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财经财经 > 产业 > 其他行业 > 正文

小微新政:中小企业能否走出困局

2011年11月30日11:34财经国家周刊王丽娟 杜涛我要评论(0)
字号:T|T

自10月12日国务院推出支持小微企业发展的9条财税、金融政策大礼包之后,后续政策细则陆续落地: 10月25日,银监会下发了“银十条”的补充通知,内容涉及小微企业贷款平均增速、增量、金融服务机构准入和小微企业贷款专项金融债等多个方面; 11月17日,财政部和国家发改委联合发布通知,决定从2012年1月1日至2014年12月31日,对小微企业免征管理类、登记类、证照类等22项行政事业性收费。

新政不仅让小微企业看到了曙光,也令一些中小型银行更明确了发展小微企业的战略定位。

同时,随着财政部在财政方面对小微企业的支持,货币政策也开始出现局部宽松的趋势。

减税空间

在外界看来,10月12日国务院常务会议出台的扶持小微企业的“国九条”政策,减轻小微企业税负,给小微企业发展创造了更为有利的政策环境。

“国九条”在财政税收政策方面提出,加大对小微企业税收扶持力度;支持金融机构加强对小微企业的金融服务;扩大中小企业专项资金规模,更多运用间接方式扶持小微企业。

其中,加大对小型微型企业税收扶持力度,体现在提高小微企业增值税和营业税起征点:将小微企业减半征收企业所得税政策,延长至2015年底并扩大范围;将符合条件的国家中小企业公共技术服务示范平台纳入科技开发用品进口税收优惠政策范围。

另外,销售货物的增值税的起征点幅度调整为月销售额5000~20000元;销售应税劳务的,增值税起征点的幅度调整为月销售额5000~20000元;按次纳税的,提高为每次(日)销售额300~500元。

在营业税方面,按期纳税的,起征点的幅度提高为月营业额5000~20000元,此前为1000~5000元;按次纳税的营业税,提高为每次(日)营业额300~500元,此前为每次(日)营业额100元。

“增值税和营业税起征点提高,对小微企业具有明显的针对性,将直接缓解这类企业生存难的状况,相信可以起到立竿见影的效果。”有业内人士分析说。

据接近财政部人士透露,财政部正在对全国的小微企业现况进行调研,不久将会有新的扶持政策颁布。

从10月中旬开始,工信部中小企业司副司长王建(微博)翔与国家发改委、人民银行等有关部门负责人,对广东、福建等地中小企业生产经营情况进行调研后表示,加工制造业的微小企业利润率已特别低,各个环节的成本上升正在给传统行业造成很大的压力。他认为,“当前仍然有减税的政策空间。”

金融债疾行

除了财政支持之外,金融支持小型微型企业发展的政策措施包括,加大对小型微型企业的信贷支持;清理纠正金融服务不合理收费,切实降低企业融资的实际成本;拓宽小型微型企业融资渠道;细化对小型微型企业金融服务的差异化监管政策;促进小金融机构改革与发展;在规范管理、防范风险的基础上促进民间借贷健康发展。

10月25日,银监会下发了“银十条”的补充通知,即银监会关于支持商业银行进一步改进小微型企业金融服务的十项措施中,目前成效最快的是发行小微企业专项金融债。

目前民生银行浦发银行兴业银行总计1100亿元的专项金融债已获银监会批准,正待央行的批准。据记者了解,在银监会排队等待审批的银行亦不在少数,其中不仅包括深发展这样的股份制商业银行,也包括包商银行、哈尔滨银行、杭州银行等城商行。

据本刊记者不完全统计,包括已经获批和等待审批的专项金融债,有望达到1500亿元的规模。

银监会银行监管二部主任肖远企在政策发布的通气会上表示,小微企业专项金融债不设额度上限,只要符合相关条件即可申请发行。申请发行专项金融债的银行,除需满足金融债发行相关法律法规及审慎性监管要求外,还须达到小型微型企业贷款实现“两个不低于”(增速不低于全部贷款平均增速,增量不低于上年)的标准。

银监会要求银行发行金融债所筹资金全部用于发放小微企业贷款,对应单户授信总额在500万元(含)以下的小威企业贷款在计算“小微企业调整后存贷比”时,可在分子项中予以扣除。

这样的政策措施对存贷比压力较大的银行充满吸引力。以拔得小微企业专项金融债发行头筹的民生银行为例,该行三季度服务于小微企业贷款的“商贷通”受制于存贷比偏高的影响,前三季度34.73%的小微企业贷款增速明显低于上半年的50%。据华泰联合证券推算,民生银行三季末的存贷比已经超过75%的监管红线。

对于一些城商行来讲,尽管存贷比压力不大,但是信贷额度受控的流动性压力也限制了小微企业贷款。以包商银行为例,该行存贷比在50%左右,明显低于监管红线,但受贷款规模调整,该行小微企业贷款满足率只有50%。

虽然银监会出台政策允许符合要求的银行发行小企业专项金融债,而且金融债所对应的小企业贷款不占存贷比,但央行在贷款规模管控方面要求银行贷款增量不得高于上年同期增量的90%,这样即使是银行通过发行小企业金融债募集到了专项资金,但由于规模管控银行还是无法将资金投放给小微企业。因此,哈尔滨银行的上述负责人建议,希望允许银行在利用小企业金融债所募集的专项资金对小企业发放贷款时不受规模控制。

选择性宽松

除了从创新金融债的角度来缓解小微企业融资难的现状,央行亦开始有选择性地放松信贷控制,增加市场的流动性供给。

央行公布的10月金融统计数据显示,10月当月人民币贷款增加5868亿元,同比多增175亿元,环比9月多增1100多亿元,创下4个月来的新高。

市场分析认为,往年10月新增贷款大都只有9月的一半,四个季度的信贷规模分布比例在3:3:2:2,而今年的分布比例可能会在3:2:2:3,这样的数据变化反映出央行在年末放松信贷的信号明显,政策微调开始显现,不排除适度下调存款准备金率的可能性。

针对小微企业的信贷支持政策已经开始从局部放松信贷政策了。据本刊记者了解,10月份,已有部分银行在监管指标合格的基础上,在合理范围内适当放松信贷投放,但增加的贷款主要投向中小企业。

接近监管层人士向记者表示,这次对小微企业的定向宽松政策或将带来更多的对中小银行的定向宽松政策。

补充通知对于小型微型企业授信客户数占该行辖内所有企业授信客户数以及最近6个月月末平均小型微型企业授信余额占该行辖内企业授信余额达到一定比例以上,并且达到各银监局综合评估标准的商业银行,可允许其一次同时筹建多家同城支行。

“我们目前最大的问题就是网点不足。”包商银行鄂尔多斯分行的一位负责人指出,该行在鄂尔多斯地区只有一家分支机构,但是服务的小微企业客户近8000户,柜台压力很大。

11月18日,中国人民银行研究生部教务处处长张睿在某机构举办的银行业战略发展峰会上表示,中国金融体系中,大银行和高端市场不缺金融服务,应该大力发展微型金融和微型金融机构。并提出了三项建议,一是市场定位一定要准确,二是产品设计要细分到极致,三是要具备信息优势。

但是,由于“银十条”对应的细则还有一些尚待落实,部分城商行在积极推进小微企业贷款的同时,亦抱有谨慎的期待。

银监会要求银行重点加大对单户授信总额500万元(含)以下小微企业的信贷支持,并在机构准入、资本补充、资本占用、不良贷款容忍度和贷款收费等方面,对银行开展小微企业金融服务提出了具体的差别化监管和激励政策。

“其实我们最大的期待是对银监会称之为‘差别化监管’的这项政策。因为我们作为城商行,在网点扩张、资本金等方面一直存在压力,如果真的能够实现与大型银行的差别化监管,那还是很值得欣喜的事情。我们希望能够尽快落实下去。”包商银行战略规划处一位人士说。

在“银十条”中不乏一些“满足一定条件下”、“适当提高容忍度”这样的用语,被业界视为没有量化指标,较难测算具体的影响,缺乏一定的可操作性。

中国中小企业协会会长李子彬认为,对于小微企业贷款应该与其他公司类贷款分开来看,分开下指标,单独考核。但是目前还没做到这一步,要真正做到这一步是需要做很大调整的。这其中包括国有商业银行思想上的转变,人员结构上的调整以及地方政府风险补偿机制的建立。

配套政策落地

解决小微企业经营困境是个长跑,国务院的发令枪响后,一系列的地方政府、金融机构的配套政策也有待落实。

白景明表示,从财税来说未来还有更多财税政策来扶持中小微企业发展。比如营业税改征增值税试点已经正式推出,2012年1月在上海实施,预计在“十二五”期间将全部推开。届时对中小微企业甚至部分行业都有非常好的减负效果。第二就是扩大专项资金规模。中央和地方同时投入专项资金来扶持小微企业发展。

同时,白景明认为,要考虑中小微企业的长远发展,要有和我们国家经济实力相匹配的政策来支持中小微企业度过难关和促进未来的发展,减税费问题也要根据国家的财力量力而行,同时结构性减税并不意味着大幅减税,毕竟还要支出,比如保民生等。

除了财税政策的减负之外,金融政策对小微企业的输血也需要更好的配套政策落实下去。

央行副行长胡晓炼近日在山东、吉林两省调研期间公开表示,要在宏观审慎政策框架内,根据各金融机构资本充足率、经营稳健性状况以及执行国家信贷政策情况,对调控参数进行调整优化,并对主要服务上述领域的中小金融机构适当倾斜,支持资本充足率较高、资产质量较好、法人治理结构完善、信贷政策执行有力的中小金融机构业务发展。

对此,李子彬认为,鼓励中小金融机构加大支持小微企业的信贷力度,还需要建立起小微企业贷款的风险补偿机制。在解决小微企业融资难的问题上,既需要商业银行本身的努力,也需要监管部门尤其是地方政府的支持。“在这方面,地方政府、银行、银监会在很多事情上药明确要求,督促考核。” 北大国家研究院联合阿里巴巴集团的调研报告中建议,进一步扶持服务于小企业特别是微型企业的金融机构快速发展,鼓励其进行经营模式创新、产品创新、信贷技术和理念的创新。

从长远发展趋势来看,“小微企业融资的大批量解决,需要当前国家完备的征信体系、银行先进的数据系统、相关监管法规制度等相配合。因为只有进行批量的数据挖掘,才能大大降低商业银行的小微企业成本,节省人力、物力,并最终提高效率,形成可持续的盈利增长。”符文忠指出。

而在巴克莱新兴市场亚洲部总裁兼首席经济学家黄益平看来,小微企业融资难的核心问题是利率管制。

黄益平撰文指出,最近政府所提出的解决中小企业融资难的对策,包括容忍较高的不良贷款比例,增加对中小企业尤其是微型企业的贷款等等,依然是治标不治本。正规部门利率过低,政府干预信贷分配,许多中小企业被排斥在正规渠道之外,而民间借贷资金成本畸高,进一步加剧了中小企业的财务困难。因此,解决融资难的根本之道在于推进金融改革。

推荐微博:

注册微博
[责任编辑:xanthewang]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如果你对财经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热点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