客户群接受。”徐洪志分析投资者青睐较少的原因,生物化肥成本高,性价比很糟糕,比普通化肥的售价多出好几倍,农民购买的意愿很低。生物农药的境遇类似生物化肥。他还透露,在国外,农民大面积使用生物化肥和生物农药,根本原因是来自国家法律的限制,二是因为性价比很高。要向国外看齐,尚有时日。

专业化掣肘

“我们在农业方面一直都比较谨慎,这几年投资的农业项目,更多是偏工业化和现代农业的方向,但具体投资的心得,我认为我们还没有积累起足够好的经验。”谈起农业投资,红杉资本合伙人周逵相当谨慎。

红杉的谨慎从侧面说明一个问题,农业投资需要投资人有相当高的专业运营水平。徐洪志认为,目前的农业投资者中,称得上专业的连1%都不到,大部分投资公司都是融到一笔钱,拉一个草台班子,就开始做投资运营。熙可集团创始人朱演铭说:“我觉得他们都是在炒作,因为大家不懂,糊里糊涂就像炒股票一样,把农业概念炒起来,并把农业股上市,把小户的钱圈进去了,但最后倒霉的还是投资者。”

事实上,农业投资所需要的专业运营功底非常扎实,以熙可公司为例,其农业投资的团队达到几百人,通过输入市场、营运、精益农业等先进理念,将技术和管理嵌入到被投资的项目或公司营运团队中,帮助和支持他们规避风险,从中发现问题和解决问题。

根据《经理人》调查,目前比较专业的农业投资机构,像东方富海、熙可、东方艾格、深圳高特佳、达晨创投、深创投等投资公司,基本上都是按照这样的框架搭建投资团队,深入研究细分行业,挖角农业领域的职业经理人担任投资经理,此外还建立风险控制机构。

“小型的VC、PE的机会并不多。”徐洪志坦言,专业大机构的投资优势在大项目中体现得尤为突出。

一本烂帐:末端造假

在财务上,困扰投资人的一大难题是,农业企业财务规范意识普遍较差,财务数据不够真实,这两个因素让投资人很难发现其真实的盈利水平和销售等方面的问题。

深圳君盛投资管理公司合伙人廖梓君告诉《经理人》,“有一次我到深交所,正好碰到50、60家农业企业上市被淘汰了,碰到了什么问题?农业类的企业在末端造假,农业类的公司原来积累比较单薄,符合投资条件的公司在销售额和利润方面应该有很过硬的数据。但要选出这样的公司,花的精力和代价很昂贵。我的体会是比其他行业风险更大。好公司难求。”

天职国际会计事务所会计师陈刚认为,造成财务不规范、涉嫌造假的农业企业原因如下:

● 大量使用现金结算方式、难以形成证明力强的交易记录:部分农业企业的销售对象或采购对象主要为自然人,致使企业大量使用现金结算方式,交易的真实性难以证实。

● 动物和植物等生物资产与企业的存货、固定资产等一般资产不同,盘点和估价有困难。

● 农业企业往往现代管理意识不强,加上财务人员素质普遍不高,致使会计基础工作较差,内部控制薄弱。

● 国家大力扶持农业发展,给予较大的税收优惠,从而使财务造假成本低廉。

食品安全:危中有机

在傅哲宽看来,投资农业最大的风险就是食品安全,出现一次,就会对公司或者行业造成致命的打击,“比如三聚氰胺,还有双汇的瘦肉精。”

“食品安全既是要防范的风险,又是投资的机会所在。”联想投资李家庆认为,最近联想连续在农业和食品领域有所投资,一般是涉及到对这个领域的全产业链控制,包括药品、饲料、养殖环节、流通环节、销售终端等实施投资。

在农业和食品领域的投资还可以“换一种玩法”,目前国内消费食品安全性、原材料的供给,远远不能满足今天的消费者对于品牌、安全和品质的需求。“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在做的一件事情,就是整合全球性的优质原材料资源,结合自己的通路和品牌,以比较高的性价比打入中国市场。”

农业龙头企业新希望则直接以食品安全为投资项目。2011年底,新希望集团、国际投资巨头新加坡淡马锡、农作物加工企业美国ADM公司和综合商社日本三井物产共同出资,建立了一只专门投资海外农业产业的基金—新希望产业基金(美元),重点投资食品安全、粮食保障等领域。

强调品质与安全的食品投资,其效果如何,还有待观察。

推荐微博:

换一换
注册微博
[责任编辑:xanthewang]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如果你对财经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热点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