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财经财经 > 财经评论 > 正文

新华网:欧债危机与经济学界“咸”“淡”之争

2012年06月14日14:41新华网蒋旭峰我要评论(0)
字号:T|T

新华网华盛顿6月13日电(记者蒋旭峰)在应对经济形势高低起伏的过程中,“咸”和“淡”的学派之争曾是20世纪经济学界的主旋律之一。而在当前欧债危机成为世界经济一大威胁的情况下,这一学派之争又有了升温之势。

美国东西海岸的哈佛、普林斯顿等名校里,众多经济学家推崇以大政府为主要特征的凯恩斯主义,前财长劳伦斯·萨默斯、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保罗·克鲁格曼等人可谓是美国咸水派的代表人物;而在五大湖区,以芝加哥大学为代表的院校则盛产主张小政府、低税收等理念的经济学家,哈耶克、米尔顿·弗里德曼等都曾执教于芝大,可谓是淡水派的领袖。

迁延不治的欧债危机和波折反复的美国经济复苏正在将这一主旋律带入21世纪,两大阵营之间今天仍然延续着针尖对麦芒的交锋态势,随着希腊危机的深化,希腊的去与留、欧洲的分与合成为不可回避的话题,“咸”“淡”之争也随之走向关键节点。

从奥朗德擎着增长契约大旗入主爱丽舍宫,到八国集团峰会将“促增长和保就业”放在《戴维营宣言》的首句,再到克鲁格曼抨击缩减开支的共和党人将美国带入了“共和党经济”时代,都反映出大西洋两岸的咸水派分贝增加。

与此同时,从德国籍欧洲央行首席经济学家斯塔克反对过度使用货币政策救市而辞职,到八国集团戴维营峰会开幕时德国总理默克尔冷脸面对东道主美国总统奥巴马,到主张削减预算、限制工会谈判权的美国威斯康星州州长斯科特·沃克挺过选民的“罢免”投票,再到“泰勒曲线”的提出者约翰·泰勒批评不可预测的大政府政策是美国经济充满不确定性的肇因,都表明淡水派依然坚挺。

将回归金本位制挂在嘴边的不仅只有曾是美国共和党总统竞选人之一的罗恩·保罗,近期欲问鼎美国联邦参议员宝座的明尼苏达州众议员库尔特·比尔斯,也自称是奥地利经济学派代表人物弗里德里希·哈耶克的门徒。

比尔斯这位中学经济学老师不仅想要在学校讲台上宣扬小政府、大市场的主张,也想效法保罗,把国会山当成自己的讲坛,把终结美联储当作自身的使命。

引经据典的两派经济学家和官员都在利用当前危机为自己的主张“扩声”。克鲁格曼警告说,在当前欧元区出现衰退迹象时坚持紧缩政策不啻为“经济自杀”,美国财长盖特纳13日敦促欧洲政策制定者拿出促增长和建立财政联盟的更明确举措。而德国“铁娘子”默克尔等另一阵营的人士则认为,依靠扩大财政支出并新增债务来刺激经济增长,会让欧元区陷入新一轮更深的债务危机。

“咸”“淡”之争早已不再是书院的理念分歧那般简单,当前之所以如此胶着,在相当大程度上是一种影响力之争和执政基础之争。美国智库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资深研究员柯克加德等观察人士指出,德国人是在利用欧债危机将德式财政纪律输送到欧洲大陆的南端。从政治经济学的角度来看,在大选之年,欧债危机也给奥巴马阵营提供了攻击里根总统式放任自由经济学的绝佳契机。

“要是你们去年原原本本地批准我提出的就业促进法案,美国的经济和就业市场就不会是目前这个局面了。”奥巴马日前在白宫新闻发布会上如此攻击共和党阵营。

其实,两大经济学派的边界也并非泾渭分明,上世纪三十年代的大萧条、七十年代的滞胀等危机都是两大阵营影响力优势的转折点。早就预言欧元生存危机的弗里德曼说过:“在某种意义上,我们都是凯恩斯主义者;在另一种意义上,我们又都不算是凯恩斯主义者。”自从上世纪七十年代中期以来,有人认为凯恩斯主义已经寿终正寝了,但是金融危机使得萨默斯等知名凯恩斯主义经济学家成为白宫重臣。

抛开政治因素,牵动市场神经的希腊新一轮议会选举、统一欧元债券能否出炉都是观察两大经济学派碰撞的绝佳契机。西班牙银行业得到救助、希腊等国的左派政党支持率回升都已经使得大西洋的经济之水有变咸的趋势。奥巴马今年是否能拿下总统连任选战,默克尔明年能否闯过关乎她连任的联邦议会选举,都是影响大西洋“咸”“淡”的关键节点。

推荐微博:

换一换
注册微博
[责任编辑:fangdong]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如果你对财经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热点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