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财经财经 > 财经新闻 > 温州民间借贷危机 > 正文

新兴放贷者:银行资金流向借贷市场

2011年10月17日13:36浙商我要评论(0)
字号:T|T

[导读]“如果高利贷仅仅限于民间资本领域,波及面可能还不算大,但从目前的情况来看,一些国企和银行已经涉足这一领域。经济一旦下行或将带来系统性风险。”

文 │ 本刊记者 金少策

“我们也是没有办法,确切地说,我们也是在赌博,赌未来半年的经济环境会好转。”来自浙江台州的一位企业家叶某正在跟北京一家国有企业谈融资的事情。对于未来,他有些悲观:如果政策调控依然没有改变,那么将有很多企业熬不过2011年。

叶某的悲观断言,从某种意义上,正代表了浙江中小企业集体的忧虑。

由于高利润的影响,当前民间借贷出现了一系列新特征:一是地区的全方位发展:民间借贷已经从发达地区向欠发达地区推进;二是资金多元化:境外资金加入到民间借贷行列,银行资金也通过各种渠道变相流入民间借贷“池子”;三是参与机构的全面化:地下钱庄、银行、金融中介公司、民间借贷机构混合发展,呈现出全民参与“欣欣向荣”的发展态势;四是民间借贷对实体经济的挤出效应非常明显,不少实体企业抽出生产资金进行放贷等。

“如果高利贷仅仅限于民间资本领域,波及面可能还不算大,但从目前的情况来看,一些国企和银行已经涉足这一领域。经济一旦下行或将带来系统性风险。”中央财经大学中国银行研究中心主任郭田勇(微博)表示,如果钱是从银行流入民间借贷,资金链条慢慢拉长,而借钱的企业经营出现情况无法偿还,最终会对银行产生冲击,牵连的经济体也会越来越多,从而发生所谓“中国式的次贷危机”。

64家上市公司委托贷款

台州企业家叶某经营着一家中型企业,进入2011年以来,企业资金吃紧,他试图向银行贷款的希望在经过数个月的努力后宣告破灭。

“一位银行行长跟我说,有另外的渠道可以获得融资,而且成本并不是很高。”今年9月份,叶某似乎抓住了最后一根救命的稻草。“北京一家国有企业有笔一亿元的资金可以借给我们,为期一年,年利率25%。”

对于叶某企业的盈利能力来说,25%的年利率负担较重,但是他最终还是决定借贷。“不借马上就死,借了的话,说不定一年之内会有转机。”事实上,这25%的利息中只有20%是有票据的,而5%的利息则被北京国有企业操作此事的人收入囊中。“作为中间人的某银行行长则拿了相当于2%利息的中介费。”

越来越多的国企,正以如此“灰色”的面目分食金融业蛋糕,成为银行业之外的活跃金融力量。

截至8月31日,有关上市公司发布委托贷款的公告共117份,涉及64家上市公司,其中,超过银行同期贷款利率的有35家,一共发放169.35亿元,同比增长38.2%。64家涉及委托贷款上市公司九成以上都是国有控股公司,包括中国移动中国中铁中粮地产杭州解百现代制药等耳熟能详的国有控股大中型企业。

在委托贷款利率排前10位的上市公司中,浙江上市公司占7家,包括香溢融通卧龙地产ST波导、杭州解百、卧龙电气维科精华升华拜克,共发放10.35亿元贷款。

时代出版(SH.600551)近日发布有关委托贷款的公告,将6000万元交付交通银行安徽分行进行放贷,年利率为24.5%,按季息付。时代出版的这一贷款利率是银行贷款利率的3.88倍,超越了香溢融通(SH.600830)之前保持的21.6%年利率,成为A股所有上市公司放高利贷年息最高代表。

而在新加坡上市的中国扬子江船业(控股)有限公司,第二季度有逾四分之一的税前利润来自于一项出人意料的业务——向其他企业放贷。如出一辙的是,中国移动已成立一家金融子公司从事放贷业务,而中石油旗下已拥有一系列金融业务平台。

从资料来看,这些委托贷款的借款人大部分是房地产开发企业,这与当前房地产开发企业“极差钱”的境况倒是可以相互印证。

银行资金流向借贷市场

“巨大的利益诱惑和示范效应,可能使得更多上市公司蜂拥而入高息贷款行业,更可能出现轻主业甚至荒废主业的状况。”中央财经大学金融学院证券期货研究所所长贺强(微博)表示,银行贷款低息给上市公司,上市公司以委托贷款高息发放出去吃高息利差,银行收取正常贷款利息和委托贷款手续费收入,各得其所,各自收益都很高。

据公开资料显示,武汉健民宣布对外委托贷款1.5亿元,年利率为20%,一年利息收入将达3000万元,而其上半年净利润也不过3620万元。

同时,国有企业热衷放贷的原因还在于内部操作人员可以谋取私利。

“上亿资金,就算是2个点的利差,也能有几百万元黑金,成为少数人瓜分的小金库”。正是因为这些原因,使得国企、上市公司纷纷涉足民间借贷。

《浙商》记者接触的一家担保公司的人士直言:“我们会与一些有实力、资信好的企业合作,这些企业是银行的长期客户,让它们去银行借款,银行利率最多上浮到年息8%左右。我们给这些企业每月2分利,年息24%,除去还给银行的利息,它们还坐收16%的净利。现在做什么生意能赚到这么高的利润?做生意操心劳累还有风险,不如把钱放到我们这里轻轻松松钱生钱。”

银行资金就这样借道国企或者上市公司,出现在了民间借贷市场。

“我有位朋友原来在银行工作,看到借贷市场这么火爆,毅然决然下海了,靠着与银行的关系,自己开了一家担保公司,以假实业的方式把钱借出来,再翻倍贷出去。”一位金融界的人士有些艳羡地说。

另有一位企业家告诉《浙商》记者,自己急需周转资金,到银行贷款怎么都贷不下来,经人指点,来到一家担保公司。这家公司神通广大,通过他们借到高利贷之后,银行贷款也下发了,担保公司甚至连银行哪天放贷都知道得一清二楚。对此,温州市金融办主任张震宇坦言,这种情况确实存在,但不是主流。“因为银行的资金便宜,国家基准利率和民间借贷之间存在利差,在利益驱动之下,企业会拿出一部分资金以高利放给那些得不到银行资金的中小企业。”

“上市公司参与放高利贷,不是简单的一种追求经济利益的行为。正是因为有浙江民间高利贷的风行,才会出现浙江上市公司‘跟风’的局面。”在浙江工作多年的一家会计事务所所长彭如海说。

国企成准金融企业的危害

如此之多的国企成为准金融公司,显示出时下中国经济的扭曲。中国的利率管制意味着,国有部门的借款人能以人为的低利率获得资金,而地位较不利的借款人只能在灰色市场中支付高得多的利率。

“这掠夺了原本能够通过正常途径贷到款的企业的资源。”贺强认为,上市公司做起了“小银行”是不正常的。虽然放贷的利率高,但其风险也很大,对业绩的支撑不可持续。

“非金融类上市公司运作虚拟金融资本,无论对企业个体还是整个国家经济实体来说,都是一种巨大风险。”首都经贸大学财政税务学院教授焦建国认为,随着大中型企业与银行的参与,部分正规资金流入民间借贷,经济一旦下行或将带来系统性风险。

金融机构成为高利贷背后“推手”,实际上已在全国范围蔓延,黑龙江、河北、江苏、内蒙古、浙江、重庆等地信用社干部职工利用国有资金放高利贷被抓的案件纷纷爆出。

事实上,一个恶性循环正在形成:中小企业因为钱荒缺少资金,通过渠道向银行不能贷到款,只有通过高利贷借贷,这会造成当地金融市场 和企业持续发展的恶性循环。

“现在由于信贷需求旺盛,许多企业纷纷转行从事高利贷业务,而放贷的资金很大一部分来自银行,是来自银行给大型企业的贷款。这些贷款在浙江这些沿海地区都是低成本,企业拿到后放高利贷赚取巨额利息、利差,实际成为高利贷市场从银行融资的平台。一些国有担保公司、财务公司也利用国有银行的资金,偷偷地放高利贷。”中国银监会主席刘明康说。

相关专题:

温州民间借贷危机
订阅

推荐微博:

注册微博
[责任编辑:xanthewang]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如果你对财经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热点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