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财经财经 > 财经新闻 > 国际综合 > 正文

《金融时报》社评:G20当务之急是控制危机

2011年11月03日08:12新华网
字号:T|T

《金融时报》社评:G20当务之急是控制危机

英国《金融时报》3日就即将召开的二十国集团领导人峰会发表社评,题为“G20当务之急是控制危机”。以下是这篇社评的全文。

  当尼古拉 萨科齐(Nicolas Sarkozy)启动法国的20国集团(G20)主席国任期时,他选定的口号是“新世界、新观念”(New World, New Ideas)。当时,他的雄心是让戛纳峰会成为新的布雷顿森林(Bretton Woods)会议,在这场峰会上对全球经济治理和国际货币体系进行重新设计。无论这些计划多么值得称道,它们都应当推迟到更合适的时候。在市场陷入动荡、欧元区面临崩溃危险之际,现在只能是关注短期问题的时候。

  正如经合组织(OECD)本周所表明的,围绕世界经济短期前景的不确定性,已在近几个月戏剧性上升。商业和消费者信心转弱,投资决定被推迟,家庭支出受到资产价格下降和就业市场萎靡不振的影响。据OECD预测,短期内美国的国内生产总值(GDP)增长将偏弱,而欧元区部分国家的GDP增长还可能跌至轻度负值。即便是新兴市场经济体也将经历低于趋势的增长率。

  这种阴暗前景在很大程度上可归咎于政策制定不力。美国国会围绕赤字削减计划和政府举债上限喋喋不休地争论,这无异于美国竭尽全力要在戛纳赢得“最无能决策”的金棕榈奖。但是,欧元区各国领导人抢先一步、摘得了这个并不令人钦羡的桂冠他们让希腊债务危机失控,使其威胁到欧元区的完整性。这个错误将为未来的历史学家们所鄙视。

  出于这个理由,欧洲以外的领导人必须向欧洲同行喊话,让对方听到自己的声音。从经济视角看,欧元区拥有自行解决债务危机的实力,不需要任何外部帮助。欧元区必须自救。20世纪伊始,巴尔干一个小国引发了世界大战。绝不能让历史在21世纪重复自己。如果希腊这样的小国也能变成这么大的威胁,那就说明全球经济有一些深层次的问题。

  更大的问题在于较大的几个全球经济体出现一连串协调失灵,影响到货币、财政和汇率政策。作为世界领导人的一个独特会议平台,G20是解决这些问题的合适场合。下一次峰会要到2012年6月才会举行,因此现在必须做出果断的决策。

  第一个问题必然涉及汇率。尽管以往的峰会有效地防止了世界经济陷入以邻为壑的关税战浩劫,但保护主义正以汇率操纵的形态悄悄重现。为使赤字国家的需求在短期内得到维持,为使全球失衡在中远期得到缓解,拥有独立货币的盈余国家应当停止尽一切可能压低本币汇率的做法。

  正如日本制造商所深知的,让货币升值是一个非常痛苦的过程。然而,这个问题能够以一种相对不那么有害、而且(最重要的是)更有效的方式得到解决。更好的战略是推行更加积极的货币政策,就像美联储(Fed)在美国正在做的。日本央行(BoJ)和欧洲央行(ECB)应当效仿。欧洲央行应当降低利率,而日本央行应当扩大资产购买规模。这将支持全球需求,而且对欧洲来说,还有助于掌控主权债务处境脆弱的局面(如西班牙和意大利的情况),这些局面正在破坏欧元区乃至世界经济的稳定。

  在条件允许的情况下,扩张性货币政策应当得到财政刺激措施的配合。目前各国计划在2012年进行大量的财政紧缩,鉴于世界经济的糟糕前景,这些紧缩的力度超出必要水平。盈余国家应当同意提高其公共支出水平。中国必须迈出具体步伐,转向由消费推动增长的模式,而德国应当停止扮演“施瓦本主妇”(Swabian housewife)的角色,不要只关心自己的储蓄、而不顾自己居住的村庄已经起火。就美国而言,短期内需要更多刺激措施,尽管这必须与一套可信的长期减赤计划相结合。

  对全球经济来说,明年的形势可能相当糟糕。自2008年G20峰会以来,局面从未像现在这样利害攸关。世界领导人必须勇敢迎接挑战,采取果敢行动。否则,戛纳峰会可能会在史书中被记为一次“充满遗憾的盛会”。(新华国际)

推荐微博:

注册微博
如果你对财经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热点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