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财经财经 > 财经新闻 > 宏观经济 > 正文

周小川:全面严格落实差别化房贷政策

2012年03月12日17:07北京晚报孟环我要评论(0)
字号:T|T

继续下调存准空间理论上非常大 “银行暴利”说法有些过分

今天上午10时,十一届全国人大五次会议在梅地亚中心举行记者会,中国人民银行行长周小川,副行长胡晓炼、副行长刘士余、副行长兼国家外汇管理局局长易纲就“货币政策及金融改革”回答了中外记者的提问。

存准调整

不表明货币政策松紧

周小川回答第一个问题时表示,一般来说存款准备金率的上调或者下调,主要是调节市场上的流动性。近年来,存款准备金率工具的使用主要和外汇储备增加或减少所产生的对冲要求有关,因此绝大多数情况下,存款准备金率的调整并不是表明货币政策是松或者是紧。因此,存款准备金率如果下调释放出资金,它是广泛地分布在国民经济的各个方向,也就是说银行有更宽的流动性头寸以后,可以按照它日常的贷款分布向各个部门发放,没有一个典型的方向,“比如像您所说的是为了增强股市的信心或者是不是主要会流向房地产行业,情况应该不是这样的。”周小川对记者说。

经济复苏进程

为最大不确定性

有记者提问,今年稳健货币政策面临的国际和国内两方面最大的不确定性在哪里?周小川表示,“为了应对通胀压力,我们决定采用稳健的货币政策,应该说这是和应对全球金融危机以及复苏过程中出现的问题密切相连的。当前的国际经济形势,一个最大的不确定性还是经济复苏的进程问题,特别是由于欧洲主权债务危机所引起的有关欧洲经济和金融市场 的情况,大家知道,每隔两三天就会有新的新闻出来,每个人都希望能预测到它的走势,但是恐怕不见得谁能有很大的把握,我们都需要密切地观察和分析。此外,其他主要发达国家的经济走势也是一个重要因素。”

继续下调存准空间

理论上非常大

继续下调存款准备金率的空间从理论上讲,可以非常大。周小川谈及这方面问题时告诉记者:“现在是20%出头,但我们也有过比较低的时候,上世纪九十年代末期,存款准备金率只有6%。从国际上看,其他一些国家的存款准备金率还有过更低的水平,因此空间很大。”

但与此同时,要看存款准备金工具的必要性,也就是要看市场流动性究竟是多还是少,不能因为有空间,就可以随意地上调或者下调,还是要针对具体的流动性状况,而这个流动性状况又和外汇占款有关系,和国际收支平衡有关系。特别需要关注的一个因素就是观察对资本流动的影响,因为现在经济全球化,所以要特别关注对资本流动所产生的影响。

要考虑

建立存款保险制度

胡晓炼回答利率市场化方面问题时表示,在今后特别是在“十二五”规划的过程中,利率市场化的进程一定会继续向前。但是在推进利率市场化的过程中也要考虑一些条件,比如说金融机构的公司治理、自我约束、财务的硬约束能力都满足后,才能在利率市场化之后保持一个公平的竞争环境。再比如,利率市场化之后一些竞争中发生的问题,特别是竞争中可能会有失败者,那个时候我们将如何对存款人进行保护?“因此,我们需要相应的配套的制度性安排,要考虑存款保险制度的建立,这也是一个比较重要的条件。”

人民币汇率双向预期

一直在持续

“中国近年来在减顺差、促平衡、扩内需、调结构方面都取得了显著的成绩。你刚才注意到,今年1月和2月加起来,我们的贸易是有一个逆差的,至于这个逆差是不是意味着人民币的汇率达到了接近均衡的水平,我以为这至少是一个很正面的迹象。”易纲回答华尔街日报记者提问时表示,从人民币汇率的走势来看,特别是从市场的预期来看,我们有境内的即期市场和远期市场,同时在境外也有NDF市场。从整个预期来看,自去年第四季度以来,已经形成了比较持续的对人民币汇率的双向预期和双向波动。这种预期的双向波动持续的时间较长,范围浮动得也比较灵活,这是一个新的现象。这个现象在今年的头两个月一直还在持续着。所以,我们要不断地完善人民币汇率的形成机制,增强人民币汇率双向浮动的弹性,无论从国际收支平衡看,还是从市场的预期看,现在的条件是日臻成熟的。当然,至于说什么是市场的均衡汇率,谁也说不准,那要由市场的供求来决定。

发行千元大钞

近期尚无计划

关于是不是要发行大面额现钞的问题,胡晓炼回答记者说,我们在决定是否发行大额现钞的时候,需要把利和弊统筹起来考虑。至于大家说的交易便利性问题,现在的电子支付制度,像信用卡、银行卡这些已经在很大程度上能够解决现钞的携带问题和大额交易的便利性问题。所以,到目前为止,还没有计划在近期就发行五百或者一千元大额钞票的计划。

全面严格落实

差别化房贷政策

谈及银行信贷政策对楼市的影响问题,刘士余表示,去年以来,国务院确定的关于房地产调控的各项方针政策,其中一项重要的措施就是实施更加严格的差别化住房信贷政策。刘士余透露,最近主要金融机构进行了研究,对今年房地产金融业务有这样几个共识,第一,全面落实差别化的住房信贷政策。但是,在信贷实行总量管理的前提下,各家银行对个人居民首套自住普通商品住宅的贷款必须予以保证,符合条件的借款人购买首套普通商品住宅,银行要给予贷款。第二,信贷资金要支持普通商品住宅的建设或开发,特别是对资质良好、市场有信誉的开发企业开发的普通商品住宅要给予大力支持。第三,要积极地按照市场化、财务可持续的原则,支持政府主导的公租房为主体的保障房建设。第四,要切实防范风险。现在市场上出现的少数开发商搞的一成首付等,商业银行不能参与,要严格落实差别化的住房信贷政策。要推动房地产市场的创新,包括银行住房抵押贷款的资产证券化,或者说大型商业楼宇的REITs信托房地产、信托投资基金,这些创新完全符合市场化的原则,我们要给予鼓励。

“银行暴利”

说法有些过分

关于“银行暴利”说法,周小川表示,用“暴利”这个词恐怕有些过分了。他表示,银行业系统今年恐怕还面临着资本金不足的问题,还有一定的缺口。但是相对于其他行业,去年银行业的利润状况确实是不错的。“同时我想讲,对银行业的利润,大家要注意观察,可能有多种因素,其中有一种因素是存在很大的周期性。大家知道,西方金融危机出现以来,有很多银行由于自身的问题,特别是资本不足的问题,导致他们现在不怎么活跃,也不怎么支持实体经济的发展。这种状况也表明,过去有些看着盈利很好的银行现在怎么情况这么糟糕呢,这和经济周期的关系比较大。从亚洲金融风暴到现在,我国存贷款基准利率的利差大致在3%左右,其中在亚洲金融风暴期间高一些,大约是3.6%左右。但是,大家也知道,亚洲金融风暴期间以及危机恢复期间,银行是全面亏损,而且亏损留下的窟窿,之后好多年都没有完全补上。可是那个时候的利差比较高,而现在的利差则有所收窄。所以,高利润是否完全是利差的原因,还需要进一步分析。”

推荐微博

换一换
注册微博
[责任编辑:yuedong]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如果你对财经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热点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