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财经财经 > 财经新闻 > 温州民间借贷危机 > 正文

温州永强民间借贷风波

2011年10月17日13:58浙商我要评论(0)
字号:T|T

[导读]一起涉及总金额达17亿元,共有十余家担保公司和企业的民间高利贷链条趋于断裂,上千人成为其中的受害者。而类似危机,在温州不会只是个案。

文 │ 本刊记者 金少策

王建中(化名)是温州永强沙河镇人,年仅30岁的他是一名从业已三年的“老高”(民间高利贷从业人员——编者注)。坐在《浙商》记者面前的他显得忧心忡忡。

王建中的忧虑来自于最近发生的民间借贷资金链断裂风暴,引发这一风暴的是与王建中同姓的王晓冬,后者也是一名“老高”,是王建中的上家。多年来,王建中以2分月息将资金交给王晓冬“打理”。“现在还有700万元在王晓冬那里。”

2011年8月前后,王晓冬突然间被温州街头所热议。因为放贷资金收不回,王晓冬的资金链条趋于断裂,并引发了一场影响深远的温州民间借贷市场危机。

“总金额达到17亿元,共有十余家担保公司和企业受王晓冬放贷牵连,牵涉上千人。”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担保业人士说,出现资金断裂的“老高”并非只有王晓冬一人。《浙商》记者掌握的资料显示,在温州永强,百乐家电老板娘郑珠菊一家,也于近期突然“失踪”。

风暴始末

在温州本土的一些网络论坛上,传播着一份“永强金融风暴名单”。从该份名单来看,受王晓冬放贷牵连的“老高”不仅仅涉及下游“老高”,更有政府官员、机关工作人员等。

“虽然论坛上的名单比较含糊,但是基本情况还是属实的。”一位担保人士如此分析该名单。他认为,名单所列仅为冰山一角,很多受牵连的“老高”仍在“死撑”。

王晓冬,龙湾区天河镇三甲村人,曾在瓯海区国土资源分局工作,后下海从事房产投资,曾投资杭州、上海多地房产开发项目。

“王晓冬的做法有很大的风险,2009年时,我也提醒过他,但是那时候他已经骑虎难下了。”“老高”周某在接受《浙商》记者采访时谈及王晓冬的资金集聚模式。

“他所从事投资的资金基本上都是从民间募集来的。”周某说,王晓冬以项目投资为由,向下家募集资金,并约定2-3分月息。初始,王晓冬的募集对象是亲戚朋友,之后,范围扩大到下游老高,并形成一个金字塔般的资金链条。

作为放高利贷的上游,王晓冬的吸款很大部分是从一些小的放高利贷者那里募集,这些老高也就是下家。

本篇开头的下家王建中借给王晓冬的700万元,其实都是他向四位朋友借的。

“他们现在都要把钱拿回去了,”王建中告诉《浙商》记者,由于王晓冬都是直接跟下家募集资金,不需要面对散户,但下家却需要面对很多资金筹集人。受王晓冬事件影响,很多担保公司都遭遇“挤兑”。

“我们现在希望能跟王晓冬谈谈,尽量挽回损失。”王建中表示,王晓冬的资金链尚在自救之中,这次其实只是以“自首”形式向警方寻求庇护。

《浙商》记者在温州采访期间,王晓冬被“警方控制”在位于温州市区龟湖路的龟湖饭店。一名做过债务登记的债权人透露,“我们和王晓冬还有过一轮谈判。”

所幸的是,王晓冬目前的情况似乎有所缓解,本刊截稿之前获悉,警方对王晓冬已经解除“控制”。

另一个引爆点

温州市龙湾区永强辖区内的百乐家电,是近期永强民间金融风暴中的又一个引爆点。8月底,百乐家电老板娘郑珠菊一家突然“失踪”。

“他们一家子就躲在龙湾区滨海大酒店里,有好几个保镖守着。”被收走100多万元银行承兑汇票却没收回现金的老杨说,郑珠菊是通过银行承兑汇票“敛财”的。

一份债权人提供的控告书上显示,“被告人”总共7人,“都是郑珠菊一家人,儿子、女儿、儿媳妇。他们全家都在以帮人兑换银行承兑汇票集资,儿子在上海开有一家担保公司。”

控告信显示,郑珠菊等人系个体经营户,之前对外宣称,他们因业务经营需要,需要大量承兑汇票支付货款。

其操作的方式为:郑珠菊等人对外收取银行承兑汇票,承诺45天内兑换成现金。在这个期限内,兑付的现金双方不收付任何利息及相关费用。一般有此需求的客户想减少融资成本及缩短票据的贴现周期,也乐于将承兑汇票送往百乐电器行让郑珠菊等人代为办理。

郑珠菊涉及的债权人名单共有300多人,相关银行承兑汇票登记总额超过亿元。这批人要求公安机关在追究郑珠菊等人涉嫌“非法经营罪”的同时追加“涉嫌诈骗罪”。

另一受害者老汤(化名)也表示:“郑珠菊为人很好,口碑也不错,我们也才会相信。从去年年底开始,郑就会拖欠或者要求兑现宽限,今年8月底去找的时候,已经找不到她人了。一打听才知道,郑珠菊卖家电的多家店面全部于9月2日到期了。”

一众债权人相互了解才发现,仅自8月初以来,郑珠菊就收了价值超亿元的银行承兑汇票。

多位受害者证实,郑珠菊的大儿子在上海合作开有担保公司,进行放贷业务。郑珠菊的二儿子范超在经营房地产。而郑珠菊本人开始是做家电经营,近几年开始炒房地产。

债权人文先生认为,平时感觉郑珠菊一家很富有,豪车可能有10来辆。她自己不会开车,两个儿子30岁不到开的都是路虎,她丈夫有两辆车,两个儿媳妇开的也是名车。这也是大家比较信任她的一个原因,觉得自己那点钱她不会还不起。

“水马上要开了”

据称,王晓冬和郑珠菊两人的大批民间借贷资金来自于永强区域,这两人出事后,引发了一连串的下家被“挤兑”风潮。

“王晓冬‘自首’寻求警方保护,就是因为遭受了‘挤兑’。”王建中表示,相比之下,王晓冬遭“挤兑”的压力还没有下家们大。

“永强金融风暴”引起的连锁反应,已经引起温州市政府有关部门的关注。

8月23日,温州市政府相关部门集中约谈22家小额贷款公司投资人。

参加该次会议的一位小额贷款公司投资人告诉《浙商》记者,会议精神简而言之就是政府告诫不要介入高利贷,并指出民间借贷风险已经显现。

同样的提醒也出现在次日温州市经委召集的担保公司会议上。温州市经委在这次会议上特别强调融资性担保公司不得从事吸收存款、发放贷款、受托发放贷款、受托投资等业务,不得进行任何形式的非法集资。

《浙商》记者在采访过程中也发现,基本上,每个“融资性担保公司”的门口都会挂出提示融资性担保公司不得非法集资告示。但是,大批企业需要非阳光手段获得资金,他们寻求出口的一个地方就是融资性担保公司。

“现在的政策是信贷紧缩过度,银行没有余力顾及中小企业贷款。不借高利贷,马上就死;借了嘛,也是一条绝路。借款最好不要超过一个月。”温州经济学会会长马津龙认为,一大批中小企业正处于温水煮青蛙的环境下,“水马上就要开了。”

不久前,江苏泗洪县被爆出民间高利贷崩盘;福建厦门也接连爆出民间高利贷崩盘大案,并且有担保公司及银行高管涉嫌介入。

“现在民间借贷已经到了非常危险的时候,我预计今年年末,民间资本风险会出现大规模的爆发。”马津龙并非杞人忧天。

相关专题:

温州民间借贷危机
订阅

推荐微博:

注册微博
[责任编辑:xanthewang]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如果你对财经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热点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