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财经财经 > 股票 > 探索股市新政 > 正文

刘纪鹏:A股“熊霸全球” 中国需要股市新政

字号:T|T

刘纪鹏:A股“熊霸全球” 中国股市需要新政

腾讯财经编者按:2011年12月13日,A股历史性一幕终于上演。当日沪指最低跌至2245点;而在十年前的2001年6月14日,沪指最高见到2245点。十年一轮回,A股“奇迹般”退回到2245同一点位。在经济高增长、上市公司成长性均领跑世界的背景下,是什么导致A股十年“零涨幅”? 腾讯财经特邀百位知名专家学者、市场人士,与广大网友共同探寻中国股市低迷的根本原因,并共同探索中国股市新政。本期特邀中国政法大学资本研究中心主任刘纪鹏(微博)教授,就中国股市新政发表见解。

作者 刘纪鹏 李成勋

一、中国股市持续下跌不正常

日前,腾讯网针对中国股市低迷进行了以十万人为母体的民意测验,结果出乎人们的意料:在接受测验的人群中,认为中国当前股市下跌不正常的占80%;认为中国股市下跌主要是制度和政策因素所致的占75%。对此笔者丝毫不感意外。

资本市场是一个国家政治、经济、社会状况最集中的表现,世界第一经济强国的转移总是伴随着世界第一资本市场的转移,成熟发达的资本市场是世界最强大国家的主要标志。无论是400年前的荷兰、200年前的英国还是100年以来的美国都是这一结论的有力证据。

同样,一个国家危机的到来也首先反映在资本市场上。维护资本市场的稳定与健康发展,是政府的重要职责,成熟国家资本市场不崩盘,就不会出现致命危机。从次贷危机到金融危机的演变尽管险象环生,但是美欧的资本市场依然稳定。 尤其是美国,不仅资本市场供给水平仍在这两次危机发生前的点位附近徘徊,而且依然保有对黄金、石油等大宗商品的定价话语权。所以,美国人面对两次危机却自信不失,其资本市场并没有出现类似1929-1933年的严重危机。

反观没受2008年和2011年这两场世界性危机太大影响的中国,资本市场却陷入了持续的低迷。事实上,美国的次贷危机对我国没有重大影响,我国的出口即便在危机时期也依然保持持续增长。国内宏观经济形势也相当不错,成长性仍维持在9%以上,是世界上增长力最强劲的国家。然而中国的股市却是一塌糊涂,与即将破产的国家希腊长期为伍,可谓“熊霸全球”。低迷的股市让人们丧失信心,以至于在中国良好的经济形势背后却潜藏着巨大的危机,并逐渐有从经济领域向社会蔓延之势。背后的原因究竟是什么?引人深思。

二、中国股市 “熊霸全球”监管政策失误是主因

国际环境、宏观经济形势、上司公司质量和相关政策是影响股市的四个主要因素。要找出中国股市“熊霸全球”的病因,就必须从这四个因素入手,详加分析。

第一,从国际环境看,两次危机对中国而言不是灾难而是机遇。很多人把中国股市下跌归结于国际环境的不景气,但事实并非如此。

首先,自2008年以来的两场危机对中国并无太大影响。从金融系统看,发达国家如美国、加拿大、日本等,其银行、货币与资本市场体系都环环相连。但中国不在其中,我国的银行、货币和资本市场体系均具有较强的独立性,国际金融形势动荡对中国金融体系造成的影响十分有限。因此,次贷危机和主权债务危机并未对中国经济造成实质性影响,那些认为中美应共度难关的看法,是对战略机遇判断的失误。中国跟美国本就不在同一条船上,更谈不上同舟共济。我们对美国、对国际经济只能是异船相帮。

不仅如此,从历史上看,无论是英国取代荷兰,还是美国取代英国,无不伴随着一个国家的衰退和另一个新兴国家的兴起,这是不争的事实。美欧的衰落,正是中国崛起千载难逢的良机。同时,中国在这两场危机中被赞为世界经济的引擎,甚至被比喻成沙漠中的绿洲、黑暗中的明灯。人往高处走,资本要逐利,其他国外的资金和人员流向中国非常正常,并不可怕。我国不同于日本,拥有大量的项目可供开发,如果能引入其他国外的直接投资来完成这些工作,不仅能助推危难中的国际经济,也能避免我国主要依靠商业银行信贷资金引发的系统性风险,实为一箭双雕之举。

因此,这两场国际危机对中国而言绝非灾难而是机遇,将股市不振归因于美国次贷危机和欧洲财政主权债务危机,不过是掩盖我们工作失误的说辞而已。

第二,从国内宏观经济形势上看,中国经济持续向好的势头并没有随着两场国际危机的发生而改变。

正是在这两场危机中,中国的GDP突破40万亿,位居世界第二。GDP增速也始终保持在9%以上,是主要发达国家的5倍之多。中国的财政收入持续以每年30%的速度递增;截止到今年11月底,我国已实现财政收入9.73万亿,超过去年全年的8.3万亿,今年全年收入达到10万亿以上已成定局。当主要发达国家的赤字率全部超过警戒线之时,中国的赤字只有8000亿,占GDP的0.5%。2011年中国的赤字预算为9000亿,可10月底的财政盈余居然达到1.33万亿;而此时,美国两党却在为未来十年减赤1.2万亿美金闹得不可开交。欧美政府债务占G D P的比例已普遍接近或超过100%,远超60%的警戒线。而我国中央政府的6.7万亿债务和地方政府的10.7万亿债务加总,债务率也不过44%。

从银行的角度看,当今中国的存款余额仍高达28万亿之多,居民储蓄32万亿,银行的总资产已达104万亿,银行的坏帐率不足1%。用IMF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总裁拉加德的话说,当今中国具备目前世界上其他国家最缺的两样东西:钱多和成长性。中国具有足够的财力支撑未来的经济增长,宏观经济形势依然向好。

第三,从上市公司的质量看,中国上市公司财务数据08年以来持续向好,营业收入和净利润水平不断提高。详见下表:

刘纪鹏:A股“熊霸全球” 中国股市需要新政

(说明:净利润同比增长是以上一期上市公司基数为基础进行的统计,而不是直接将本期金额除以上期金额减去1所得。)

从表中不难看出,尽管2011年各上市公司利润增长所有放缓,但依然呈现向上的态势,具有相当的投资价值。而且,目前中国上证指数整体市盈率不足15倍,四大国有商业银行股票的市盈率甚至久久徘徊于7倍左右。对目前经济蓬勃向好的中国来说,这样的市盈率远远谈不上高,这样的上市公司所支撑的股市,即使不“牛气冲天”,也绝不应该“熊霸全球”。股市的持续低迷,实在难以怪罪到上市公司质量的头上。

第四,监管政策的制度性缺陷才是造成股市持续低迷的深层次原因。既然以上三个因素都无法解释股市的不振,政策的影响自然就是股市持续下跌的唯一合理解释。事实上,货币政策的不稳定性和监管政策的制度性缺陷都会对股市造成极大影响,但人们普遍能够看到货币政策不稳定对股市的扰动,却往往忽视了监管政策的制度性缺陷才是导致股市持续低迷的深层次原因。不对股市监管进行制度性反思,中国股市就永无抬头之日。

【下一页】股市监管政策与制度性缺陷因素分析

相关专题:

百位专家探索中国股市新政
订阅

推荐微博

换一换
注册微博
[责任编辑:parryzhang]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如果你对财经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热点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