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财经财经 > 财经新闻 > 宏观经济 > 正文

温州民间金融60年:呼唤金融制度深层变革

2011年10月15日08:59新华网我要评论(0)
字号:T|T

温州民间金融60年:呼唤金融制度深层变革

资料图片


  在地理版图上偏处中国东南一隅的温州,在中国经济版图上的位置从来没像改革开放的这些年重要。改革开放的亮点之一,是民营经济的发展壮大,而温州则是民营经济的代表。经济发展需要金融支持。由于现行金融体制对民营经济缺少支持,温州民营经济的发展就只能依赖于温州活跃的民间金融。

  在这一点上,了解温州民间金融的历史,将有助于理解目前温州许多私企老板“跑路”逃债的现象。

  “抬会”曾致区域性金融危机

  通常具有互助性质的“会”,利率不高,而抬会则以高利率为诱饵,变成了具有金融诈骗性质的活动。

  温州的民间金融一向发达,最具特色的是合会。

  “会”本来是温州民间盛行的具有互助性质的民间金融活动。通常,是有一个会头,邀集十名左右的亲友、乡邻,称为“起会”,约定大家定期各出一定数目的款子,轮流交由一人使用;使用的先后,第一次交给会头,以后一般需要竞标,称为“标会”。

  “会”的最初内涵,是一户人家急用一笔较大的款子,但家里没钱,筹措无着,于是出头组织一个“会”,邀集亲友、乡邻参加,相当于认股筹资,先取用办事,之后定期支付,减轻压力。对参会的每一个人(俗称会脚)来说,都能从中获益,因为如果急着用钱,那么可以先取得会款,如果有闲钱而无急用,则可以后得,后得会有利息。

  所以,其规则是先得“更早获得资金”,后得“取得更多会息”,各有利弊,各取所需,形成民间自发的合作、互助关系。由于这种互助性质,会头对会脚欠有一份人情,一旦会脚以后因其他原因“起会”,便也很难推托。

  参会有一定风险,因为先得会款者如果后来逃离,未得会款者将无法取回投入的资金。解决这个问题,依靠的是熟人圈子里的知根知底和个人信用。如果真的出现这种情况而无法维持,只能“倒会”,那么未得会款者肯定会想方设法追讨已付款,由此可能引起参会家庭的冲突,甚至引发暴力行为。

  由于起会、参会可以一次性得到一笔数目较大的款子,这笔款子当然也可以用于生产、经营活动,这就成了一个很好的融资渠道。

  上世纪七八十年代,“会”是温州民间典型的融资方式,规模不断扩大,种类增加,形式不断翻新、变化,其隐藏的“倒会”危机终于大规模爆发,在1986年温州曾发生一场地域性金融危机,曾造成深重的社会危害。

  大概在1985年,温州乐清县出现了“抬会”。“抬”的意思,大概是抬高利率。通常具有互助性质的“会”,利率不高,而抬会则以高利率为诱饵,变成了具有金融诈骗性质的活动。

  抬会有多种形式,运作复杂。一种典型的做法,是会脚一次性付给会主会款1.16万元,从第二个月开始,会主每月付给会脚0.9万元,连续12个月,计10.8万元,从第13个月开始,会脚每月付给会主0.3万元,连续付88个月共计26.4万元。

  对会脚来说,付出1.16万元,到第三个月可得1.8万元,到第十三个月可得10.8万元,利率非常高,非常吸引人,所以很多人加入这个金融游戏。但是,对会头来说,其在第一年内的付款压力很大,钱从哪里来呢?只能是再发展会脚,用后面的支付前面的。这种游戏很难长时间维持。

  从1985年八九月间到1986年年初,“抬会”在温州乐清全县迅速蔓延扩散,总发生额约10亿元,实际投入资金22亿多元。1986年3月倒会。据调查,参与抬会的群众有5万多户,约占全县总人口的23%,参与人数多的乡镇,甚至超过总户数72%。

  倒会后,会主潜逃,数万户家庭血本无归,赶到会主家要钱不成,便纷纷采取暴力行动。当年的温州,因抬会死亡者有数十人,绑架案数百宗。

推荐微博:

注册微博
[责任编辑:serinaxie]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如果你对财经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热点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