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财经财经 > 财经新闻 > 宏观经济 > 正文

中国铁路建设“停工潮” 大批高铁项目缺钱停工

2011年10月25日14:29中国经营网我要评论(0)
字号:T|T

中国铁路建设“停工潮” 大批高铁项目缺钱停工

【中国经营网综合报道】中国铁路建设正面临资金短缺,因政府收紧信贷以及7月重大动车追尾事故后政策存在不确定性。

中国铁路建设大面积停工

据华尔街日报消息,一家铁路承建商的高管说,铁路建设单位被迫暂停一万多公里的铁路建设,原因是国家收紧货币政策以及今年7月那场造成多人死亡的动车追尾事故,这两个因素导致了建设资金短缺。这是显示中国雄心勃勃高铁项目遇到了麻烦的最新迹象。

铁路承建商中国中铁隧道集团(China Railway Tunnel Group)的副总工程师王梦恕周三接受采访时说,铁路基建公司正面临“严重问题”,缺乏资金向工人支付工资以及购买原材料。他列举了两点造成这一现象的原因:一是政府为控制通胀而收紧货币政策;二是政府支持铁路项目的政策发生了转变。

王梦恕说,政策的转变是今年7月中国东部城市温州附近发生的动车追尾事故造成的。这是全球迄今为止最为严重的高速客运列车事故之一,事故中两列动车发生追尾,造成40人死亡,近200人受伤。

王梦恕说,停工的项目中,约有一半是列车运行时速在200公里以上的高铁线路。

其他观察人士说,对于高速铁路这一高负债率项目、中国的高铁技术以及中国完成铁路扩张计划的能力,放贷银行越来越持谨慎态度。7月份的那场悲剧,令人对铁道部在中国建设一个规模前所未见的高速铁路网络的能力、以及铁道部执行其它雄心勃勃铁路建设项目的能力,都产生了质疑。由此造成的结果之一是,银行和其他投资者对向中国的铁路项目提供资金一事感到更加担忧。

据王梦恕介绍,全国各地的铁路建设项目(其中在建隧道里程为5,400公里)都已经暂停。资金短缺导致基建单位停止支付工人工资和拖欠供应商的货款。

王梦恕说,包括中铁隧道集团在内的铁路建筑公司面临严重的资金不足问题,我们难以向农民工和自己公司员工支付工资,也难以向水泥、钢铁和其他材料供应商付款。

他说,如果问题不能马上得到合理解决,会造成社会不稳定。他指出,已经发生了数千起工人骚乱事件,比如农民工阻住公司大门或道路。王梦恕说,估计全国铁路项目雇佣了约600万农民工。

《中国日报》周三对铁路建筑公司停工的问题进行了报道,报道也援引了王梦恕的话。

诚然,人们并不清楚有多少项目是在7月温州事故后国务院下令暂停新建项目审批、对现有线路及在建项目进行安全检查后停工的。

《中国日报》在周三的报道中说,资金短缺还开始影响新建道路的施工。据该报援引交通运输部的一份报告报道,今年规划的铁路项目中20%无法按期完工,资金短缺现象可能在第四季度进一步加剧。

据《中国日报》援引该报告报道,一些省份两三个月来都没钱向建筑公司付款,个别项目全部或部分停建。

酝酿退出地方铁路

据媒体消息,除了大型的主干铁路,更多的中型、小型工程则只能面临断炊的命运。同样是缺少资金,从天津到保定全长156公里,设计时速为250公里的津保铁路已经停工数月。

这个铁路原本计划在今年年底完工,但现在看来,连复工都十分遥远。

据调查称,津保铁路规划的投资总额为229.59亿元,截至停工,津保铁路投资仅完成几十亿元,其中大部分为地方政府所出征地拆迁费用。

这意味着,从立项至今,铁道部基本没有对这段铁路进行资金投入。地方负责征地拆迁,铁道部负责投资建设,这原本是目前中国铁路建设最为普遍的模式。

资料显示,津保铁路由天津—霸州段和霸州—保定段组成,而前者则早已建成,只需要接通霸州与保定,这段铁路就能与即将开通的京石客专主干铁路联成网络。

2008年11月22日,铁道部与天津市签署《关于天津铁路建设有关问题的会议纪要》,双方约定,由铁道部、天津市及相关省共同筹资建设天津至秦皇岛客运专线和保霸铁路,并明确将保霸铁路纳入铁道部“十一五”规划。

但如今,铁路是开工了,但没想到却变成了地方的独角戏,原定的主角却不知所踪。

面临着同样命运的还有哈佳(哈尔滨至佳木斯)客专、海南西环客专等,其特点是线路在一省之内,不属于铁道部的“四纵四横”的主干铁路范围,由于重要性较低,在资金紧张之时,首先属于放弃或者缓建之列。

早在今年7月底,更有铁道部有意退出区域铁路建设的消息传出。

在广东,有参与了广东珠三角城际轨道交通项目筹建的铁路系统人士称,铁道部希望在完成该项目穗莞深、莞惠、佛肇三条在建线路后,不再参与今后的其他线路投资。

8月15日,消息得到确认,主营业务为铁路通信设备的上市公司辉煌科技在半年报中披露,铁道部已经下发文件,称未来铁路建设中,铁道部不再牵头融资,“要求由各个铁路局、客专公司和指挥部自行融资”。

在全国,已经开工的还有武汉都市圈城际铁路、长株潭都市圈城际铁路等,以快捷的轨道将省内城市连接起来,这样的想法在地方颇受青睐。但地方政府却未想到,一旦铁道部退出,工程将如何继续。

根据中国铁路“十二五”规划,至2016年,我国将新建城市轨道交通线路89条,总建设里程为2500公里,投资规模达9937.3亿元。

青藏铁路部分隧道停工半年

据经济参考报(微博)消息,24日,青藏铁路公司、中铁第一勘察设计院以及中铁16局等相关人员到铁道部汇报青藏铁路新关角隧道缺钱及施工情况。

工程院院士王梦恕表示,中铁16局和中隧集团在新关角隧道上已经分别投入7亿元和2亿元。因为缺钱,新关角隧道半年前就停工了,职工的工资已经停发半年。

王梦恕表示,因为斜顶之间的平道没有打通,新关角隧道涌水很厉害,现在的工作就是在抽水,不抽水的话就会前功尽弃,每个月光抽水费就需要500万元。

就此事向中铁16局和中隧集团求证,双方均予以否认。

青藏铁路从内地通往拉萨,必经青海省境内的关角山。列车过老关角隧道需要盘山到垂直距离600米的高度后穿越4 .2公里的隧道,再盘山而下。

为缩短列车通过关角山的时间,青藏铁路西宁至格尔木二线标志性工程———新关角隧道于2007年底开工,该隧道全长32.6公里,平均海拔3600米,建设总工期为5年,中铁16局和中隧集团参建,其建成后将使既有线路缩短36.837公里,缩短行车时间2个小时。

“当务之急是拉通隧道,隧道拉通后就不会出现涌水问题,每个月的500万元不用白花了。”王梦恕说。关角山地下水丰富,主要由岩溶裂隙水、构造裂隙水、层间水等组成,并且大变形、坍塌、突涌水、淹井之类的风险较大。

资金问题正严重困扰着中铁16局和中隧集团。中铁16局某高层人士表示,中铁16局在新关角隧道已经垫付7亿多元,后续资金跟不上,影响项目工程进程,现在是骑虎难下。

新关角隧道面临的另一重要问题,就是预算和设计不足,人力成本和材料成本的不断上升也使得预算超标。

在中铁16局自垫资金7亿多元中,有3亿多元用于购买设备,而随着资金的吃紧,供应商的材料、汽油等供给也出现不足。

中隧集团总工程师洪开荣说:“我们有一个项目资金没有到位,目前连高原津贴也没有,承包单位实实在在地承受着巨大的压力。”

中铁16局某高层人士也表示,对新关角隧道的设计存在不足,没有预料到难度会这么大,现在是边设计边施工,去年因为设计方面的变化新增了3000万元的费用,今年就设计方面发生的变化所需新增的费用也已上报铁道部,但是今年这笔费用比去年会增加很多。

“中隧集团的负债率达到80%以上,而中铁16局的负债率则高达90%。”王梦恕表示,当前中隧集团和中铁16局资金链断裂的风险愈加突出。

9月中旬,以工程院士王梦恕为组长、设计大师史玉新等8名专家为组员的铁道部专家组以及铁道部鉴定中心、工管中心、经规院(定额所)等单位齐聚新关角隧道,就新关角隧道涌水处理技术方案召开论证会。专家论证得出的结论是,新关角隧道的施工不能停下来,资金问题需马上解决。

推荐微博:

注册微博
[责任编辑:zhiweiyuan]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如果你对财经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热点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