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财经财经 > 财经新闻 > 宏观经济 > 正文

金三角华商危境:谋求合理商业利益愈加渺茫

2011年10月17日19:14新金融我要评论(0)
字号:T|T

金三角危境,在中国12名船员遇难、一名失踪于湄公河后再次引起关注,金三角区域特殊的跨境政治局势以及错综复杂的地方武装及毒枭势力关系,让案件元凶难浮水面。而对于一些华商而言,在金三角的投资险境和被恐吓遭遇,使他们深刻地体会到,在金三角谋得合理的商业利益将愈加渺茫。

10月14日,中国联合工作组与泰方一道,联合为“10-5”事件中遇难的中国船员举行追悼会。

金融记者 郗岳

风险暗伏

在缅甸近二十年的从商经历,让商人高飞觉得,湄公河中国12名船员遇难、一名失踪事件,并不是一个偶然。

“即使是年轻力壮的小伙子,也不敢自己走夜路。”高飞推测,遇难船只很可能是在金三角缅甸佤邦所辖湄公河区域被劫持,然后漂流到下游泰国所辖水域,而对于推测的事发地点,高飞则非常熟悉。

高飞目前是云南普洱德福经贸有限公司董事长,1993年开始在中缅边境进行木材、宝石等进出口贸易,积累了原始资金,在2002年开始在中缅边境,也就是佤邦(缅甸第二特区)进行橡胶种植园投资。

佤邦是缅甸联邦的重要组成部分,等同于民族地方武装,缅甸中央政府默许该特区拥有贸易自主的优惠政策(甚至包括罂粟贸易)和一定的自治权。一位云南外事公职人员说,在中缅长达1000多公里的边境线上,只有100多公里归缅甸中央政府管辖,其余全部由佤邦、掸邦、克钦邦等民族地方武装和其他毒枭势力所管辖,而这些区域在金三角中占有相当的面积比例。

“这里地势险要、交通闭塞,缅政府军很难深入此处加以控制。不过,缅北各民族虽然享有高度自治,但法制却很不完善,经济也处在无序发展状态。”上述人士说。

常年往来于中缅边境的高飞当然深谙此道,不过他认为自己在佤邦投资橡胶园是有背后中缅政府鼓励政策作支撑的:为积极参与国际禁毒合作,中国政府希望云南省同邻国政府和地方组织开展的罂粟替代种植活动,帮助当地人在经济上摆脱对毒品种植和贸易依赖,同时也为中方提供重要的发展物质。而高飞的橡胶园项目,也是云南省普洱市商务局来牵头实施的。

“当时我们这些搞替代种植的华商认为,既然国内政府和缅甸地方组织都欢迎和支持这个项目,还怕什么?不过现在看来,当时的想法真的太天真。”高飞说。

一份较早的资料显示,2005年至2008年,云南省共组织替代企业198户,累计投资超过13亿元人民币,开展替代项目231个,累计新增替代种植面积达219万亩。

这些数据从侧面反映了华商对于金三角罂粟替代种植项目的趋之若鹜。不过一位常年在金三角从事边境贸易的人士却并不看好。

他举例说,相当一部分项目协议是华商和民族地方武装两方面签署,而没有得到缅甸政府承认,所以在出现经济纠纷后,缅甸政府方面也难以出面予以仲裁。

另一个困难是,替代种植产品丰收后,从金三角运往周边国家的路途中,将经过多个民族武装地区和缅甸中央政府控制区域,如果中间协调不畅的话,会很麻烦,这也加重了运输成本。

危境逃生

然而逐利的天性并没有让缅甸华商们足够意识到上述问题。

2002年,高飞出资600多万元开垦了5000亩橡胶种植地,加上一些资源税和公路等基础设施建设费用一共为1000多万元。不过以当年橡胶市场价每吨3000多元来核算,高飞每亩地的投资总成本为1000多元,而单亩纯利润也是1000多元,利润率则为100%,“而从2002年到现在,橡胶价格已经涨了整整十倍,利润相当可观。”

不过由于橡胶生长周期(6年)较长,很多人特别是缅甸地方组织并不确定橡胶收割后的市场行情,所以高飞出资出技术、佤邦出地的合作模式还进行得比较顺利。

直至2006年,佤邦领导的一些举动才让高飞感到苗头不对。佤邦领导曾许诺免费提供一处楼房让高飞从国内进口日用百货进行销售,但最终却以远远高出当地房租价强硬向高飞收取房租。“当时佤邦领导人带着一群手下,举着枪,等着我在房租合同上签字,我只好忍气吞声签了,然后找个借口逃回了国内。”

高飞很清楚,如果不签,自己就性命难保。因为这件事发生不久前,佤邦领导人的手下曾暗示过高飞,最好把橡胶园卖给佤邦人,因为他们逐渐看到了商业价值。“其实很多人都知道,在金三角干掉一个中国人很容易,为了利益,他们干得出来,这样的事经常发生。”

比高飞更早进入缅北经营橡胶园的王学平也有类似遭遇。1998年前后,缅甸南卡江橡胶公司高层与王学平接洽,希望向王学平引进橡胶种植技术和管理人才,并签署协议给予王相应公司股份。但当橡胶开始进入收割期的时候,南卡江高层却单方毁约,并协同当地组织举着枪杆逼迫王学平变更股份协议,最终王学平假装去厕所找条小路越境逃回了国内。

“逃回”国内的高飞用了3个月平复心情,这期间,他还得知自己在缅北另一个11500亩的橡胶园,也被当地龙塘特区区委书记鲍俄水以类似手法强行霸占,高飞粗略计算下,前后损失多达2亿元。

至今,高飞还在尝试收回在金三角的资产,他多次书写材料申报到普洱市商务局以及缅甸政府,但始终没有得到明确批复和解决方法。

一位不愿具名的外交人士表示,缅甸中央政府一直试图削弱地方武装势力,华商与地方武装的商业合作,变相为地方武装提高了经济来源,所以对中国企业替代种植行为的感情非常微妙。

而对于针对金三角商贸环境的改良问题,联合国方面也做过很多尝试,但都不太成功。高飞说,尽管在金三角区域的华人很多,但是当地人对于华商的态度却很恶劣,敲诈和勒索事件常有发生。“在金三角区域,并没有相关组织来保护华商利益,受了骗或丢了命,很难申冤。2006年前后,很多华商都撤资回到了国内。”

推荐微博:

注册微博
[责任编辑:zhiweiyuan]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如果你对财经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热点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