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财经财经 > 股票 > 探索股市新政 > 正文

王连洲:A股熊盖世界 基金巨亏根源是制度缺陷

字号:T|T

王连洲:无奈股市熊盖世界 基金巨亏自有责任

腾讯财经编者按:2011年12月13日,A股历史性一幕上演。当日沪指最低跌至2245点;而在十年前的2001年6月14日,沪指最高见到2245点。十年一轮回,A股“奇迹般”回到2245同一点位。在经济高增长、公司成长性均领跑世界的背景下,是什么导致A股十年“零涨幅”?

腾讯财经特邀百位知名专家学者、市场人士,与广大网友共同探寻中国股市低迷的根本原因,建言中国股市新政。本期特邀全国人大财经委原研究室主任、原《基金法》起草工作组组长王连洲,就中国基金市场的发展以及面临的困惑及出路进行分析阐述。

无奈股市熊盖世界,基金巨亏自有责任

作者:王连洲

当前,基金亏损愈发惨烈,持有人普遍损失惨重,深受切肤之痛,基金营销空前困难,市场悲观情绪弥漫,基金资产规模一降再降。特别是今年以来,股票型、债券型基金双双亏损,并且竟跑输了大盘指数,这是基金创建13年来从未有过的事情。最近基民愤然难平,完全可以理解。面对基金市场的现状,一向积极倡导并大力推动基金发展的专家、学者和业界,莫不感到一丝无奈与尴尬,并且对基金现有的治理体制和机制,以及严格规范而近乎苛刻的监管模式,产生诸多的困惑与不解。

不过,按照一般传统的思维定式,回顾过去走过的路程和做过的某些事情,不管过程怎样曲折坎坷,付出的代价有多大,投入产出比如何,总免不了意思大概其的三句话:成绩巨大,问题不少,前景光明。的确也是这样。星移斗转,事物在发展,社会再进步,很多事情总是在逆顺兴衰、成功败亡的坎坷践行中,向着前方和未来,总是在不断的演进和发展着。

中国的基金市场自然也不例外,从无到有、从小到大,发展迅速,至今已有基金管理公司67家,发行基金868只,管理基金份额24000多亿份,总净值21000多亿元,约占股票流通市值将近8%。尽管这一比例较其曾经辉煌过的时段已降低了不少,但依然是支撑中国证券市场的一支重要力量,谁也保不住它还会有更加辉煌的一天。

现在需要的是,客观分析和找准基金业业绩下滑、造成基金持有人利益严重受损的主要原因,兴利除弊,促进基金转型,重获投资者的信赖,再造基金健康发展的良好局面。

基金业绩之所以不尽人意,有基金管理行业治理结构方面的原因。现行的以股东资本为基础构建的基金法人治理结构和监管规制,与基金份额持有人利益优先的立法宗旨和原则,存在着难以协调的矛盾和冲突,无法将基金管理应有的内在创造性、能动性、积极性以及合法合规的操作等,导向到维护投资者最大利益的努力和诉求上。尽管基金份额持有人利益优先的原则,在大会小会、报章文件上不厌其烦的一再呼吁和要求,但事实上很难得到贯彻和落实。因为公司股东垫支的资本,其本质是逐利的,经营团队也只有管理越来越多的基金资产,才能满足股东日益提高的的获利需求和自身报酬提高的需求。由此导致的结果只能是:基金管理人将其全部工作的“重中之重”,势必主要地放在对基金资产规模的扩张上,而很难将基金业绩和持有人的利益放在第一位。这既是现行基金治理结构和机制下的必然结果,也是人之本性下的使然。也有基金的组织形式单一,投资范围的受限,职业操守的滑坡,监管的过于严苛,违法违规惩处的不及时等。总之,基金巨亏有其不可推卸的责任。

但客观的说,基金亏损主要是外部环境,作为基金的投资标的股市,长熊短牛是主要致因。按规定,基金的投资范围,仅仅限定于国内被批准上市的股票和债券,而不能进行其他方面的投资。而中国股市采取特许、审批制,可以说存在着不少的寻租设租空间,充满着贪腐欺诈的利益链,市场的投资价值时而被贪饕侵蚀。股票市场跌宕起伏、怪异纷呈的过往历程,足以说明了一切。鉴于此,基金业绩下滑的责任,实在难以完全怪罪到基金身上,这并不是为基金开脱,是否可以这样理解:股市是纲,基金是目,纲举才能目张;股市是水,基金是船,水涨才能船高;股市是根,基金是叶,根深才能叶茂。股市长期低迷,让基金投资股市来赚钱,实在是难为了基金经理人。当然,即使熊市中也有佼佼者,诸如华夏大盘等基金,也一直有着不俗的业绩。但股市长熊短牛,绝对是亏多盈少,不亏才怪。特别令人不解的是,四年来股市一直下滑,去年中国的股市已经落到全球最差的第二名,而今年的沪指从年初的3300点又下跌了将近1000点时,我们的股票市场还是坚定不移的推行5000亿元的扩容计划,来稀释股市。有人估计中国的股民,可能是一成盈利,两成打平,七成亏损。如果只算散户投资者弱势群体,这个比例或许更加惨不忍睹。在这个期间,仍按照基金的有关规定,那怕股市再“跌跌不休”下去,基金还必须持有60%的仓位垫底支撑,而其它的机构可以随时进出市场,仍让基金担当市场的稳定器,这哪有不亏的道理?

坚持中长期投资以及价值投资,是我们经常向投资者灌输的理念。这个理念一般来说并不错,以后很可能还要坚持下去。但事实上,居高不下的新股市盈率严重透支了企业未来几十年甚至更长的发展成果,哪里还能指望有什么中长期投资的价值?大家对于当年创业板开始发行交易的盛况,可能还记忆犹新。创业板近百倍的新股发行市盈率,有什么合理性?这里又有多少深藏的奥妙?对于当天涌出了多位上亿元、上几十亿元的富翁,人们不必羡慕,也不必嫉妒,他们付出了辛劳,培育了创新企业和产品。然而大家莫非不清楚,这并没有增加多少实实在在的社会财富,反而使另外绝大部分人的财富随之稀释,遭受贬值。马克思说300%的利润会使人不惜冒险掉脑袋,那么3000%、30000%的利润,他们又会干出什么?这里有很大的想象空间。当初令人担心的科技创业企业,一旦上市成功,难禁发起人变现快跑,不是已经或正在成为现实吗?我们不清楚这里面,究竟有多少只基金为抬高创业板做出了贡献,又有多少只基金至今还深陷其中。

另外,在基金、券商、银行之间的金融产业链中,让基金向银行让出了一半左右的管理费收入,银行依靠渠道资源坐收分成,致使基金公司盈亏平衡的规模日益提高。与此同时,基金还需要通过券商的交易席位买卖证券,由此支付的交易佣金高达千分之一左右,加之我们新的基金经理们有可能来回频繁交易练手,以达熟能生巧,使基金交易佣金据说平均达到百分之一左右。在这种情况下,基金又能赚到多少钱?还有托管费、中间服务费、信息披露费等等,据有人统计,基民投资基金的成本起码不低于6%。为什么大家现在对于基金的情绪比较大,对基金的信赖程度降低,这当然是由于基金亏损造成的,基金管理人有责任,但更应该把关注的重点,瞄向整个宏观经济的调控政策,瞄向基金治理的制度设计,瞄向整个证券市场更深层次的瑕疵问题。

下一页:促进基金业进一步健康发展的十二条建议

相关专题:

百位专家探索中国股市新政
订阅

推荐微博

换一换
注册微博
[责任编辑:parryzhang]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如果你对财经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热点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