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财经财经 > 财经新闻 > 金融市场 > 正文

“硕鼠”郑拓操盘交银基金三大“秘技”

字号:T|T

郑拓,这位公募基金界曾经闪亮的明星,亦有陨落之时。5月23日,证监会网站上发布通报指出,时任交银稳健基金经理郑拓“因涉嫌利用未公开信息交易股票,已被公安机关依法采取强制措施”。至此,之前对于郑拓的种种猜测,暂告一段落。

在此次通报之中,证监会并没有公布郑拓“老鼠仓”涉及的50余只股票的细节情况。然而,通过郑拓所执掌的交银稳健在此期间的持股明细及在二级市场上的表现,可以发现当时郑拓操盘的些许信息。

大进大出 高买低卖

W ind统计数据显示,从2007年-2009年上半年,交银稳健投资了大东方上海九百华发股份等多只股票。在郑拓投资的一些非大盘蓝筹股的股票中,均出现了大幅增减仓的情形。

以上海九百为例2008年中报显示,交银稳健较年初增持了362万股,但到了2008年底,又迅速减持了342.92万股至100万股。在大东方中,交银稳健先是在2007年年报中大幅增持,后又在2008年中报和年报中大幅减持。在郑拓操作过的股票中,出现此类情况的还有海油工程华润双鹤泸州老窖新世界张江高科等等。

以张江高科为例,2008年中报中,交银稳健持有张江高科784万股,位列十大重仓股之一,较2007年底增持了434万股,但到了2008年三季度,张江高科已经退出了重仓股名单,而2008年的年报显示,交银稳健仅持有张江高科200万股,大幅减持了584万股。而从2008年张江高科的走势来看,基本呈现“L”型走势。交银稳健基本上是高位买进、低位卖出。

Wind统计数据显示,从2007年一季报到2009年中报期间,交银稳健共计重仓了34只股票,在剔除了诸如万科A中国平安之类的超级大盘之后,按照5月30日的收盘价格计算,流通市值在100亿元以下的主要包括了美克股份新安股份农产品大商股份广电运通

一位基金业人士分析道,从业内“老鼠仓”的案例来看,资源类、重组类等具有炒作空间的,能够迅速引发市场跟进的中小盘热点股票往往是基金经理比较好的选择对象。这些股票的炒作难度较小,资金量要求也不高。一般情况下,基金经理通过个人或相关账户提前买入,再通过包括股评之类的各种方式来挖掘概念或者形成炒作点,引发散户跟风,同时通过自身所执掌的基金或者联合其他的基金大笔买入,推高股价,个人账户趁机出逃,然后再按照一定的顺序套现撤出,其中,公募基金往往最后才走。

W ind统计数据显示,在交银稳健2007年-2009年持有的股票中,符合上述要求的主要包括了美克股份、西宁特钢、华发股份、云天化盐湖股份西山煤电、白云山、广电运通和新安股份等。

以美克股份为例。2007年3月,美克股份公告了整体上市计划,该计划拟向大股东美克集团和机构定向增发9500万股,共募集资金约12亿元,换取集团所有06年销售收入7.6亿人民币,年净利6500万元的卧房组家具制造资产。在这一重大利好消息的刺激下,美克股份股价从2007年3月起开始飙涨,到了2007年6月19日已由3月底的46元/股左右飙升至72 .09元/股,此后略经调整,在2007年9月5日达到了87.80元/股的历史高点。

W ind统计数据显示,从2006年年报起,交银稳健开始重仓美克股份,持股739 .45万股,此后,在2007年的中报和2007年的年报中,也出现了美克股份的身影。

牛股行情 反向操作

郑拓执掌下的交银稳健,对盐湖股份可谓情有独钟。季报显示,2007年-2009年期间,盐湖股份先后出现在了2007年一季报、2007年中报、2008年一季报、2008年中报、2008年三季报、2008年年报、2009年一季报中,持股股份分别为669.90万股、260万股、288.33万股、278.38万股、278.38万股、278.38万股、和399.99万股,持股市值则在1.1亿元-2.5亿元之间波动。

而从盐湖股份同一时期的表现来看,由于受到钾肥价格飙涨和同ST盐湖换股合重组概念的影响,自2007年起,盐湖股份就开始了疯狂上涨的道路。2007年1月24日,盐湖股份到达了34.60元/股的阶段高点,在短短15个交易日内就飙涨了39.13%;短暂回落之后,盐湖股份又开始了第二轮上涨,2007年6月18日上涨至50元/股的历史高点,此时盐湖股份2007年以来的累计涨幅已经达到了110 .23%。然而,飙涨没有就此停止,2007年7月后,盐湖股份又先后经历了3轮上涨,最终在2008年4月17日达到了令人瞠目结舌的107.69元,此时,盐湖股份较2007年初的上涨幅度已经达到了323.60%。

到了2008年末,盐湖股份(时为盐湖钾肥)和ST盐湖的换股合并终于落定,2008年12月26日,盐湖钾肥刚刚复牌,就遭遇了7个跌停。

然而,从同期交银稳健的增减仓情况来看,却显得疑窦丛生。从2007年起,盐湖股份开启了上涨的道路,但恰恰从此时期,交银稳健连续两个季度大幅减仓,减持股份分别达到了396.58万股和409.90万股,此后却一直保持不变,在2008年末到2009年初,盐湖股份股价大幅回落同时却开始大幅加仓,2009年一季度增持121.61万股。基本错过了盐湖股份的牛股行情。

一位基金业人士认为,交银稳健在盐湖股份上的表现,有可能是基金经理在个股行情的判断上出现了较大的失误,但现在看来也不能排除“老鼠仓”的嫌疑。“当年的换股方案遭到了机构投资者的一致反对,也比较出乎大家的意料。”他说。分析人士认为,在该只股票上,不能排除基金后期增持抬高股价以帮助其他利益方出逃的可能。

实际上,中国证监会副主席刘新华日前公开表示,在近年来查处的内幕交易案件中,上市公司并购重组领域是内幕交易的“重灾区”。证监会查处的内幕交易案中,近一半涉及并购重组。由于一些并购重组项目决策环节多,直接涉及的知情人员多,在这种情况下内幕信息不泄露具有相当难度。

抱团炒作 狂推股价

除了盐湖股份外,郑拓在执掌交银稳健期间,对西山煤电也一直是青睐有加,W ind统计数据显示,从2007年三季度起,中间除了2008年年报之外,西山煤电均位列交银稳健的十大重仓股之一,除了在2007年的年报中减持了100万股之外,其余报告期则全部增持,到了2009年中报,交银稳健持有的西山煤电已经达到了1440万股,增持幅度最大的则发生在2008年三季度。

而从西山煤电的股价走势来看,2007年,由于煤炭产能的快速释放,西山煤电成为了众多机构追捧的资源股之一,从2007年初的9.10元/股飙升至2007年10月17日的77.77元/股,涨幅高达740.22%,到了2008年3月,则回落到了35元/股附近,此后就开始了漫长的下跌,直到2009年才开始重拾升势。

实际上,西山煤电一直是公募基金的乐园。仅在2007年的中报中,重仓持有该只股票的基金数量就达到了23只。值得注意的是,郑拓在交银施罗德的同事———时任交银施罗德的投委会主席李旭利当时所执掌的交银蓝筹中,西山煤电也在2009年第一季度和第二季度分别成为了第四大及第三大重仓股。此外,公开资料还显示,在李旭利离开交银的前两个季度当中,进入交银蓝筹的还有华侨城A和华发股份,2009年1月5日-2009年5月27日,华侨城A累计涨幅达到了101.01%;华发股份累计涨幅达到了106.74%。而与此同时,这两只股票也为交银稳健所持有。

除了西山煤电外,2011年巨亏104亿元的A股“亏损王”中国远洋曾经也是郑拓的重仓股,郑拓正式接管交银稳健之后,2007年三季度,交银稳健增持中国远洋成为重仓股,该股票期间涨幅146.77%。但此后股价迅速走低,该股也消失在交银稳健重仓股名单中。

2007年6月26日,中国远洋正式上市,上市首日涨跌幅即达到93.16%,而此后围绕收购母公司中远集团干散货资产与整体上市、以及公司拟定向增发等的概念,众机构的继续追捧又将该股“捧上云天”。公司股价自2007年7月初的17元左右一路飙升,三季度末股价达到45元左右,而到10月25日,股价一度冲至最高68.40元。

而来自W ind统计显示,55只基金在那一年的三季度分享到了中国远洋股价“暴涨”的巨额收益。除了交银稳健,交银施罗德旗下交银成长交银精选也纷纷持股重仓。此外,国泰基金、招商基金等多家公募基金均有重仓参与。

■相关报道

李旭利案之后又曝5亿元“老鼠仓”:为何又是交银施罗德?

“我不希望,中国每一位优秀的基金经理,最后都选择离开;我真心希望,中国每一个基民,都能够随着中国基金业的成长而收获投资成功的幸福;我希望,每一个人都能过安宁的生活。”这是2009年7月郑拓对被传出5000万元购买汤臣一品房产辟谣时所说的话。然而,在证监会通报其涉案金额高达5亿余元、非法获利高达1400余万元面前,郑拓的这段话却有着一种刻骨的讽刺意味。

5月23日,证监会网站发布通报指出,“因涉嫌利用未公开信息交易股票,已被公安机关依法采取强制措施。”而在更早些日子,证监会也公告称,交银施罗德原投资决策委员会主席李旭利2009年2月28日至2009年5月25日期间,利用职务便利,通过其实际控制的2个证券账户,先于或同期于其管理的基金买入或卖出相同股票2只,非法获利1000余万元。

这意味着,交银施罗德已经出了两个投资总监级别的“老鼠仓”基金经理,而且,这两位基金经理还先后担任了交银稳健的基金经理。人们不禁要问:怎么又是交银施罗德?

证监会通报,交银施罗德原基金经理郑拓在2007年3月至2009年8月实际管理交银稳健基金期间,利用任职优势获取的交银稳健基金投资交易未公开信息,使用夏某某、原某某证券账户,先于或同步于其管理的交银稳健基金买入或卖出股票50余只,累计成交金额达5亿余元,非法获利1400余万元。郑拓使用的证券账户先后转挪于上海、哈尔滨、北京等地多家证券营业部,账户资金更是通过其亲属、朋友等10余人银行账户多道过桥走账,刻意规避监管,反稽查意图明显,极大增加了调查取证的难度。调查过程中,当事人郑拓、夏某某、原某某等均不配合调查,试图隐瞒真相。

据媒体报道,郑拓的“老鼠仓”所涉及的证券和资金账户,主要归属其前妻(2008年与郑拓协议离婚)夏某某,及夏某某的嫂子原某某。2008年,郑拓开始使用其妻嫂原某某账户进行交易,后虽然郑拓与夏某某协议离婚,但郑拓仍使用原某某的账户继续从事“老鼠仓”交易,至2009年8月,原某某账户资金量一度接近5000万元。

据有关办案人员称,2007年至2008年,郑拓大部分的“老鼠仓”交易都是在自己的办公场所完成的。2008年证监会加大对基金经理“老鼠仓”打击力度,特别是唐建、王黎敏案发后,郑拓得到“启发”。一方面把资金从开户于上海的夏某某账户转入了亲缘关系更远、开户地远在哈尔滨的原某某账户中;另一方面,交易也改为通过无线网卡和自己的笔记本电脑完成,个别交易则发生在出差时入住的酒店中。据称,其资金转账行为也趋于隐蔽,使用的证券账户先后转挪于上海、哈尔滨、北京等地多家证券营业部,账户资金通过其亲属、朋友等十余人银行账户过桥走账。

公开资料显示,郑拓毕业于复旦大学法律专业,2001年入芝加哥大学商学院研习数量经济。2003年7月,郑拓重回上海滩,2005年4月至2007年3月任职于海富通基金担任基金经理,2007年加入交银施罗德基金,任投资副总监和基金经理。郑拓于2009年从交银施罗德离职,与同事合资创办好望角投资公司。

目前,郑拓已被公安机关依法采取强制措施。公开资料显示,自2008年上投摩根原基金经理唐建首度因基金“老鼠仓”遭到处罚以来,已先后有南方基金原基金经理王黎敏、融通基金原基金经理张野、景顺长城原基金经理涂强、长城基金原基金经理刘海、长城基金原基金经理韩刚、国海富兰克林原基金经理黄林、光大保德信原基金经理、投资总监许春茂共计8位基金经理先后因基金“老鼠仓”受到了证监会的行政处罚,其中,韩刚、许春茂均被判处了有期徒刑。再加上此前证监会通报的交银施罗德原基金经理、投委会主席李旭利涉嫌利用未公开信息交易股票案件,郑拓很可能成为中国公募基金历史上第十位“老鼠仓”基金经理,并成为继韩刚、许春茂之后受到刑事处罚的基金经理。

从“老鼠仓”涉及的金额来看,唐建获利金额123.76万元,王黎敏非法获利150.94万元,张野非法获利229.48万元,涂强非法获利37.95万元,刘海非法获利13.47万元,韩刚非法获利30.3万元,许春茂非法获利209万元。而郑拓此次“老鼠仓”涉及金额5亿余元,非法获利1400万余元,很可能成为迄今为止公募基金历史上最大的一只“硕鼠”。

(经济参考报(微博))

[责任编辑:zhiweiyuan]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如果你对财经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热点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