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财经财经 > 财经新闻 > G20戛纳峰会 > 正文

G20峰会后传:未解的乱局

字号:T|T

尽管欧债危机全面解决方案占据了二十国集团(G20)领导人戛纳峰会的主要日程。但峰会结束后,包括希腊、意大利等国在内的欧债危机核心国家仍面临未解难题。

与此同时,中国出手“援欧”的问题,依旧会在国际上备受瞩目。因而,希腊、意大利、中国这三国的一举一动,必将在峰会后引发全球关注。

希腊:政局难破解

迫于各方压力,希腊总理帕潘德里欧最终放弃就欧元区全面救援方案进行全民公投的决定,并在4日的议会信任投票中惊险过关。为了打破僵局。

6日,希腊领导人们又开始了第二天的商讨,或者说“扯皮”:帕潘德里欧认为,只有一个至少执政几个月的联合政府才能令希腊在债务违约前,保证从其他国际贷款机构那儿获得一条财政命脉,稳定地走上国家救援的道路。

但由萨马拉斯领导的保守反对派直截了当地拒绝了帕潘德里欧的计划,替代方案则是提前举行大选,要求帕潘德里欧辞职。“新的政府缺乏明确的使命,新民主党不会加入新政府。”他再次呼吁立即选举。

“即使是现在,我们仍希望萨马拉斯改变立场。”希腊政府副发言人托尔卡萨称,“国家无法承受无政府状态,我们在浪费时间。”

希腊总统帕普利亚斯也在6日同萨马拉斯会面商讨相关事宜,游说反对派克服困难,合作解决这场破坏了希腊国际信用的危机。

此前欧洲理事会主席范龙佩曾表示,希腊主要政党都支持救助方案是发放援助资金的条件之一。分析称,而现在缺少反对派的支持,就算组成联合政府也无法保证能获得下一笔80亿欧元的援助资金。

欧洲媒体纷纷刊登对于两党协商可能出现的各种分歧的担忧,希腊媒体《Kathimerini》称之为“在泰坦尼克号上讨价还价”。

“在默克尔和萨科齐的眼中,帕潘德里欧已经没有什么可信度了。”彼得森研究所国际经济研究院的科尔科加达认为,“希腊需要一张新面孔面对世界。”

目前,帕潘德里欧的内阁正在同小党派接触,多方寻求支持,预计财政部部长韦尼泽洛斯将在联合政府中担任领导角色。

而根据希腊最新民意调查显示,不少希腊人赞成帕潘德里欧提出的长期联合政府方案。报纸《Proto Thema》的一项民调显示,有52%的希腊公众支持联合政府的方案,36%的人希望提前大选。

意大利:改革受监督

同希腊总理帕潘德里欧一样,意大利总理贝卢斯科尼本身也成为导致意大利危机的重要因素之一。不过,相比于希腊,拥有1.9万亿欧元巨额债务的欧元区第三大经济体,其对全球经济的影响力远超希腊。

尽管贝卢斯科尼在G20戛纳峰会结束时称已提请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和欧盟监督意大利改革计划的具体实施。但鉴于贝卢斯科尼此前在改革问题上一拖再拖的表现,外界对其推行改革的积极性无甚信心,要求其下台的呼声空前高涨。

事实上,按照欧盟各国的要求,贝卢斯科尼本应在G20峰会前就开始推行涉及养老金、私有化以及就业市场的改革,以刺激经济,提振投资者信心。但前去参加G20峰会的贝卢斯科尼并未履约。

而在今年8月,作为欧洲央行提供援助的交换条件,贝卢斯科尼就曾承诺加快推动就业以及福利体系改革。

贝卢斯科尼在国内也遭到诸多压力和质疑。目前欧洲央行在市场上购买意大利国债,4日意大利国债收益率达到6.4%,已接近希腊、爱尔兰等接受援助国的水平。根据英国《金融时报》统计,从今年8月开始,欧洲央行已经购买了约700亿欧元意大利国债,而未来一年内意大利仍需融资3000亿欧元左右。

如此债台高筑,贝卢斯科尼仍对外宣称意大利不需要IMF提供资金援助。“意大利国债收益率被推高,原因是欧元受到冲击。”贝卢斯科尼说,意大利没有危机感。

贝卢斯科尼的这番话,令意大利财政部部长特雷蒙蒂大怒,其公开称,意大利和欧洲市场的问题就是贝卢斯科尼导致的,如果他不离开的话,将导致一场灾难。

《金融时报》评论称,虽然意大利答应了欧洲和G20的改革建议,息差依然高居不下。IMF监控意大利政府是一件好事,但若贝卢斯科尼仍是总理,就仍有很高风险。因为,贝卢斯科尼在意大利政坛20年,从来没有成功推动过改革,他在这方面缺乏公信力。

5日,来自意大利全国的民众聚集在罗马市中心广场,批评贝卢斯科尼处理国家债务危机不力,呼吁其下台,立即举行大选。

中国:“援欧”引关注

诉愿纷繁众多的二十国集团(G20)峰会,最终还是被希腊“抢占”了绝大部分时间和绝大多数媒体的注意力。希腊总理帕潘德里欧的一言一行,以及法国总统萨科齐在新闻发布会上针对希腊的强硬态度,成为G20媒体中心内“法式大餐”餐桌前的热议话题。

然而,中国记者的周围,仍然时常围绕着急切希望了解中国“声音”的外国同行。他们不停地到处打听中国代表团是否会有新闻发布会,他们对中国是否会响应萨科齐在峰会前公开向中国发出的救助“企求”、人民币汇率、中国将如何对平衡全球经济做进一步努力等问题极其关注。

一些G20问题的研究专家更是密切关注中国在此次G20峰会上的身影和“声音”,甚至中国领导人脸上的表情。当听到萨科齐在新闻发布会上承认人民币不久的将来就会成为储备货币时,加拿大多伦多大学G20研究中心理事长安道远(Alan Alexandroff)用生硬的中文对《第一财经微博)日报》记者说:“你瞧,我是(要成为)中国通,因为中国是世界的未来。”

安道远认为,中国政府一直以来对G20峰会的支持非常积极和有成效,“在未来,敦促IMF(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及世界银行改革、货币体系改革,作为全球第二大经济体,中国都已经积极参与其中,而且其角色的重要性将毫无疑问越来越凸显。”

对于中国是否会向欧洲金融稳定基金(EFSF)注资的问题,国家主席胡锦涛在赴戛纳参加峰会前已经明确表示,他相信欧洲有能力和智慧解决自己的问题。而根据G20峰会最后达成的共识,二十国都同意在明年2月向IMF注资。因此,中国是否会如有些经济学家判断的那样,拿出1000亿美元或者相当数额的资金救助欧洲,依然悬而未决。

安道远分析,中国应该会对EFSF提供一定的援助。“尽管我也清楚,这其中有很多争议。因为中国自身有很多需求需要满足,但是随着中国在全球经济中扮演的角色越来越重要,因此,对欧洲的援助是比较顺理成章的。”

在G20峰会上,同样涉及EFSF注资问题的日本就明确表示,希望获得更多诸如资金安全保障等细则之后再来考虑这个问题。

安道远认为,中国也会对此非常慎重。同时他也很明确,欧盟有能力救助自己。“主要的救援当然应该来自欧洲,如德国、荷兰和其他国家。但是目前欧元区动荡不安的情况,会影响到中国。”他说,“欧洲是中国最大出口地,这也是从中国的利益考虑,使欧洲的危机得到控制,而不会再次陷入经济衰退中,否则这对中国也不利。”

而美国斯坦利基金组织的G20研究专家肖大卫(David Shorr)则向本报记者表述了他对中国未来在全球扮演的重要角色的看法。

“一般来说,我们谈论很多中国作为一个负责任的大国,每次对全球经济的贡献,对国际上出现的问题提供帮助是一件好事情。然而,同样重要,甚至更为重要的是,需要中国在平衡全球经济方面做出更大努力。我相信,全球的目光都在关注(这一点),特别是希望中国能够刺激国内的消费。”

事实上,中国正在尽一切可能刺激消费,扩大进口。商务部部长陈德铭在G20峰会期间接受包括本报在内的三家中国媒体采访时说:“我们要调整国民收入结构,增加中等收入人群的数量,要完善社会保障体系,要建更多保障性安居房,因为住房是拉动消费最大的一块;还有完善城乡市场,安全消费;发展新兴商业,如网上购物,国务院最近对这些行业进行了减税;另外,还要培育新的消费领域,实现可持续性消费,包括旧物回收后综合利用等等。”

他还表示,中国只有在扩大消费的前提下,才能扩大进口,参与市场,国内企业内销也能得到合理增长。

相关专题:

G20戛纳峰会
订阅

推荐微博:

注册微博
[责任编辑:zhiweiyuan]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如果你对财经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热点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