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财经财经 > 财经新闻 > 宏观经济 > 正文

CPI越过拐点不反弹 GDP稳步下行软着陆

2011年12月19日07:34中国经济时报纪翔我要评论(0)
字号:T|T

刚刚闭幕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明确提出,推动明年经济社会发展,要突出把握好稳中求进的工作总基调,强调要保持宏观经济政策基本稳定,保持经济平稳较快发展,保持物价总水平基本稳定,保持社会大局稳定。

接受中国经济时报记者采访的专家表示,虽然近期主要经济数据增幅都出现不同程度下滑,但经济总体上将延续高位平稳下行的态势,顺利实现软着陆,中央政策在保持平稳的同时,应加快结构调整,应对挑战。

物价稳 CPI不反弹

近日,国家统计局公布的数据显示,CPI连续四个月增幅回落,11月同比上涨4.2%,创自2010年10月以来14个月新低,环比8个月以来首次下降。

供给和需求两方面因素决定了物价水平将维持下行的趋势。从供给来看,受国际需求下降影响,大量工业品可能由出口转为内销,工业品供过于求,同时,农业生产出现“八连增”,供给面相对比较充裕;从需求面来看,物价上涨的同时居民收入并没有明显增加,需求动力受到抑制,内需增长赶不上供应的增速;从资金面看,中央继续实行积极的财政政策和稳健的货币政策,房地产调控政策不变,资金面会延续以往政策。综合以上因素,物价有上升的压力,会出现波动,但不会大幅反弹。

国家发改委宏观经济研究院副院长、研究员马晓河在接受中国经济时报采访时表示,根据往年的经验,随着寒潮来临,食品和蔬菜价格会出现季节性反弹,导致物价可能在春节前后出现小幅波动,但这并不影响CPI总体下降的趋势。他预测,12月份物价增速可能会在4.3%—4.5%,之后会继续回落,明年CPI增速可能会降到4%以下。

中央财经大学中国银行业研究中心主任郭田勇(微博)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国际国内经济形势变化不大,物价短期内会继续下降,但从中长期来看,还是有不确定性。如果美元贬值、世界经济复苏、国际需求增大,大宗商品有可能出现新一轮价格上涨,带动CPI出现反弹。

中国社科院经济研究所研究员赵志君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如果现有政策保持稳定的话,CPI会继续回落。“CPI的走势一定程度上还要视未来政策的变化而定,因为调控政策涉及到许多行政措施,如对能源和电力价格的控制,一定程度上影响市场的自动反应。”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宏观经济研究部研究员张立群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由于物价和经济增速都将延续下行的趋势,CPI不会出现反弹,回落趋势会保持下去。他认为,中国经济当前面临的最主要问题不是防止物价反弹,而是如何巩固增长基础的问题。因为,外贸出口和国内投资增长,特别是房地产投资增长有不确定性。政府应该继续通过调结构、转方式、深化改革来夯实经济增长的基础,并对可能出现的波动制定相应的预案。

经济稳 GDP高位下行

数据显示,1—11月全国固定资产投资 (不含农户)同比增长24.5%,比1—10月下滑0.4个百分点,累计增速为年内最低;1—11月平均,工业生产者出厂价格同比上涨6.4%,工业生产者购进价格同比上涨9.7%。11月份,PPI同比上涨2.7%,创2010年1月以来23个月新低。

马晓河表示,从11月份数据来看,PMI(采购经理人指数)降到收缩区,工业增长跌破13%,为12.8%,第四季度GDP增速会稍低于第三季度。但他指出,尽管增速回落,中国经济有充足的增长空间,仍是世界上增长最快的经济体之一,经济增速将保持高位缓慢下行的态势,不会硬着陆。

郭田勇预测,第四季度经济增长会延续高位回落,GDP增速可能下降到9%以下。

赵志君也认为,由于外需下降,消费能力不足,加之物价上涨的抑制作用,第四季度经济总体上呈下降趋势。他强调,中国经济不能片面追求增速,而应该综合考虑社会效益和环境效益,要有应对经济增长速度减缓的准备和对策,完善分配制度、就业制度和社保制度,释放经济增速下滑造成的社会压力。

政策稳中求进 调整应对挑战

根据中央经济工作会议确定的基调和思路,接受采访的专家普遍认为,为促使经济软着陆,中央政策要保持平稳和连续,同时,要根据经济运行的形势进行实时调整。

从中长期来看,中国经济面临产业结构调整的巨大挑战。一方面,欧美国家深陷债务危机,外需减少;另一方面随着劳动力、土地成本及汇率的上升,中国在劳动密集型产品生产上的竞争优势逐渐减弱,其他后起的发展中国家正在充分利用劳动力、土地以及汇率上的优势,生产劳动密集型产品,对中国产品形成供给替代。

马晓河建议,应对这种挑战,应该充分借鉴国际经验,推进制造业向中高端发展,减少低端生产,同时提高第三产业扩张速度和规模吸纳劳动力。他同时指出,发展第三产业有赖于城市化推动的人口集聚,但城市化又遭遇到户籍制度等制度障碍。另外,从需求的角度来看,拉动内需碰到的首要问题是居民消费能力不足,需要进一步改革国民收入分配体系。因此,调整产业结构是一个系统性工程,不能仅靠一般的政策调整,需要对经济和社会体制进行综合改革。

另外,马晓河认为,未来经济发展需要重点关注中小企业和民企遇到的困难,以及地方债务风险和行业债务风险。目前,中央已经采取相应政策,但仍应根据需要稳步推进后续的政策。

郭田勇指出,要充分发挥利率在经济发展中的杠杆作用,利率调整要与市场化改革结合起来,“不能就加息而加息”。

赵志君建议,宏观调控政策需要更多利用市场化手段,如对房地产和汽车行业的调控,应该逐步以“限制使用”来替换“限制购买”,通过税收手段加大使用成本,营造相对公平的市场环境的同时实现有效调控。另外,从长远来看,中国企业的科技创新能力相对较差,政府需要加强政策引导,将社会投资引向科技创新,避免社会资金扎堆房地产的现象。

推荐微博

换一换
注册微博
[责任编辑:yuedong]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如果你对财经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热点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