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财经财经 > 产业 > 人物 > 正文

求变李小琳

2012年05月30日10:35每经网[微博]我要评论(0)
字号:T|T

求变李小琳

有人用“公主”一词来形容李小琳。

这并不奇怪,因为无论是特殊的家庭背景、总市值超过百亿的上市公司掌门人的头衔,还是电力行业“一姐”的地位、举手投足间的优雅和美丽,都让李小琳在任何环境中,成为万众瞩目的对象。

不过,公司在资本市场中沉浮起落,与民生紧密相关的电价牵动人心,即使是“公主”,也要承受压力。

作为上市公司中电国际和中电新能源的掌门人,她必须时不时地面对真刀真枪的盈利和股价的考验,全球投资者和媒体监督的目光。有一次在压力之下,她甚至立下军令状,放出“达不成业绩就辞职”的狠话。

作为中电投的副总经理,她必须承担起相应的社会责任。当公司效益和社会责任产生冲突,并给公司带来阵痛时,她呼吁行业的进一步变革。

抛开种种外在的“光环”,身为一个普通人,在面对压力、遭遇不理解时,她需要学会掌握和控制自己的情绪,在逆境中提升自己的领导力。

李小琳说,在中电国际上市后最困难的日子里,她把自己关在屋子里静坐,抛开一切思绪让自己安静,找出解决方案,和相关人员谈,“并不是一开始就会这样处理的,是工作中逼出来的。”

连年巨亏电企求变

夏季用电高峰将至,全国范围内的用电形势再一次拉响警钟。

国家电网公司安全监察质量部主任尹昌新上周末预计,如果迎峰度夏期间出现“全国大面积、持续极端高温天气以及来水偏枯”的情况,电力缺口甚至会超过去年,达到3700万千瓦。

在连年亏损下,火电企业发电厂发电积极性难以提高,是导致电力缺口扩大的重要因素。

“我也是普通市民,也不希望电力涨价。”去年年末,李小琳对媒体说。

但她强调,正因为用电与居民生活息息相关,所以必须维持发电企业的正常运转。“电力企业是牵涉到千家万户的用电和社会用电。如果这些电力企业不能安全地运转,会对社会造成很大的影响。”

包括中电投在内的火电企业,正饱受电力行业改革不到位的困扰。虽然在资本市场上市的子公司因拥有的优质资产,仍能实现不错的净利润,但日益高涨的煤价、依旧被监管的电价,仍让火电集团“叫苦连连”。

财政部今年公布的五大发电集团运行数据显示,2011全年,五大发电集团累计实现利润总额185.6亿元,较2010年减少34.3亿元。其中,火电累计亏损312.2亿元,比上年增亏190.7亿元。

李小琳说,5大发电集团的负债率都已经接近了85% ,处于很危险的境地,“几乎逾越了国资委关于负债率的红线。”

另一方面,作为与居民生活息息相关的电价,每一次上调,都不得不面临来自舆论的压力。

以经济学家郎咸平(微博)为代表的对火电企业真实亏损程度的质疑,在网络上获得不少赞同的声音。“电厂联合在一起忽悠我们加价,只有加价才是最省力的,在这种情况下,电厂哪里还有动力去提高燃煤效率!”

在李小琳看来,单纯地上调电价也不能拯救火电企业,而不过是一种“策略上的改变”,要解决这些问题,国家必须深化电力企业改革,作为火电企业自身,必须更好地利用资本市场这个融资平台。

早年在美国麻省理工大学斯隆商学院学习的经验,让李小琳对资本市场有自己的认识。在中电国际上市前几年,她就向电力部长建议,把资产注册到香港建立公司,以利用境外的资源。她甚至为公司错过了香港资本市场上的“中国热”、“1997年香港回归热”而感到遗憾。

2003年7月,中电国际进行了是中国2002年电力体制改革后,国有电力企业第一次进行境外电力资产并购,耗资3亿澳元购得澳门电力6%的股权,成为澳门电力公司的第四大股东。

“在5大发电集团成立时,国家并没有特别地注资,但给了一个平台,就是上市公司。每个集团都有上市公司,我认为应该好好利用这个平台,进行产融结合,来解决并购需要的资金问题。”李小琳说。

去年,中电投旗下的漳泽电力,在连续两年巨亏后进行重组,转投山西省属企业同煤集团。这是央企首次退出地方火电企业,也是李小琳的“心头之痛”。李小琳相信,如果电力企业运用好资本市场这个融资平台,就有助于解决煤电联营中的资金问题。

夹缝中生存行业求变

李小琳多次在公开场合强调,火电企业连年巨额亏损,局部地区出现电荒危机,源于改革的滞后,煤电关系至今尚未理顺。她也多次呼吁,要从根本上解决火电企业亏损的问题,就必须深化改革。

“从2008年开始起,煤价飙升使电力企业,特别是火电企业受到了非常大的发展上的制约。”李小琳说。为此,她每年在两会期间,都会提出深化电力企业改革的提案。

中国政府对电力行业实行大规模的重组始于2002年。在“厂网分离”的改革后,国家电力公司被重组成两家电网公司和五家大型发电集团,中电投便是其中一家。

重组给发电集团带来了机遇,这让电力企业得以朝更加市场化的方向迈进。2004年,中电投旗下的子公司中电国际在香港上市,李小琳担任副董事长、执行董事兼首席执行官。

但她的事业并非外界所想象的一帆风顺,也经历过挫折和压力。李小琳回忆,中电国际刚上市不久,就遇上了煤炭价格飙升、经营环境恶劣的情况,上级对她提出了严格的要求。当时,她甚至下了“军令状”来承担风险。

“我当时表态说,如果今年我不完成任务的话,作为总经理,我李小琳辞职。”李小琳对腾讯财经说,“在全集团当中能够站出来讲这些话的时候,其实我也是冒着一部分的风险,遇到很大的压力。”

李小琳强调,这些话虽然严厉,却首先传递出了“一定要完成任务”的信息。“然后,我召集会议,所有控股电厂一把手都来,我先问了一个问题,‘如何当好一把手?’回答很多,政治素质、思想品德、完成任务等等,第二个问题,‘如何完成我们今年的任务?’于是,每个厂都领了指标,利润指标分解得非常细。”

压力来自上级,更来自于行业面对的结构性问题:2002年,电煤指导价格开始实行市场定价以来,而电价因为与民生更紧密的关系,依旧受到政府的控制,,让火电企业不得不处于“计划电价”和“市场煤价”的夹缝中生存。

“2002年电力体制改革、厂网分开,但如何使我们的电力工业发展得到长足的发展,如何使这些发展的改革成果传输到用户,还需要深化价格改革,理顺‘输发配’的关系。”

李小琳曾说,当必须独自面对压力的时候,就会把自己关在屋子里打坐。“不想思绪,不想工作,静下来后,滤清思路,列出问题,找出解决方案,再和相关人员谈,知晓他们的建议,做到成竹在胸。”

“并不是一开始就会这样处理的,是工作中逼出来的,”谈到领导力,李小琳相信,虽然有天生的一些素质,但大多是后天培养出来。这些素质如何培养?就取决于学习能力、执行力和领导力,“只要有这种愿望和能力,任何岗位都会成功的。”

对于上级、同级和下属,李小琳认为,要学会把别人的弱点“无限忽略,直至为零”,把别人的优点无限放大,“大到足以滋养修炼自己的品性。”

面对挑战新能源求变

另一位和李小琳一样,曾被《财富》评为全球商业“50女强人”的女高管、格力电器总裁董明珠,曾对腾讯财经说:“如果用性别希望别人同情你获得的成功,那是没有价值的。”

与董明珠不同的是,李小琳乐意展现她女性化的一面。在她看来,像亲和力、沟通力、理解力这些属于女性的特质,“这些在职场上都是非常需要的。”

她用在农村的一段经历来说明,公司为什么会涉足新能源。“我看到家家户户虽然有了电,但是随着工业化和城镇化的进展,我们秀美的山村也逐渐受到了环境的污染。所以我就提出,我们不仅为这个世界带来光明和动力,而且要为我们的下一代留下碧水蓝天。”

公司起初涉足新能源的时候并不顺利。“我是发自内心地想做新能源,但是行业当中也有非常好心的老领导告诉我,说小琳,我们这样级位的领导可以不做什么事情,但是千万不要做错什么。”

当时,做新能源的意识并未在行业中普及。李小琳说,她在做新能源的过程中,在利用资本市场和其他一些条件时碰到了很多困难,“所以就需要坚定信念。我也看到了这项提项得到了国家的认可,所以在遇到困难中坚持还是非常重要的。”

2006年12月注册成立的中电新能源,2007年在香港借壳上市。五年后,中电新能源旗下已经有百亿资产分布在全国各地,涵盖风力发电、水力发电、垃圾发电、天然气发电,以及其他发电等。

该公司披露的财务年报显示,截至2011年年底,虽然新项目的投产与提供贡献让营业额按年增长17%,但净利润却按年下跌30%,主要是部分水力发电及风力发电受到干旱缺水以及江苏的风力减弱所影响。

除去这些特定的因素,摆在公司眼前的难题还有整个行业面临的挑战。2011年,无论是风电还是太阳能光伏发电,都经历了产能过剩、价格暴跌以及在国外遭受“双反”调查的困局。此外,电网建设的限制下,风电场“窝电”现象严重,去年全国有100亿千瓦时左右风电电量被弃。

李小琳对腾讯财经表示,要让新能源行业可持续地发展,一方面新能源应该上升到国家的发展战略。另一方面,企业也要加大自主创新能力,“例如如何能够使新能源和智能电网相结合。”

她预计,中国政府出台的一系列政策,都会对新能源行业的发展带来正面的作用。其中包括可再生能源发展“十二五”规划目标,国家能源科技“十二五”规划的引发,国家标准化管理委员会公布风电场接入电力系统技术规定及国家电网致力发展智能电网等。

在今年两会期间,李小琳用美国的例子,呼吁中国政府在新能源发展中扮演更重要的角色。“美国2013财年政府预算案中,大手笔投向可再生能源领域拨款133.5亿美元,用于可再生能源和清洁能源发展,提升可再生能源领域的全球竞争力。”

谈事业家庭角色转变

由于家庭的光环太过耀眼,要说服别人更看到自己身上后天的努力,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对于李小琳而言,既然家庭无法回避,不如坦然面对。在访谈中,她会主动提起自己的家庭,并多次强调,家庭给她带来的更多是精神层面的影响。

李小琳说,严格的家教使她和哥哥从小都有非常独立和自强的精神。“小时候,我们从来不想去向父母要求什么,都是需要自己去克服。父母也没有给我们提供任何的方便。我们总是希望能够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把事情做得最好。”

除了家庭带来的影响,她回忆道,是2003年的一场大病让她更加独立,让她意识到“生命独自降临到这个世界,不能埋怨别人,不能把希望寄托在别人身上,只有靠自立、自强、自爱,才能有这个生命的呼吸,否则一切都是空的。这些都需要人生的磨练。”

在访谈中,李小琳谈起作为女性的多个不同身份:“女性是母亲、是妻子、是姐姐、是妹妹、是女儿,这使我们增加了很多天然的母性,同时我们有亲和力、沟通力、理解力和耐力,这些在职场上都是非常需要的。”

出生于上世纪60年代,受过良好教育的李小琳,拥有着正统的价值观。她和先生是青梅竹马,在两个家庭之间,更是有着三代人的交情。在她眼中,丈夫像是一个“哥哥”,也是一个可以一同分享生活的伴侣。

“我是个喜山乐水的人,我先生会因为我的爱好而喜欢摄影,每次我们出去旅游,他就会从专业摄影师的审美角度,为我捕捉每一个精彩瞬间。”每次,在丈夫照完照片后,李小琳就将那些相片整理起来,每张照片还配上诗句、散文。“到目前为止,我和家人的照片能装满整整一个大立柜。”

而谈及与女儿的关系,李小琳会用“朋友”一词来形容。她常提起的一个细节是,在女儿小时候,曾经用了一个晚上手工编织了一件小毛衣,送给第二天过生日的女儿作礼物,让孩子非常开心,每每别人问起,都自豪地说“是妈妈给我织的”。

如今,女儿已经长大,大学毕业,出国留学。李小琳说,对孩子的关爱,除了关怀和聆听,更重要的是尊重孩子独立的思想。在女儿报读大学选系的时候,家里专门为此召开了家庭会议,每个人各抒己见,最后是女儿自己的建议占了上风。

虽然日常管理着市值超过百亿的上市公司及旗下的千军万马,但回到家庭中的李小琳,用她自己的话来讲,“还是希望能够做一个合格的妻子和母亲。” (文/杨甜甜)

附:李小琳简介:

李小琳,女,1961年出生于北京,四川人。现任中国电力国际有限公司党组书记、董事长,中国电力国际发展有限公司董事会主席,中国电力新能源发展有限公司董事局主席。澳门电力董事。香港中资企业协会执行董事,中国电力企业联合会常务理事、中国工商理事会常务理事。哥本哈根气候理事会理事。全国第十一届政协委员,中国妇联执行委员。

(腾讯财经出品)

(腾讯财经出品)

推荐微博

换一换
注册微博
[责任编辑:unclewang]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如果你对财经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热点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