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财经财经 > 财经新闻 > 温州民间借贷危机 > 正文

鄂尔多斯2200亿民间资本难禁 年利息30%诱惑

字号:T|T

房地产:高利贷主要流向

然而,今年9月,杜平没有像往常一样结到利息。“我被骗了,你们放在我这里的钱可能收不回来了。”9月底,杜平及其亲友陆续接到刘梅的电话。

全民高利贷狂欢,这是最可怕的金融风险。在知名经济评论人叶檀(微博)眼中,鄂尔多斯正是全民高利贷的经典案例,而且鄂尔多斯今天的资金模式比起20年前的温州模式,危害和风险都更大。

杜平万万没想到,他会与因非法吸收公众存款近10亿元、已被当地公安局立案侦查的苏叶女扯上关系。连接他俩的正是刘梅,她曾向苏叶女借出800余万元,月息高达4.5~5分。

10月20日上午,《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以债权人身份从东胜区公安局经济侦查大队了解到,刘梅已就苏叶女非法吸收存款报案。

然而,记者拨通了杜平提供的刘梅手机时,得知与债务事宜有关后,刘梅接连说,“打错了,我不是。”

“她现在很敏感,债主几乎天天找她,甚至有人威胁她孩子的安全,现在她也是有家难回,我也已经有些日子没见她了。”杜平说。

“房地产。”对于巨额资金的流向,杜平言简意赅,“(刘梅的)2000多万,除借给苏叶女800多万,还有一部分借给了其他房地产商。”

当地一位企业家在与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交流时表示,近几年随着国家能源政策收紧,煤矿整合,民间资本参与煤矿投资的难度增加,而投资回报率不低的房地产业,已经成为民间资本的主要流向。

对于民间资本的规模,鄂尔多斯市相关部门向记者表示,具体数字很难统计。

“近几年,由于房价持续上涨,房地产业成为民间资本投资的主要选择之一。”日前,一份由住建部政策研究中心、高和投资完成的《民间资本与房地产业发展研究报告》中测算,鄂尔多斯民间资本量达到约2200亿元,今后规模还将增长。

纠结:民间借贷与银行贷款

伴随民间资本投资房地产规模的不断扩大,其投资形式逐步从需求端转向供应端,如投资开发房地产、为房地产开发商提供过桥贷款等。

在《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获得的一份由住建部政策研究中心、高和投资完成的关于鄂尔多斯《中国民间资本投资调研报告》中显示,截至今年2月底,鄂尔多斯银行系统房地产开发贷款余额仅59.7亿元。在360.7亿元的投资规模中,不到16.55%。

如今,鄂市的房地产行业资金链条已脆弱不堪。9月24日,鄂尔多斯市中富房地产开发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中富地产)法定代表人王福金自杀身亡,揭开了鄂尔多斯民间借贷和房地产开发之间的紧密关联。

高和投资董事长苏鑫表示,中国房地产中直接融资不足10%,80%以上资金来自银行,使得房地产的行业风险很容易传导到整个金融系统,一旦出现问题,甚至会牵扯社会经济。

在某国有银行鄂尔多斯分行工作10年的一位老员工告诉记者,“招商银行华夏银行中信银行浦发银行纷纷进驻,新进来的银行不少都以50万元年薪挖人,不过要完成揽储任务才能拿到全额,压力很大。”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从该市东胜区金融办获悉,截至7月底,鄂尔多斯市银行的本外地存款余额为1930.46亿元,其中东胜区存款余额为1125.12亿元;同期,鄂尔多斯市银行贷款额为1806.84亿元,其中东胜区贷款额为1148.78亿元。

从上述数据不难看出,东胜区的贷款额大于存款额,资金最为活跃。叶檀分析认为,鄂尔多斯是一个资金量大且投资需求十分旺盛的城市,这里的现金流要比一般城市的平均值高出很多。

“自今年4月份以来,鄂尔多斯的中小企业,特别是房地产行业,确实很难从银行再获得贷款。”当地一位商人向记者表示,这与四大银行在鄂尔多斯的信贷额度有关,有限的贷款额度,遇上了经济快速发展的鄂尔多斯,每年2月份刚过,银行的贷款额度可能就已被用完。

一位当地开发商解释说:“没有办法,银行不放贷,只能从民间借贷。”从事贷款担保中介的董女士也表示:“即使是有资格的中小企业,目前从银行贷款也比较困难,因为银行的贷款额度基本都用完了。”

因此,房地产企业急于寻求新的融资渠道,弥补资金缺口。

上述商人认为,煤矿整合后,大量中小型企业老板更加关注房地产,因为银行贷款有限,他们选择民间借贷,即使利息高于银行贷款,但如资金能正常流动周转,盈利率对他们来说还是不低。

负责处理中富地产债务的一位人士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开发商借的钱已经变成钢筋水泥,卖不出去;老百姓手里的钱都借给开发商建了房,房卖不出去,钱还不了老百姓,老百姓就不能买房,“(资金)没有流动性,只能顶死”。

前景:民间借贷或难消失

信贷紧缩的背景下,依靠民间借贷资金维持运转的鄂尔多斯房地产,陷入了前所未有的资金焦渴中。

《民间资本与房地产业发展研究报告》显示,由于中小民营企业很难通过一般金融渠道融资,由此催生了大量小额贷款公司、典当行、担保公司、地下钱庄等民间金融机构。

报告显示,在温州、鄂尔多斯、陕北等地,借贷市场异常发达,鄂尔多斯已经达到全民放贷的地步,月利率高达2%~5%。通过借贷将零散的民间资金聚拢,再投入房地产等高利润行业,民间资本被不断放大。

随着银根收紧,民间资本转为通过“短期放贷”填补地产商的资金缺口。在楼市调控背景下,房地产开发企业自筹资金比重明显加大。

一面是日益紧缩的银行信贷,一面是急需资金的房地产市场,民间借贷乱象丛生便成必然。近日发生的数起房地产资金链断裂事件,更是引发了人们对于鄂尔多斯发展模式的质疑。

“鄂尔多斯当前遇到的问题,其实并不像外界所谣传的那样。”鄂尔多斯当地企业界人士萧峰 (化名)认为,鄂尔多斯房地产资金有所紧张,与国内银根紧缩背景有关,也与近几年鄂尔多斯发展速度过快有关。

在陷入民间借贷舆论漩涡多日后,鄂尔多斯地方政府终于作出正面回应。10月21日上午,该市政府召开了“全市前三季度经济运行及规范金融秩序、促进房地产健康发展情况”新闻发布会。

市政府秘书长奇巴图称,市政府已制订《鄂尔多斯市规范整顿民间借贷活动实施方案》,加强对非法集资的监管和打击力度,保持全市民间借贷的平稳运行。

“全社会各个领域投资规模持续扩张,对资金的需求量急剧增加。但金融业发展相对滞后、信贷投放整体规模小,银行信贷资金不能满足需求,客观上推动了全市民间借贷的发展。”奇巴图这样解释陷入民间借贷困局的原因。

奇巴图表示,对具有一定实力、有土地等资产而暂时出现资金周转困难的企业,政府正在积极协调贷款银行,做到不抽资、不压贷、不上浮利率,并通过转贷、展期等办法,帮助其渡过难关。

他同时称,涉及房地产和民间借贷领域的案件只是个别现象,“民间借贷和房地产领域整体形势平稳、风险可控”。

温州民间借贷事件,让鄂尔多斯的金融形势紧张起来。最普遍的担忧是,民间借贷体系会不会崩溃。在萧峰看来,民间借贷不可能消失,目前来看,也并没有回落的迹象,只是短期内,大家有些信心不足。

日前,鄂尔多斯金融工作办公室相关负责人在接受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采访时表示,民间借贷是自发和隐蔽的行为,政府没有办法对其规模进行监测,温总理对温州的调研,说明中央已经开始对中国的金融体系、金融制度和突显出来的问题进行关注了。

相关专题:

温州民间借贷危机
订阅

推荐微博:

注册微博
[责任编辑:azraelzheng]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如果你对财经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热点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