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财经财经 > 财经新闻 > 宏观经济 > 正文

温州现象是否蔓延 引撬动政策猜想

近期频爆温州民营企业资金链紧张及老板“跑路”现象,在触动中央政府关注同时,也令舆论担忧:这种现象会不会有蔓延趋势?在紧缩政策下,各地是否广泛存在中小企业资金链紧张,民间金融风险滋长现象?

在这种忧虑下,市场出现预期,认为当前中小企业困境有可能撬动宏观政策,令其更倾向于宽松。

《第一财经微博)日报》采访的多位企业主和银行业人士表示,资金链紧张问题在各地中小企业中较多见,但严重程度有差别。关于其政策影响,有经济学家对本报评论称,温州现象还属局部问题,需个别解决,即使宏观政策有所变化,也宜采用针对性财政政策,而货币政策不变。

资金链紧张较普遍

在地方政府的紧急干预下,温州老板“跑路潮”已出现了一些开始解决问题的迹象。

9月21日因资金链断裂走投无路而“跑路”出走美国的信泰集团董事长胡福林,10月9日19点半从美国回到上海。他表示,希望在政府的有力支持下,努力自救,走出困境,重振企业。

但目前经济观察者所关心的,已经不仅仅是温州一地,而是在其他各省的民营经济,是否也存在类似问题和风险。

吴江市是江苏省民营经济较发达的一个地区,该地一民营企业负责人对本报称:资金成本太高是目前当地民营企业面临的首要难题。其次是税负太高。

“银行贷款要百分之十几的综合利率,民间借贷,拿到百分之二十几都是看朋友面子了。做实业的利润怎么可能支撑这么高的成本?早晚要崩掉的嘛。”他认为综合成本上升已将企业利润削得很薄,“像苏南这边的企业,前些年有些积累,近年很多都掏空了。只是都好面子,不说而已。”

安徽一些中小企业主的日子也并不舒心,尽管还没有出现温州那种惊心动魄的情况。

一位安徽的服装企业主对本报表示,目前他在安徽还没有听说大面积的企业资金链断裂情况,但他也并不乐观,“因为现在全国民间借贷都很厉害,主要原因是中小企业向银行借贷太难或借贷成本太高。”

在谈到中小企业面临的难处时,这名企业主称,今年他的企业利润几乎为零,主要是出口这一块已经不再做了,转向国内市场,而在借贷方面,“银行收紧也它的考虑吧”。该服装企业目前拥有员工50~60人。

近两年,安徽各县市,甚至乡镇,随处可见服装加工企业和小作坊,主要承接来料加工。“最近这样的小企业和作坊确实倒掉不少。”上述服装企业主透露,主要原因还是成本上升。

据称,当地服装行业原材料价格上涨了30%~80%,工人工资也不断提升,甚至介绍一个熟练工人都要给介绍人500元的“好处费”。

而在出口加工制造业发达的广东省,中小企业也面临着成本上升和资金链紧张的双重压力。

东莞今年倒闭的两家企业之一——金源玩具有限公司原财务主管在老板“跑路”之后,接受媒体采访称,当金源玩具需要对外融资时,由于没有房产可用于抵押,以及玩具企业今年的经营状况本来就面临较大风险,几乎没有什么金融机构愿意贷款给它。

一家深圳塑胶玩具制造商听到本报记者询问企业融资问题时,尴尬一笑,说:“出口加工型企业历来对融资很陌生,他们基本是用自有资金在发展,如果自有资金没了,就玩完了。”

“比如说去银行贷款,我们完全陌生,程序不知道,其中有何秘籍也不知道,更没有认识的人。自从金融危机以后,外贸形势本来就不好,估计银行业更不会贷款给我们。”他认为,银行贷款这条路基本行不通。

今年年中,广东省中小企业局针对200家中小工业企业进行的问卷调查显示,企业经营首先遇到困难是融资难,即使能贷到款,中小企业也难以承受高昂的融资成本。

据人民银行广州分行调查,上半年民间借贷加权平均利率达18.45%,小额贷款公司超过六成的贷款利率在基准利率2倍以上。

其次是利润受挤压。据调查,该省有80%的中小企业表示综合生产成本同比上升,其中19%的企业反映涨幅超过20%。由于中小企业不少从事产能过剩行业,议价能力不强,上升的成本无法有效转嫁出去,使企业利润大幅减少甚至亏损。

浦发银行苏州分行副行长詹定国对本报表示,今年其所在分行新增贷款去向,大概有三个三分之一:三分之一中小企业,三分之一大型企业,三分之一国有企业、政府平台。“不过据我观察,中小企业贷款增加的部分,基本被原材料涨价‘吃掉’了。”

詹定国进一步分析称,中小企业资金链紧张,既有企业的问题,也有金融系统的问题。

企业方面,传统制造业利润比较薄,很多老板谋求转型、投新项目,很多资金链的问题就是多元化投资、过度投资导致的。此次浙江情况比较严重,因为浙商的投资往往是很多元化的。

银行系统方面,实际存款利率为负,那么市场的无形之手就会自然地将资金引导到小贷公司、引导到民间借贷渠道,那里才是真正能反映资金的价格的。

“但是我们不敢上调利率,因为一旦利率上调,热钱涌入太厉害,这也是金融体系不开放所导致的。”詹定国有些无奈。

调政策理由不足

但在一些经济学家看来,民营中小企业目前面临的一些困难还是局部现象,尚不足以成为改变宏观调控基调的理由。

兴业银行首席经济学家鲁政委对本报表示,温州的这个事情,如果仔细剖析每一个案例,可能会发现其中有不少企业实际上是因为介入到投机性的活动中才导致资金链的断裂。从国家统计局的数据来看,私营企业的企业信心还有利润都比较平稳,而私营企业被认为包含了较多的中小企业。

国家统计局1~8月份全国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实现利润的数据显示,规模以上的私营企业实现主营业务收入158663亿元,同比增长39.3%,增速大幅高于全国工业企业实现利润增速11.1个百分点。

统计局的数据还显示,规模以上私营企业每百元主营业务收入中的成本为86.37元,主营业务收入利润率为5.59%。规模以上企业指年主营业务收入2000万元以上的企业。

与此相呼应的是中国上市公司在三季度的季报。数据显示,目前两市共有820家上市公司提前发布了三季度业绩预告,其中,预喜公司有631家,预忧公司有180家,不确定的有9家。从业绩增减公司占比看,目前的预喜公司占76.95%,预忧公司占21.95%。

央行货币政策委员会委员、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院长周其仁表示,尽管中国小企业普遍面临融资难问题,但不能因此重开货币龙头。

“温州跑路的企业正是因为前两年通胀下资产价格上涨过快,企业调动资金大量转移而造成的资金链断裂。”周其仁表示,中国仍需要保持稳健的货币政策,只有将通胀彻底“打下去”,小企业的生存环境才能真正好转。

鲁政委也表示,从政府近期多次强调要通过农超对接、农社对接、农校对接把价格降下一部分来看,应对通胀仍是政府的首要任务,依然要巩固应对通胀的成果,而温州的事件只能说是局部问题,需要个别解决。

周其仁同时建议,采取更有针对性的降低小企业税费等措施,“增值税、营业税等等可以降低,想出台的加税政策不要再出了,降税的政策要赶快出。降税要比金融政策对小企业更有普遍性,同时降低各种费用。”

推荐微博:

注册微博
[责任编辑:yuedong]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如果你对财经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热点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