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财经财经 > 美股 > 欧洲股市 > 正文

欧元区为何一定不能放弃希腊

字号:T|T

欧元区为何一定不能放弃希腊

希腊深陷债务危机。 CFP

  【财新网(微博)】(特约作者 Padhraic Garvey)在过去几年中, 欧元区债务危机一直是人们关注的焦点, 而欧洲货币联盟(EMU)的无能致使联盟内部管理问题愈演愈烈,随时有可能将目前欧洲的金融体系拖垮。欧元区解体的危机目前仍然比较严重,而该风险也自2010年初危机爆发以来不断增加。自那时候起,希腊、爱尔兰和葡萄牙三个规模较小的债务国已经相继向其他的欧洲盟国以及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求援。而近期,意大利和西班牙两个经济规模更大的欧元区国家也不得不请求欧洲央行帮助购买政府债券。

  每次欧元区国家政策制定者们匆匆制定出一个救助方案,救援都来得太少太迟,更恼人的是,这将欧洲货币联盟体系带入了更深的危机。不过,欧元区成员国之间也达成了一些共识。欧元区国家向希腊提供贷款就是很重要的第一步。其后,欧洲金融稳定基金(EFSF)的成立为处于困境中的欧洲国家提供了必要的资金支持。然而,上述两个救助方案的资金都必须在现有规模上翻倍才足以平息市场对更可靠救助方案的需求。

  与此同时,欧洲央行正在不情愿地购买陷入困境的欧元区成员国国债,在整个危机中仿佛扮演了巨型“创可贴”的作用。被称为“证券市场购入”的计划由于意大利债券承受巨大压力在近期被重新启动。购买意大利公债是欧洲央行做出的一个重大决定,这被认为是欧洲央行试图援助世界第三大或者欧元区最大债券市场的举措。假定欧洲央行现在的购买速度继续下去,将在约两年后拥有整个意大利公债市场。在欧洲政客们不断挣扎试图寻找解决债务危机的方案的过程中,欧洲央行目前正处于这一颇为尴尬的境地。

  欧元区首脑在最近摊牌时达成了若干共识。首先,将希腊政府债券减少五成。第二,欧洲的银行体系必须做好充分准备应对目前甚至更糟状况,因此该地区的银行需要在2012年中达到9%左右的核心资本充足率。第三,欧洲金融稳定基金的规模需要扩大,以使其具备比目前强大得多的能力。第四,欧洲央行的“证券市场购入” 的计划仍需继续,并准备在必要时购买欧元区政府债券。欧洲央行继续购买债券尤其是意大利债券是很重要的。同时,欧盟领导人的计划有待进一步阐明并有效推行。若然如此,我们有望在2011剩余的日子里看到欧元区情况好转。

  然而,这并不是危机的结束, 而是意味着2012年及往后的日子将会是艰难的。除却以上提到的要点,还需解决另外两个重要的问题。这两个是结构性的问题,因此也需要更长的时间来解决并逐渐使其发挥作用。第一点是竞争力的问题。在一个单一货币环境中生存,必须具备足够的竞争力。自加入欧洲货币联盟以来,希腊的单位劳工成本已飙升了65%,而在德国这一数据却稍有下降。希腊需要控制甚至降低工资水平,同时/或者提高生产力以成为欧洲货币联盟更可靠的成员。否则,十年后我们将再次面临同样的问题。

  第二点是中期的需要,是建立一个更加可信的财政联盟,最好各国拥有统一的国债发行政策。要实现这点也绝非易事。这要求德国对希腊国债承担起更多的义务,事实上意味着德国和希腊两国共同为希腊国债提供担保。这个要求可能超乎寻常,但是必须推行类似措施才能确保我们今后不会再陷入类似的危机。重要的是这个危机只能发生一次。欧洲核心国家将不会容忍类似情况在未来十年内再次发生,因此提高希腊自身竞争力是建立其他任何财政转移联盟的前提。

  那么这将把我们带向何处? 欧元区的政治家们已经提供一个宏大的解决方案。目前市场已经对危机感到厌倦,这个方案有望为市场缓解紧张情绪。然而,危机将可能延续到2012年而且在好转之前有加剧的风险。即便如此, 希腊仍然不可能脱离欧洲货币联盟。阻止希腊脱离联盟的政治意愿非常强烈,不仅来自联盟核心成员国,同时也来自希腊自身。只要这个前提不变,欧洲货币联盟保持完整,债务危机则应通过上述方案得到解决。

  若欧元区政治家们能够成功地安抚市场,将对全球市场和亚洲产生正面的作用。对系统的风险和欧洲衰退的风险也将随之降低。尽管这并不足以对亚洲产生正面的直接影响,但无疑可以使欧元区债务风险对亚洲的负面冲击降低。一些规模较小的欧洲货币联盟成员国由于采取紧缩政策经济可能会保持疲软,但规模大的欧洲经济体将可能在该市场环境下实现增长,德国还可能迎来经济的重新起飞。

  即便如此,哪怕欧洲货币联盟在相对积极的环境下得以安然渡过危机,联盟仍面临显著的既有风险。其中最重要的风险就是由于欧洲金融稳定基金为困境中的欧元区边缘国家提供援助贷款而产生的债务有可能会被转嫁到AAA评级的欧洲货币联盟成员国身上。这些贷款直接使得向债务国提供援助的欧洲核心国家自身公共债务占国内生产总值比例上升,从而导致他们的信用风险恶化。其中, AAA发行人中相对较弱的法国将受到最大冲击。欧洲金融稳定基金的启动将使得法国的债务与国内生产总值的比率达到九十年代中期的水平,并威胁它的AAA评级。

  即便如此,比起希腊脱离欧洲货币联盟也要来得好一些。如果希腊真的脱离联盟,德拉克马可能会对欧元贬值65%,严重地破坏海外投资者在希腊的净投资。银行资产和负债及希腊国债将重新由德拉克马定价,这将对海外的投资者造成巨大打击。此外,希腊国债减值将无疑是雪上加霜。

  而这才刚刚是问题的开始。希腊的银行系统可能崩溃,可能需要国有化和/或资本重组。希腊经济可能在第一年缩水10%,此后再衰减10%。另外,还需要看到,其危机将蔓延至其他欧元区国家。对银行系统的冲击可能导致欧洲股市崩溃,并可能需要关闭证券交易数日以稳定局势。

  涉及全球金融系统的冲击波可能也会对亚洲的证券市场带来严重的下行压力。欧元区首次失去其成员国后,市场避险情绪可能会持续数周之久。令人担忧的是,如果希腊可以脱离欧洲货币联盟,那么葡萄牙或爱尔兰也可能会步其后尘。最坏的情况是,意大利迫于压力成为可能退出欧元区的另一个候选国,而这将意味着欧洲货币联盟的解体。

  任何一个成员国退出欧洲货币联盟将是一场噩梦。危机将接踵而至,我们将陷入未知的险境,投资者对金融市场 出现最差情形充满恐惧。这可能导致全球金融体系在一段时间内停滞不前。正因为如此,我们认为这种情形不会发生。我们认为唯一的风险是希腊自行决定脱离欧洲货币联盟。如果希腊决定走上这条道路,我们将别无选择,只能准备应付随之而来的后果。

  (作者为ING银行全球发达市场债券和利率策略主管)

推荐微博:

注册微博
[责任编辑:ripleyyu]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如果你对财经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热点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