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财经财经 > 财经新闻 > 区域经济 > 正文

湖北松滋出租车停运调查 司机不满公司承包制

字号:T|T

3月27日,地处荆州南部,湘鄂交界的小城松滋显得有些安静,街道上鲜有出租车的身影。一场关于出租车经营权的抗争正在这里逐步发酵,由此引发的停运风波已持续了半个多月。

据参与停运的出租车司机王师傅介绍,从3月13日开始,松滋的200多辆出租车已全部停运,并推举了五名代表等待与市政府领导“对话”。

而同样的抗争去年曾在湖北咸宁上演了41天,并还有可能在其他城市重演。

2月27日,国家交通运输部、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全国总工会召开电视电话会议指出,从3月起,各地将逐步推进出租汽车行业经营体制改革,推行出租汽车企业员工制经营模式,代替目前承包、挂靠制。

但湖北省正在推行的“取消挂靠经营,实行承包经营”的做法是与会议精神相违背的。

在“公”与“私”的利益博弈面前,各地进行的“公车公营”改造犹如一颗颗“地雷”,随时都有可能引发冲突。在各种利益博弈加剧的背景下,松滋出租车司机停运事件值得深思。

突如其来的停运

松滋将逐步实行“两权统一”的公车公营管理,目前属于挂靠经营模式的在营车辆,维持现状最迟到2013年1月31日中止。

“事情发生得有点儿突然,但并不是没有征兆。”王师傅坦言,虽然司机们都很齐心,但面对强大的公权“有些力不从心”。

据王师傅介绍,今年3月初,17台达到强制报废期限的出租车司机向自己挂靠的安达公司申请要求换车, 没想到安达公司以强硬的态度要求司机交出行车证、道路运输证、经营权证等相关证件,改变原出租车产权所有人,公司统一购买车辆,实行承包经营,出租车司机按月向公司缴纳承包费。“这在当时就引起了司机的不满。但当时正值两会期间,没有引发实质性的冲突。”

安达公司的依据是2010年10月20日松滋市客运出租汽车管理领导小组办公室下发的《松滋市客运出租汽车管理领导小组关于进一步加强客运出租车经营权管理的通知》。这一通知在3月14日又被重新发布在松滋市交通运输局下属的松滋交通网上。

按照当地出台的通知,松滋将逐步实行“两权统一”的公车公营管理,目前属于挂靠经营模式的在营车辆,维持现状最迟到2013年1月31日中止。未达到报废期的车辆,所属公司将提前报废期限给予车主每年1.5万元的经济补偿(按原单车最高购价12万元,8年折旧计算)。“所有到期报废或提前报废的车辆,其经营权证和车辆牌证由原公司收回上交相关管理部门,公司更新车辆后一律实行承包经营模式,原下线车主有优先承包的权利。”

紧接着3月14日,松滋市城市客运管理所发出《致全市客运出租汽车驾驶员的一封信》。信中重申了上述通知中的内容:出租汽车客运经营将逐步实行“两权归一、公车经营”的承包经营模式。

此举激怒了司机,继而引发了停运、请愿、上访等一系列事件。“听到这一消息后如五雷轰顶,当天晚上就有100多辆出租车车主把车开到城东工业园,表示不满和抗议。”参与停运的司机王师傅对《中国经营报(微博)》记者表示。

很快,这场风波在小城松滋迅速蔓延,第二天203辆出租车“集体休假”。

在出租车司机几次赴市政府请愿、交涉无果的情况下,3月27日下午,20多名出租车司机避开了有关部门的围追,分批到赶到武汉向湖北省信访局和交通厅申诉。

不过此行并没有收获。参与上访的一名司机告诉记者,上访最终被随后赶到的松滋市政府工作人员叫停,出租车司机在市领导耐心的“劝导”下于次日回到松滋。

经营权之争

“公司化,使出租车主失去财产;员工化,让出租车主失去话语权;承包制,让出租车主给公司做牛做马。”

据了解,松滋市市目前存在两种出租车经营形式,其一为经营权和车辆产权统属出租车公司,车主承包经营;其二为经营权属于公司,车辆产权属车主,挂靠公司经营。而后者的“个体经营、公司服务”的“挂靠制”占绝大部分。

目前,松滋城区203辆出租车分别挂靠在安达、兴达、恒昌三家出租汽车公司。据当地司机的粗略统计,挂靠在安达的有近100辆,兴达和恒昌分别50多辆。其中兴达公司有19辆车经营权和产权同属公司,车主承包经营。

按照松滋市出租汽车客运第三轮经营权改革,出租车客运经营权由松滋市人民政府为所有者出让给安达、兴达、恒昌三家出租汽车公司,出让期自2008年2月1日至2013年1月31日止。

在司机看来,在原有的挂靠制中,车辆由车主个人出资购买,每个月只需交给出租车公司150元服务费,出租车经营权归出租车主个人拥有,道路运输证也是出租车主个人的名字,“自主经营,自负盈亏”。

实行公司化、员工化的承包经营模式无异于“把出租车司机往死里逼”。“公司化,使出租车主失去财产;员工化,让出租车主失去话语权;承包制,让出租车主给公司做牛做马。出租车公司‘旱涝’保收,永享出租车司机的血汗。”3月25日,一位司机在微博发帖称。

虽然中央和湖北省分别于2004和2005年先后发文叫停经营权的转让,但松滋并未受太大影响,私下交易仍然不断。据当地司机介绍,现在一个出租车营运证已涨到23万元。

“等到车辆强制报废年限,车主只能获得500元报废车残值,如果自愿提前下线,一年能获得1.5万元的补偿。这对于很多借债买车买证的人来说那不得变成穷光蛋?”司机刘师傅表示,以后还要每月交大概3500元的“份子钱”,在松滋这个小地方,经营环境非常差,两班倒的营业额也不过四五千元。“承包经营的政策好,但不一定符合当地的实。”

3月27日上午,全体出租车司机在市民广场的草坪上推举产生了5名代表,并对车改形成了比较一致的意见:出租车个体入股组建公司;或者对现有公司进行股份制改造,允许出租车参股。“这是大部分司机的最高期望,也是出租车改革的最佳出路。”多名司机对记者表示。

“中国出租车业的问题核心主要体现在两方面:一是出租车行业内部关系不顺、矛盾多元,利益分割不均;二是出租车行业与整个社会的冲突与矛盾。而所有问题的根源都集中在一个点上:即出租车垄断性的经营权。”观察研究出租车行业十年之久的分析人士王克勤表示,谁拥有经营权,谁便是财富的最大获得者。

松滋市城市客运管理所一负责人对记者表示,挂靠经营是在特殊历史条件下形成的一种不规范的经营模式,逐步取消这种经营模式是各级政府的明确要求。该官员说,实行承包经营模式主要出于三方面考虑,一是挂靠经营导致产权不清,责权不明,经营不规范;二是车主与挂靠企业抗风险能力差;三是部分车主通过高价炒卖经营权谋取暴利。

据上述负责人介绍,此次取消挂靠经营实行承包经营将实行客运出租汽车“到期报废一辆,转换一辆”,“自愿提前下线一辆,转换一辆”的办法。履行公司购置车辆,承租人交付押金,承租人与公司签订承包经营合同,投入正常营运的程序。

待破题的改革

公车公营似乎正成为行业发展的大趋势、大方向。

按照几年前湖北省政府办公厅的部署,全省将通过回购等方式逐步实现出租车“公车公营”。2005年湖北省人民政府办公厅公布的《关于进一步规范全省出租汽车行业管理工作的通知》(鄂政办发〔2005〕41号)指出,将逐步推行“双合同制”和承包制,引导企业全额出资购买生产工具,承担投资风险,逐步推广经营权、车辆产权归经营者所有,推行承包经营。

随着各地经济发展和出租车市场的成熟进步,公车公营似乎正成为行业发展的大趋势、大方向。据了解,目前湖北多地已启动第四轮出租汽车客运经营权有偿出让工作,武汉、十堰、荆门等地均已成功转换为承包经营模式,黄石、宜昌等市也正在逐步实施中。

从2005年开始,十堰市就已开始改革出租车经营权管理方式,实行两权归一,到2008年,城区出租车分六批次全部顺利完成“协议续权”出让,从承包制转变为员工制。武汉也从2006年起顺利洗牌,实现了“公车公营”。

另外,黄石市从2010年起也启动“逐步取消挂靠经营,推行承包经营”工作。据记者了解,目前全市已有200余辆实现了转换,剩余的600多辆将于今年12月31日前全部转换完成。

“挂靠经营的弊端决定了要逐步取消这种模式,周边地市也相继严格执行上级文件规定,强力推进承包经营。”松滋市城市客运管理所发布的《客运出租汽车经营政策问题解答》中称,“去年我省连续发生几台挂靠经营旅游客车重特大交通事故后,省政府召开专门会议,副省长田承忠同志明确要求全省客运企业必须加强行业整顿,逐步取消挂靠经营,实行承包经营。”

但承包经营并不是国家三部门提倡的员工制经营模式。

出租车经营权和出租车车辆产权是出租车业最核心的资产。但是在“公”与“私”的利益博弈面前,“公车公营”改造犹如一颗“地雷”,很可能引发停运等激烈的冲突。去年年初,同样的出租车“新政”在咸宁也引发了长达41天的停运。

“三部门措施”的出台有望为被“份子钱”、工钱、油钱等困扰的出租车行业带来制度性破题。有分析人士指出,公车公营改革涉及的经营者根本利益,不能轻率地搞“一刀切”,进行突然袭击式改革,否则极易激发矛盾,影响行业和谐和社会稳定。

3月29日上午,松滋市交通局办公室一郑姓主任表示,目前还没有具体的改革方案,以后如何组建公司还不明确,承包费多少也需要由物价局批准。

不过,事情仍可能有变化。3月29日下午,松滋市委书记蒋鸿与5名出租车司机代表会谈。经过近6个小时的谈判,松滋市政府最终做出了让步。参与会谈的出租车司机代表告诉记者,会谈中市委书记蒋鸿表态称,原则同意第四轮出租汽车客运经营权有偿使用实施方案实行股份制经营,允许司机以车入股。达到报废年限的出租车由车主换车,不再交由公司更换,在第三轮经营权到期前,仍实行挂靠经营。

“这基本符合我们的诉求,希望政府不会变卦。”一位出租车代表说。(中国经营报)

推荐微博

换一换
注册微博
[责任编辑:baggioguo]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如果你对财经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热点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