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财经财经 > 财经新闻 > 区域经济 > 正文

陕西神木地下钱庄危机四伏 炒房资金链恐断裂

2011年10月13日14:21西部网刘鹏我要评论(0)
字号:T|T

在神木县法院后的停车场,工作人员指着停放在一旁几辆落满尘土的汽车说:“这些都是因借贷纠纷被扣押的,前两天还有两辆‘霸道’也押在这。”

核心提示

老板跑路、跳楼,工厂关闭、工人失业。“温州危机”令曾帮很多中小企业渡过难关的民间信贷,一夜之间从“天使”变为了“魔鬼”。

而温州老板的跑路,已震动了另一个民间金融茂盛的地方。最新消息称,鄂尔多斯市正在对五千万以上的融资者进行监控,如果拿钱挥霍,则采取财产冻结、清偿等措施。

民间高利贷的巨大破坏力,让我们不禁为民间资本与温州、鄂尔多斯一样活跃的我省神木县担忧起来。

据了解,神木法院受理的民间信贷纠纷案呈上升趋势。仅9月份60件开庭公告中,民间借贷纠纷占八成左右。

10月4日,国庆假期的神木,到处是一片喜庆、祥和的气氛。县城各大宾馆、酒店里,婚礼几乎是一场接一场地举行着,宾馆房间爆满,一房难求。

作为民间信贷与温州、鄂尔多斯齐名的西部县城,神木表面上丝毫看不到温州信贷危机的影响。

有钱人依然订着最贵的酒席,互相之间送着上万元的礼金,路虎、宝马、奥迪等豪车组成的各种迎亲车队,在大街上炫耀而过。

神木有上千家“地下钱庄”“在家几个电话就能做生意”

在神木当地游走的民间资本究竟有多大数额,一直未有定论。此前,高和投资给出的一份调查报告显示,神木地区民间信贷资本超过350亿元。

记者试图从神木县金融办获得民间资本的规模数据,但多次联系其相关负责人一直未得到回应。

中国人民银行神木县支行行长郭辅平曾分析,根据贷款余额(增量)与GDP的关系初步估算,神木地区民间借贷规模在200亿元左右。

与数百亿元民间资本伴生的便是遍及神木县城各处的上千家“地下钱庄”。

据了解,目前神木县内经审批的小额贷款公司仅有10余家,其注册资本约为十多亿元。更多的民间资金是通过典当行、担保公司以及熟人之间相互担保,流向了煤矿、地产以及其他行业。

对于神木县城内有上千家“地下钱庄”的说法,记者走访的多位业内人士表示,“肯定要比这个多。”

刘继忠(化名)是一位当地典当行的负责人。他对记者表示,神木的地下钱庄最初是从鄂尔多斯学来的,2008年前后一度达到高潮。这种乱象引起了监管部门的重视,随着一场大力整顿之后,神木民间信贷公司被迫改头换面,“现在街上的一些商贸公司其实就是以前的担保公司或典当行。”

神木县法院副院长闫怀荣说,“挂着商贸公司招牌的多是典当行,一些所谓的煤矿办事处,实际上也在从事着借贷的生意,因为许多煤老板也在开办典当行。”

此外,还有一部分地下钱庄“隐身”于大大小小的宾馆内。更有甚者,根本无需固定的办公场所,“在家靠几个电话就能把生意做成。”

尽管数量庞大,但外人却很难接近这些地下钱庄。“能从典当行借出钱的都是熟人,即便是当地人之间借贷也要通过保人,外面的人谁敢借给你?”

典当行老板:“有银行资金流入地下钱庄”

“地下钱庄”将民间资金的需求方和供给方联系在一起,而自己通过赚取利差来“以钱生钱”。

从记者了解的情况看,在神木,民间信贷已经成为许多普通家庭的首选理财方式。“家里无论有多少,都会借出去吃点利息,一般老百姓也就放个十多万、20万的,有钱人、煤老板上千万、上亿的放贷。”

地下钱庄的火爆,一度对神木正常的金融秩序造成了影响。由于银行基准利率与民间借贷利率存在较大利差,一段时间里,甚至出现了银行资金流入地下钱庄的现象。“前两年银行利率低,有人把银行的钱贷出来再借给典当行,也能赚不少。”刘继忠透露,“即便是现在,也有从银行弄出钱来给典当行,这都是里面有人才能弄成。”

神木农商行董事长余清才也曾向媒体承认,“农商行很大部分贷款是个人贷款,确实有一小部分因为没有好的投资项目而进入了担保公司。”“不排除有一部分小企业贷款和个人贷款已流到民间借贷市场里。”神木县内几家商业银行人士均如此表示。

民间借贷押宝“黑金”借钱炒矿入股风险加大

在神木人看来,从典当行、担保公司借钱,或者把钱借给“地下钱庄”是很正常的事。

10月6日中午,记者在神木县九龙大道见到了一位典当行老板,对于近期温州发生的民间信贷危机,这位老板十分肯定地说,“神木不会出现温州那样的情况。”

他认为,“神木有煤矿,可以保证有源源不断的资金流进来,而温州都是工厂,说倒闭就倒闭。”此外,他还认为,与温州、鄂尔多斯等地相比,神木的民间借贷利率并不高。“收款月息2分多,放款月息3分多,没有出现像温州那样的暴利。”

在神木做了三年汽车经销生意的张珂对此深有体会。“每到年底的时候就是旺季,一般这个时候,煤矿都开始分红了,领了钱就先换辆新车,上百万的车一天能卖出好几辆。”

神木县总面积7635平方公里,其储煤面积占总面积三分之二。正是有了巨量“黑金”保底,神木人才底气十足。在神木,即便熟人之间借贷“也要看实力”,这所谓的实力就是看借贷人的资产中有没有煤矿、焦化厂之类的产业。不过,这样的底气也悄然发生着变化。随着内蒙古和陕西两地的煤炭整合逐步展开,煤矿的产权纠纷陡然多起来。简能律师事务所律师焦治平告诉记者,近一年以来,他所代理标的巨大的案子多是关于煤矿产权纠纷的。

“纠纷太多,如果靠借贷资金入股的煤矿股东一时间未收到分红,和典当行的纠纷就此产生。”闫怀荣说。

在焦治平看来,借钱去炒矿和入股,风险也在加大。“一个煤矿从几千万被炒到上亿、十几亿,泡沫很大了。”而之所以这么疯狂,民间信贷资金的大举涌入是重要的原因。

推荐微博:

注册微博
[责任编辑:zhiweiyuan]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如果你对财经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热点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