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财经财经 > 产业 > 酒店旅游 > 正文

携职旅社:求职招待所

2012年05月21日15:48中国企业家我要评论(0)
字号:T|T

[导读]从提供廉价住宿服务,到一个人力资源平台,最后形成一个可复制的服务产业并进行全国推广,温少波为携职画了一个可预期的大饼

文 | 本刊记者 朱汐 编辑 | 王琦 摄影 | 金雨

在杭州,每年春暖花开之际,来自各地的大学生们就开始频繁出入窄窄的六部桥直街。他们拖着行李,踌躇满志地入住位于17号的携职旅社,然后手捧免费提供的“杭州求职地图”,从巷口不远处的公交枢纽搭乘各路公交车,奔向用工单位或人才市场。

这里被看作是杭州最佳的“求职招待所”。如果是刚刚毕业来杭州找工作,出示学生证或毕业证,便可获得一晚的免费住宿服务。此后也仅需10-30元/天,如果包月最低只需要480元。这甚至是比专门针对背包客的青年旅社更低的价格。

相比一般旅社,其更加特殊之处在于,大学生一旦入住携职旅社,专职的“人才红娘”会前来向他们索要一份简历,“我们与杭州很多企业的人力资源部门都有联系,可以根据学生递交的简历、求职意向和他们的性格,推荐他们到一些企业去面试。”携职旅社创始人温少波告诉《中国企业家》。

到目前为止,携职已为6000多名大学生推荐工作,其中3100多人找到工作,成功率为52%。接下来,有的人很快搬离了这里,也有人干脆住下来,“有个小伙子来了以后就不走了,开了个吉他班给人上课,一小时80块,赚了钱就出去玩,住了10个月。”从2008年7月成立至今,携职旅社已经接待了16000余人次的大学生求职者,温少波也因此频繁接触传说中的85后和90后,“年轻人的想法越来越有个性,很多时候我都看不懂,这也要求我们不能再用过去对待年轻人的方式对待他们。”

毕业于中国传媒大学(微博)、做过新闻主播、办过广告公司的温少波,自从开办了携职旅社,开始对“社会企业”陷入痴迷。而对于这一事业,温少波一开始却纯属“误打误撞”,因为他的初衷仅仅是“这比开如家要划算”。

不欺少年穷

2008年,如家等便捷经济酒店在全国迅速扩张,温少波和他的朋友闲聊起此事,却笑称“那买卖其实没那么划得来”。按照这位温州人的算法,租下一栋旧居民楼,改造、装修,聘请工作人员,最后以平均每天200元左右的价格出租,前期投入太大。

“每年来杭州找工作的大学生那么多,如果他们去住如家,就算一天168元,找到一份合适的工作最起码要10天,也就是说要1680元,刚毕业的大学生很难负担得起。那么我们能不能做一个大学生版的如家?”他的想法是出租床位而不是房间,价格设定在10-30元/天,大学生对于环境和服务的预期便大大降低,“按照一个房间六张铺,每个床位收30元,住满的话一天就是180元,和如家差不多,但我的成本就比它低太多了。”

有钱可赚,又是资本大鳄们牙缝里的行当,温少波兴奋于自己找到了一片商业蓝海,“今年全国有700万毕业生,加上往届共有1000多万毕业生在寻找工作。”温少波一点不愁他那200个床位会空着。而事实上从开业至今,携职的平均入住率为83%,人均居住时间8-10天。

但当初温少波算的这笔账却没能打动身边的人。“想法太新,没有成功先例,本小利薄,大学生又没钱,总之没人看好这笔买卖。”自从十几年前离开前景不错的电视台下海创业,温骨子里就流淌着“不安分”的基因,这让他乐于去做在传统浙江人眼中纯属“瞎折腾”的事。

当时,很少人能理解,温少波看中的不仅仅是一家旅社所能带来的住宿收益,“那都是小钱。”他真正看中的是大学生从毕业到结婚买房期间至少5-6年时间里,所涵盖的生活住宿、就业创业、培训提升等一系列商机,“通过携职就业的大学生,今后对于携职品牌的认可,都是携职潜在的优势资源。”而涉及到人力资源的业务,仅是目前已经存在的如人力外包、派遣等,就已经不胜枚举。

目前,携职旅社获得的主要回报来自企业招聘环节,“很多企业鼓励员工推荐并设置一些奖励,为的是增加候选人的可信度和匹配度。我们这里有大量的大学生资源,同时我们有能力去整合杭州的企业就业资源,通过人才红娘的专业分析和推荐,让他们的对接更加顺利,而我们也能通过人才的推荐获得来自企业的回报。”

不论是帮企业招到合适的人才,或是帮大学生找到合适的工作,对于民营企业众多、常年处于“人才饥渴”状态的浙江而言,亦是帮政府分忧的好事。2008年底,经济危机致使浙江当地企业招聘岗位骤减,在杭州求职的大学生求职周期不得不因此变得更加漫长。

温少波当时策划了“一年提供10000个免费床位”的活动,“第一天入住不要钱,让他们有地方歇脚。其实平摊下来每天只要拿出27个床位,没人住空在那不也是浪费吗?”

为了推广这个活动,温少波找了几个人才交流市场提出在现场摆个很小的广告牌或摊位做宣传,但被拒绝。媒体人出身的直觉让他选择了给当时的杭州市市长蔡奇写信,阐述了自己要做的这项公益活动和它的意义,得到了蔡奇快速积极的回应。很快携职旅社成了当地大学生求职住宿炙手可热的品牌,如今,入住首日免费的公益尝试也成了携职旅社的招牌和独特的经营模式。

在温少波看来,在正当范围内争取来自政府的认可和支持是必要的。

找到身份定位

2009年,英国大使馆文化处开始在中国进行关于社会企业技能培训的尝试。此时,温少波正陷入对携职旅社定位和规划的迷惘之中。

“做大学生就业的工作,一开始是看到了机会,有很多大学生,尤其是家庭条件并不好的大学生,他们更急于找到一份好工作,但另一方面他们的需求和企业的需求并不能完全自然地相匹配,这中间有期望值的问题,有就业心态的问题,也有职业技能的问题,接触得多了,觉得自己要做的和能做的事也就越来越多。”

让温少波印象深刻的,是2010年发生在携职旅社的一起杀人案。来自黑龙江集贤县的25岁男子侯某,在“没有任何争吵”的情况下,持刀捅向了晚他10小时入住的来自武汉的22岁男子王某。最终王某身亡。

在经营携职的过程中,这是温少波始料未及的状况。直至今日,他都没能搞明白,究竟是什么原因,让侯某做出了这一极端举动,“应该说我们的登记、管理都是正规的,应急处理也没有问题,为了保证学生们的安全,我们一开始就规定入住必须出示学生证或毕业证。”

虽然同样的事没有再次发生,但温少波开始关注大学生就业难背后更多的社会问题和成因。贫富差异日益加剧的现实环境下,一些大学生在就业竞争中面临的心理和其它方面的劣势,有可能导致严重的社会问题发生。

“有些孩子家里条件好,来了以后先玩,工作有一搭没一搭地找,反正找不到回去家里人也给安排了。但是那些家里条件不太好的孩子,早上天刚亮就出门,大晚上才回来,一门心思找,但可能因为不够自信、表达能力欠佳等原因,很久都找不到满意的工作。”

温少波在接触了越来越多的大学毕业生后,发现社会上对于大学生的很多评价,往往片面而笼统,总有很多人说现在的大学生脆弱,但是很少有人去分析脆弱背后的原因,也没有人去给他们帮助。越是贫困的大学生,越是期望用学习改变命运,但是当他们真正被丢进社会的时候,他们发现书上的东西和现实很难对接。

如何将做企业和解决社会问题结合在一起?温少波过去几十年的经验,完全不够用了。他觉得自己遇到的难题可能比之前几十年都新,上网搜索答案,恰好看到了英国大使馆文化处社会企业家技能培训的通知。“我看了几个案例,和一些关于社会企业的定义讨论,忽然明朗了,我做的就是社会企业啊!”

温少波立刻报名参加社会企业家的培训和评选,但评委对于他这一项目争议较大。长期专注于慈善研究的学者对他的模式并不看好,“认为这根本不是出于公益目的,就是为了赚钱。”这期间温少波最坚定的支持者是中国青少年发展基金会副理事长徐永光,“他说这个就是社会企业,没问题。回去继续做,模式做得更完善一些再回来。”温少波回忆说。

调整之后的携职旅社形成了“求职住宿+求职培训+求职服务”的新模式。最基本的廉价住宿服务是基础,大学生支付房租成为其收入主要组成。而“人才红娘”、“职前培训”、“大学生人才市场”、“应届生人才网”四个部分,则是携职提供给大学生的增值服务,其中人才服务和职前培训部分主要来源于企业费用和政府补助。在获得了越来越多资源聚集之后,温少波又开始提供人才档案、户口管理等服务。

2012年,英国大使馆文化处开展的“社会企业家”评选,温少波的得分全场最高。“他这个确实是用企业的方式,解决了社会问题,为什么不是社会企业?”徐永光回应,“社会企业现在还没有哪个定义是被视为唯一正确的,大家都在尝试,携职也是其中一种。”

在杭州,携职人力资源产业园于年初启动,现有的住宿—职前培训—求职推荐—档案管理等服务可以借此获得进一步深化,囊括的人群不仅仅是大学生,还有职校、技校和大专生等。下一步,温少波计划将“携职”模式推广出去,“住宿+求职服务”的模式推广是第一步计划。

此外,温少波准备尝试一种与助学贷款相似的求职培训贷款,目前已经与工商银行达成协议,“他们提供贷款让毕业生进行求职培训,就业后大学生可以用工资进行偿还。”

从提供廉价的住宿服务,到做成一个人力资源平台,最后形成一个可复制的服务产业并进行全国推广,温少波的脑海中关于携职的未来有了无数的计划,“携职是母体,母体做母体的事情,下面做下面的事情,但是万变不离其宗,是什么呢?人才服务,但这个人才是广义的,不仅仅是大学生。”

相关阅读:

·在青年旅社享受点点惊喜 2011.02.01

推荐微博

换一换
注册微博
[责任编辑:xanthewang]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如果你对财经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热点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