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财经财经 > 财经新闻 > 中国高层发展论坛 > 正文

吴敬琏:中国经济体制性障碍仍未得到消除

2012年03月17日11:47腾讯财经[微博]我要评论(0)
字号:T|T

图文: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研究员吴敬琏

吴敬琏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研究员

腾讯财经讯 国发展高层论坛2012年会3月17-19日在北京钓鱼台国宾馆举行,本届论坛主题为“中国和世界:宏观经济与结构调整”。腾讯财经全程现场直播。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研究员吴敬琏在回望“十二五”开局的子论坛上作主题演讲。

吴敬琏在论坛上表示, 十二五经济转变发展方式转变的主要的动力就是改革。按照十二五计划的说法,改革是加快经济发展方式的强大动力,必须以更大的决心和勇气全面推各领域改革,使上层建筑更加适应经济发展,为科学发展提供更加有力的保障。

吴敬琏指出,十二五开局之年经济发展方式的转型和产业的升级取得了一定的成绩,但是投入太多,成本太高。用这样一个方式实现经济发展方式的转变,是不可持续的。

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情况?吴敬琏认为主要的原因还是经济体制,所谓体制性障碍没有得到消除。这是一种反过来的说法。正面的说法,一个好的有利于创新和创业的体制,没有建立起来。所以,出现这种问题的原因还是一个推进改革不力的问题。

吴敬琏表示,十二五开局之年明显的成绩并不很好,但是给了我们很大的希望,需要我们共同努力。

以下为论坛的文字实录:

吴敬琏:谢谢!

我想讲五点意见。

第一点,我们要对去年这一年,也就是十二五的第一年做评估,我想用十二五计划两个最重要的内容来作为我们的评价的标准。第一,就是十二五规定的主线。这个主线就是要转变经济发展方式。它的核心内容就是要从投资和出口驱动的一种经济增长,转变为技术进步和效率提高驱动的经济增长。这是一个主线。另外一个为了的内容就是动力。十二五经济转变发展方式转变的主要的动力是什么?就是改革。按照十二五计划的说法,改革是加快经济发展方式的强大动力,必须以更大的决心和勇气全面推各领域改革,使上层建筑更加适应经济发展,为科学发展提供更加有力的保障。就这两个方面来看过去一年做得怎么样。

我的第二点意见是对开局之年做的一个基本估计。经济发展方式的转型和产业的升级取得了一定的成绩,但是投入太多,成本太高。用这样一个方式实现经济发展方式的转变,是不可持续的。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情况?我想主要的原因还是经济体制,所谓体制性障碍没有得到消除。这是一种反过来的说法。正面的说法,一个好的有利于创新和创业的体制,没有建立起来。所以,出现这种问题的原因还是一个推进改革不力的问题。也就是说,仍然沿用了过去的方式来推进我们的产业升级。这种方式通常把它叫做政府主导的发展方式。这是第二点。

第三点,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况呢?我想首先的问题,就是对于我们到底要建立一个什么样的经济体制,用这样一个经济和其他方面的制度来推进我们的经济发展。说得简单一点,也许可以用刚才刘鹤先生讲的话,他说有人提出了另外一种道路,他认为这不是中国政府和中国领导所支持的道路,他叫做国家垄断资本主义。我们有时候就把它叫做国家资本主义。它的最主要的内容就是依靠一个强势的政府和一个很强大的国家部门,以国营经济为主的国家部门来控制整个经济,然后利用政府的动员资源的强大力量,有大量的资源投入经济,推动经济的发展。在十二五里面规定了,为了要加快改革,要有顶层设计。

我去年提出过一个意见,我说现在大家都很热心地讨论各个部门,比如说金融的顶层设计,比如说财税的顶层设计,但是有一个问题首先要解决,就是顶顶层的设计到底是一个什么经济?是一个从1979年以来的我们所决定的一个方针,就是所谓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呢?还是走向国家资本主义的道路去呢?实上,我们如果拿现在十二五和我们的八五、九五对比,可以看得很清楚,为什么我们迎来了一个九五、十五的高速度的也是比较健康的发展呢?是因为我们大致上从1990年12月,邓小平先生提出要搞市场经济,到1991年年初的大辩论。就我所知,1991年整年,一直到1992年差不多整年,中国的国家的最高领导人到主要的官员和学界和经济界做了认真的研讨。比如说什么叫市场经济?我们的国家领导人和经济学家一块儿讨论资源配置问题,这是历史上没有的。以后,各个方面的设计都是这样出来的。我参加的不太多,我跟钱教授做了一个工作,就是什么叫现代企业制度?我们和官员之间做了认真的讨论的。这里不详细讲。首先经过这个辩论,到了1992年的十四次代表大会确定了市场经济的目标,然后就进入了各个方面的顶层设计。有人说我们到现在还摸着石头过河,我不大认同。

比如说我们1994年的外汇改革,那也是经过精心设计的,1994年的财税改革也是经过精心设计的。我在1992年,正好到UC,我们国内的代表团来了,当时主持财税设计的娄先生,专程向马斯瑞先生请教。现在我们的顶顶层发生了疑问,就是刘鹤先生讲的还有外一种。

第四点意见,这个讨论是很有意义的,现在应该说这个讨论看到了一些做出结论的条件已经具备了。一方面是理论的讨论,这两年关于到底是走哪条道路的讨论进行得相当彻底。另外,实验用一个强政府,大国企,海量投资推动经济发展,这种实验好像也可以做出结论了。一个实验是主张大政府、强国企的人们所说的高铁奇迹,这个可以做出结论了,不是个别事做出结论,是这样一种发展方式。另外,个别地方用这样的方式实现了前几年的高速增长,但是掩盖的一些问题正在暴露,其实也可以做出结论了。

所以,通过开局之年的理论讨论和实际的结论,可以看一看到底怎么样。我同意刘鹤先生讲的,我们应该坚定我们30年来这个方向是正确的,要向前推进。

最后一点,这种情况之下,其实现在各个方面的顶层设计和地方的创造性的主动的实验,都在进行。去年的成绩不很好,但是已经具备这样的条件,各个部门,金融、财政、国企,等等,都有很多不同的顶层设计方案。另外,地方有一些实验是很值得注意的。比如上海的国有资本退出几十个行业,已经做了几年了。比如上海的增值税扩围,用到服务业,另外把增值税从生产型转向消费型的。虽然这些实验不一定都很成功,还有很多问题,比如说增值税扩围以后,现在有一种反映,说服务业的税率规定有问题,服务业的税负增加了。但是这是很有希望的。原来听说税务部门的人要用五年的时间推广,但是现在各地纷纷响应。还比如说广东的民间组织无主管改革,还有基层政府的选举的改革,这些都在进行。所以,开局之年一方面明显的成绩并不和好,但是给了我们很大的希望,需要我们共同努力。

谢谢!

相关专题:

中国高层发展论坛
订阅

推荐微博

换一换
注册微博
[责任编辑:parryzhang]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如果你对财经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热点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