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财经财经 > 基金 > 第六届私募论坛 > 正文

杨玲:买入股票的前提是它跌得有多深

2012年03月31日18:05腾讯财经[微博]我要评论(0)
字号:T|T

腾讯财经讯 由深圳市私募基金协会和私募排排网联合主办的第六届中国私募基金高峰论坛定于2012年3月29日至2012年3月31日在深圳举行,本届峰会的主题是“云私募时代:机遇与挑战”。腾讯财经作为战略合作媒体,对此次论坛进行现场直播。

3月31日,北京市星石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总裁杨玲在圆桌论坛上表示,2012年上半年机会不大,下半年或有机会。全年会严格控制下行风险,逐步建仓,买入股票的前提是它跌得有多深。

以下是圆桌实录:

主持人:下面马上进行第二组私募对话,有请对话嘉宾,他们是:北京市星石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总裁杨玲、深圳展博投资发展有限公司投资总监罗四新、瑞安思考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总经理岳志斌、深圳市金中和投资管理有限公司研究总监吴蕊、上海呈瑞投资管理有限公司研究总监李世全。

杨总北京咱们合作过,你觉得在2012年最关心的是什么?好的差的都可以。

杨 玲:其实12年,说句和这个问题稍微离远一点的话,12年我们走一圈发现我们反而是市场上最乐观的,我们在私募行业里时间也比较长,今年是第五个年头了,五年过去了,我们一直是比较空的,市场上也认为我们太保守了,客户端也一直有这样的反馈,其实我们想说什么?我们以前的每一年大家都觉得抄底的机会来了,我们一直觉得成熟期向下,到了今年,我们12年的策略报告说长周期要发生反转,今年可能是缓慢的反转之年,我们相对比较乐观。大家理解是不是长周期反转就是V字型的,直接向上?我们的想法不是这么简单,是缓慢的反转,主要在哪儿?有两块其实大家比较关注,股票这个东西,说句比较俗的,就是看两块,一是基本面,和基本面相关的就是宏观经济、经济增速,下行到什么程度,我们主流观点是今年GDP应该不会到8.3以下,会不会下来?今年政府工作会议定在7.5,这是经济转型不要有太大压力,会不会像世行说的经济增速突然失速?这个听着有点虚,但确实关乎上市公司的盈利,这个在去年有影子在,去年三季度大家发现盈利增速,锻压式下滑,造成四季度对今年的预期非常差,这是第一块,对于基本面比较关注。对股票直接影响的具体到个股上,每一个企业盈利增速的预期,但是从宏观来看就是经济增速到底下行到什么程度。第二块对股票影响相关比较大的就是资金供求关系,这是大家比较关心的一点,新三板出来以后,大家觉得影响比较大,包括上市排队到底有多少家公司,有没有新增资金,养老金要不要入市,入市会有多少,反复就是这些,今年相对比较关心的就是两点,一个是基本面,盈利增速这块到底到什么程度,二是资金供求关系。

主持人:谢谢杨玲快人快语,现在觉得信心在恢复。听一下罗总,刚才在念颁奖名单的时候几次发生错误都是因你们公司而起,你们在几个名单里面都有,现在跟我们分享一下,12年好不好?好在哪儿,不好在哪儿,关心什么。

罗四新:坦率的说,专家比较多,如果这样问我的观点,确实不知道12您到底好还是不好,我们做投资,总是会对市场做一些观察和预测,以我们的投资经验,我们愿意跟大家讲,我们会去预测市场,我们觉得更重要的是我们会按照市场运行的趋势去观察市场,通过市场本身运行的趋势去预测市场,可能比我们拿宏观经济数据、拿政策去分析市场,我们因为是比较年轻的公司,从我们这几年投资的经验来看,可能用市场去预测市场,比拿一些宏观数据和政策去预测市场,效果可能好一些,我们本身也是做趋势投资的,我们看不了那么久,到2012年12月31日的时候指数到底涨多少或者跌多少,但是我们基本的判断,感觉上我们觉得可能至少会比2011年要好,至于中间是先下后上还是先上后下或者怎么样,应该都会给我们提供比2011年好的投资机会。

主持人:岳总您思考的是什么?

岳志斌:就像我们公司的名字一样,我们认为投资是需要思考的,思考投资,投资思考,这是我们公司的理念。其实在这个市场,大家都会对市场做一些好的判断或者不好的判断,但是我要讲的观点是什么?可能在座这五位中,应该讲各有特点,因为我也关注过,比如像我们来讲,我们对自己的定义是什么?我们跟钟总一样,他是温州的,我们也是温州的,只不过我们是在温州本土做,我们作为温州本土的,最简单的一个理念是做什么?我们把自己当做一个搬运工在做市场,这就是我们公司投资产品的一个特点。对市场的判断,说实话,我们跟媒体交流很多的时候,我们从来不判断市场是好还是坏,在年初的时候曾经有一个观点,最高看到4000多点,最低是1500,那个1500是我们讲出来的,实采访我们的时候问怎么看待12年的市场,我说12年的时候新股如果还跟现在一样发行,大小非坚持还是现在的游戏规则玩,市场只会逐步滑向新低。他说低多少?我说应该会比1600多点还低。他说低多少?我说你写1500点。1500点是这么出来的。我所接触上市公司的大小非,除了两家公司没有迫切需要卖股票的想法之外,可以说都是想着怎么卖股票和怎么样卖的好一点。正是因为基于这样的接触,使我对这个市场没有信心,所以我们在做什么呢?我们就做温州人最擅长的批发零售,我们就做大宗交易,批发过来给二级市场,我们就做简单的搬运工,去年也是捡了漏,我们擅长做风控的工作,所以排名上扬,如果以后出现单边市,我们的排名可能就是倒数。我们还是坚持自己的特点,有套利空间存在的情况下我们会做自己擅长的工作,至于市场长期怎么走,未来怎么走,对我们来讲影响不大,这是我们对市场的一个判断,也是我们的一个特点。

主持人:谢谢岳总,会思考的搬运工。请教一下吴总。

吴 蕊:听了前面几位嘉宾的观点帮助这场几位嘉宾的观点,我们可能是最乐观的,我们从去年10月份就觉得市场会有比较大幅度的反弹,这个观点也经受了去年11、12月份市场下跌的考验,包括最近市场下跌的情况,尽管这样我们还是保持乐观的看法,基于什么呢?我想前面一组嘉宾其实都谈到了,如果市场分结构来看的话,大盘股目前的估值确实处在历史最低的水平,拿银行来说,咱们国家的(RV)水平高很多,这是大盘股的情况。如果看到中小盘股,目前如果看IPO发行的价格,很多中小盘股的动态市盈率确实到了比较低的水平,我记得去年参加券商的会议,一家券商明确指出如果IPO的发行价格能到PE20倍以下,牛市可能离的不太远。站在现在这个时点我们说还有牛市的话,可能确实经受了一些考验,我们觉得这里有风险,最大的风险是政策应对的风险,1、2月份工业增加值在11%,政府会不会出现利好的措施,这也是我们拭目以待的。

主持人:请教一下呈瑞,你们去年跑了冠军,可以说是新科状元,对今年怎么看?

李世全:应该说我们每年的投委会都会对今年很大的形势做判断,去年我们判断整个经济还是持续调整,所以整个市场还是振荡的局面。我们认为今年市场很可能还是区间振荡的局面,今年从整个大的方向来看,我们相信今年很有可能是转机之年因为我们遵从一个最突出的投资逻辑,价格=盈利×估值,盈利是由经济增长的速度决定,估值是由社会上钱的多少决定。从盈利增长来讲,看看我们的经济增长,经济增长从历史上的长周期来看,我们国家从86年到现在,经济调整期基本5年左右就结束了,这是一个角度。还有一个角度,从我们国家政府换届的角度,中央政府的最后一年和地方政府的第一年,这一年经济增长的速度往往比较快,起码要比前面一年好一点。今年初的观点对经济增长都不乐观,认为今年经济增长速度一定会放缓,但是我们可能偏乐观一点,我们可能认为今年的经济增长不会那么悲观,甚至有可能比去年还要快一点。我有一个习惯,我有时候喜欢把很早以前的研究报告翻出来看一看,我记得05年底的时候有一家卖方专门把他所服务的很多家投资机构的观点包括经济学家的观点做统计,95年底的时候有96%的统计认为96年经济会放缓,但96年是一轮周期的起点,我们现在是否站在这样的起点上,作为我们公司内部来讲,倾向于偏乐观,这是从经济的角度。从估值的角度,我们跟踪估值的角度可以从M1来看,这是非常紧张的时刻,紧张的时刻银行股出现5倍的估值完全是可以理解的,这么紧的局面是否能长期持续,我认为不会长期持续,今年可能会有转变,上市公司的盈利增速和估值可能会双双见底,这是我们的基本判断,这是大概率的判断。我们可能关注的风险就是今年CPI的涨幅,这个涨幅会延缓我们货币政策放缓的步伐,但是整个方向来看,我们相信这两个核心的指标应该都是处在见底向上的阶段,所以从整个市场来看,同意前面几位的观点,今年肯定比去年好做。

主持人:第二组嘉宾总体偏乐观。中国经济有一个绕不过的话题,房地产怎么调整。这次3月4日下跌刚好是“两会”结束,温家宝总理做记者招待会,然后股市就跌了。请教一下杨总怎么看房地产的状况,对经济和股市会是什么样的影响?

杨 玲:中国经济出口这块分歧不大,因为劳动力成本等各种原因已经到竞投了,现在分歧比较大的是投资拉动这块,因为我们不搞房地产,评论房地产行业也不专业,从做投资的方向来看,我们关心的就是投资拉拢型的模式,尤其地产这块的模式是不是还能持续,现在分歧的观点是有些人觉得不行,比如类似日本或者其他的国家,经济要趋地产化,还有一部分观点认为还有10年,看宏观调控是不是结束,一旦结束,引擎又开始发动了,原有的一些模式还能再走。我们的观点可能对后面这块不是特别乐观或者不是特别赞同,关键点就在于我们觉得现在房价的位置相对比较高位,两种情况下就没问题了,一个是房价调整一步到位,那没问题了,新的开工又开始了,投资各方面拉拢又延续了,但是如果说房价是高黏度的商品,价格调整需要很长时间,这块直说在一两年内看不到引擎重新发动,带动经济再往前走的可能性,这块我们确实不是特别乐观,但是您刚才提的那块可能涉及另外一块,就是今年怎么做股票,不只是咱们,主要是跟客户、投资者说我要看三到五年是笑话,我就要听今年,今年已经是长期投资了,一般人问下个月,二季度投资策略关心度不是很强,你说4月份有没有机会。我想在座也对这块比较关注,我们虽然是做长周期,但是我们对短的也有一些看法,跟大家分享一下,继承刚才那组良好传统,我们开诚布公,现在是两个东西在赛跑,一块是宏观的经济增速,企业就是盈利增速,一个是资金供求关系的预期,为什么关心政策?经济周期向下,这个分歧也不大,下行的速率到什么程度,下滑快慢的程度,这是一块大家比较关心的,比大家预期差就跌,比大家预期好就是估值修复,恢复性上涨。回答你刚才的问题,领导人的发言,提振股市信心,刚才您提到的房价远远没到合理价位,证明楼市调控还不可能大调,短期来看,对政策上的预期已经从短期来看几乎主导了行情,但是回答您刚才的问题,我们觉得上半年尤其是货币政策大幅放松,我们觉得上半年概率不大,为什么呢?经济增速还没有完全下来,通胀也没有完全下来,还在三点多,预期后面会到二甚至更低,但是预期还没有真正下来,在经济增速下行的背景下,货币政策一松,经济上来的要比通胀上来的慢,通胀呼的一下上来了,经济的传导性可能没有那么强,上半年条件不太具备,下半年也许有可能性。

主持人:还是没说4月份会怎样。

杨 玲:我们相对比较乐观,今年我们不那么悲观,今年我们做投资的想法跟大家分享一下,供参考,今年严格控制下行风险,政策上放松了,很多人要问降息了,预计要降,预计楼市调控要放松了,领导好象有松的迹象,原来提楼市放松政策,当天就开会了,后来芜湖是三天,后面肯定要放松。今年是播种之年,比较重要的是控制下行风险,后面哪个点涨上去了,为什么涨上去了,到底是因为经济增速下滑了,还是因为货币政策放松,什么原因?你去猜,真的很难。只有在不亏的情况下建仓,然后把仓位累积下去,哪个点位涨,就不是我猜的问题。

主持人:看来4月份还是没有太大动作。

杨 玲:略有,因为跌了,买不买的前提就在于我喜欢的股票跌的有多深。

主持人:罗总刚才跟我讲你不知道,我还是有问题,你在不知道的背景之下怎么知道应该往哪个方向跑?用什么样的速度跑呢?我看你连续三年跑的还不错,不可能在完全不知道的情况下跑出来的。二季度是什么样的环境?您准备怎么跑?

罗四新:因为我们做趋势投资,觉得特别需要关注趋势的变化,当然趋势变化可能有政策、经济面的变化,当然也有市场本身表现出趋势的变化,我们会更关注市场趋势的变化,因为有时候市场反应我们感觉真的在变。

主持人:现在变了吗?

罗四新:我们觉得至少3月份相对于1、2月份就是变化,变化会持续多久?会不会持续4月份到5月份?我们4月份比杨总这边相对谨慎一点,我们感觉可能在目前经济和政策组合如果没有出现大变化的情况下,从市场目前的表现来看,跌暂时不会跌太多,会不会反弹起来,也有可能会反弹,需要我们跟踪市场的变化,我们现在不是特别确定,但是感觉可能4月份也许会有一些反弹的机会,但是会不会像2月份那么强劲,我们觉得有难度。

主持人:谢谢!进入思考环节,我特别想了解一下在这周的时候国务院给了温州一个特殊的整车,温州因祸得福,获批金融改革实验区。您生活在里面,能不能跟我们分享一下现在温州究竟实体经济或者高利贷的状况是怎样的?另外,这个政策下来以后,你们想到一些什么样好好利用的东西没有?温州人那么能干那么聪明,以前没政策都能钻出缝,现在有政策还不打出个大洞来?

岳志斌:如果打出一个大洞来,可能这个政策就夭折了。这个政策给予温州,确实是非常好的机会,其实这个政策出来之前,已经有关于温州直投的试点,但那个试点只搞了几天马上就被暂停了,这次政策出来之后仍然有温州直投海外的机会,用个人的名义可以投。像刚才主持人讲到温州的情况,就拿我们办公的楼层来讲,我们办公在财富中心705,那个楼层总共有十几个办公室,去年年底的时候除了三家公司之外,所有的公司一夜之间或者几天之内全部没有了,因为他们都是做资金拆借的公司,这种情况在我们那一栋楼有几十家都搬空了,这也确实是一个现状,但是在节后,应该讲现在又开始有新的公司陆续进来,因为这个市场永远会有一批资金做这方面的事情,尤其是在知道国务院有这样的政策要出台。刚才你问到杨总的问题,其实我可以这么讲,举我一个朋友的例子,他曾经有十几套房子,就我所知道的,他除了联排别墅方式没有卖,是自己住的,现在已经卖掉了差不多十几栋,留了自己居住的以及两个联排之外,都卖掉了,这也是一个现实。我现在在考虑另外一个问题,这个政策的出台,对温州来讲,至少对这个区域来讲有了很好的机会,因为温州现在还有买房入户的政策,如果有投资人做直投,可以到温州买房子。温州的房价很高,我朋友09年的时候1万块钱买过来,最高涨到2.8万,他卖掉的是2.3万多,这一波下跌的时候跌到1.65万,现在的价格是1.7万左右,这样的政策出来之后,温州的房价想要下跌是难的,如果打比方,我是非温州人,我在温州买房子,有了温州户籍,可以直接在温州投海外。另外,在大的环境里面,国家允许金融创新,金融创新不仅仅只是对民间借贷的规范,对阳光私募来说也是机会,我们是在温州本地第一次进行阳光私募的公司,其实不仅仅是我们一家,温州有十几个产品在做,我们现在是四个产品,中间有一个到期了,应该讲去年没有做好的结构化亏了,有两个产品在同行之间有提前结束的,也有溢价保证金的情况出现,正是因为去年温州跑路的情况出现,以前我们在做的时候,钱打到账上,我说投什么就投什么,现在通过信托的方式,而且越来越规范,这也是一个机会。至于高利贷的运作,因为我自己没有做这块,所以也不好发言。

主持人:我们知道吴总去年年底开始乐观,因为你们以前是比较稳健一点,我想问一下经历本周的调整之后,你们的看法是更加乐观还是会有所变化?理由是什么?

吴 蕊:我们在2010年的时候就觉得通胀是一个风险,10年到11年央行降息的进程远远慢于我们的预期,11年大部分我们保持比较低的仓位。今年的观点是比较乐观的,也听了几位嘉宾和前面一些嘉宾的观点,在目前的时点,我们还是维持原先的观点,没有任何变化,刚才我也提到对于乐观的观点有比较大的风险就是政策,如果大家仔细观察、细心观察的话,政策其实在逐渐放松,既使是温总理说房地产房价调整还没有到位,我们也看到在某些地方银行对放贷的利率已经下调到正常水平甚至有些折扣。如果今年在放贷下调的驱使下刚需能出来,也是不错的。

主持人:请问呈瑞,你现在是蹲下来准备起跑还是放缓速度?

李世全:我们是拳击式出击,现在这个阶段基本拳头已经收回来了。

主持人:下一个阶段?

李世全:我们做过一个统计,用最简单的策略,每年每个季度的第一天买进,在这个季度的最后一天卖出,中国股市大概有80多个季度,有一定的参考依据,统一结果做出来之后很有意思,结果跟大家分享一下,只有一季度是挣钱的,如果1块钱在1990年开始,每年1月1号买进,3月31日卖出,90年的1块钱到现在大概可以变成4块钱。第二是四季度,如果9月30日买进,12月31日卖出,大概1块钱能变成1.07,四季度能赚钱,但是挣不多。二季度和三季度全部是负收益,而且负的比较大。从这样统计的角度,不能说完全准,但起码说明二季度是有风险的时间段。再从我们的基本分析来看,二季度年报已经披露完了,一季报已经出来,普遍不太理想,去年四季度如果把金融业、银行股抛开,大概净利润是持平的,今年一季度比去年四季度更紧张,这样的时候指数已经涨的比较高了,有些利空消息出来,在情绪的扰动下市场出现波动也是正常的,拳都收回来了,看看有没有更好的机会再打出来。

相关专题:

第六届私募基金高峰论坛
订阅

推荐微博

换一换
注册微博
[责任编辑:zhengyan]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如果你对财经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热点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