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财经财经 > 财经新闻 > 温州民间借贷危机 > 正文

温州悬念:民间借贷为何成炸药桶

2011年10月10日12:11环球企业家[微博]我要评论(0)
字号:T|T

[导读]制造业企业主跑路的消息不绝于耳。一度为民营经济补血的民间借贷,为何却成炸药桶?

文 李俊

9月21日,一则关于温州最大眼镜企业信泰信团董事长胡福林欠款14.3亿元(民间传言20亿元)出逃美国的消息,突然在微博上以爆炸性速度传播。

这不是谣言。当天上午,已有上百名供应商开始聚集在信泰集团内外索要货款。9月23日,当《环球企业家》记者赶到位于温州瓯海经济开发区娄桥工业园中央路89号的信泰集团门口时,供应商愤怒的情绪已经转向了处理善后事宜的瓯海经济开发区管委会。

“信泰欠我们100多万元,政府说对账,但拿到手的只是一张没盖章的白条。” 一位做太阳镜板材的徐姓供应商皱着眉头,操着一口山东口音说道。

“他还拿到了白条,我们到现在连门都进不去。信泰欠我300万元货款,这都‘买不到’进去的‘门票’。”一位做塑胶的王姓供应商说,自己等了一天还没让进门对账。

此前毫无征兆。这家由胡福林创立于1993年的私营企业如同许多善于抓住机会的温州本地企业一样,从1990年代迅速崛起,其“海豚牌”眼镜是浙江省同行业中第一个获得“中国驰名商标”称号的品牌。胡由此成为温州当地知名的企业家之一,还兼任浙江省眼镜行业协会副会长、全国眼镜光学标准化技术委员会委员、九届浙江省政协委员等职务。

现在,胡和信泰集团的信誉像被一拳砸碎在地上。到9月24日时,情形又继续恶化。当天上午,失去信心的1000多名信泰员工走上街头,打算采取更公开的方式索要最近两个月的工资、补偿金及养老保险。人群一度造成瓯海区前花路段交通堵塞,后被政府相关人员劝回。

晚上8时左右,瓯海经济开发区管委会党委书记蔡足胜等与信泰12名高管紧急磋商员工工资和补偿金发放问题。蔡告诉《环球企业家》,当天下午已开始发放信泰拖欠员工的两月工资,并表示已有员工领取工资。然而,环球企业家从多个信息源得到的信息,当日补发工资事宜未能与员工达成一致,领取工资的只有5人。

9月25日阴雨绵绵,早7点40分,信泰1000多员工再次走上街头,并造成六虹桥交通瘫痪。《环球企业家》在现场致电瓯海经济开发区管委会党委副书记谢成敏,对方告之“周日休息”并迅速挂断电话。下午3时左右,人群在有关部门的干预下散去。

仓促拼出的故事版本,是一个被赚快钱的欲望冲昏头脑、背负巨额银行贷款和民间借贷债务而无力偿还,有预谋地出逃的背信弃义者的沉浮史。胡福林凭眼镜制造业发家后,先后将大笔投资投入房地产和股市,2008年,胡更是大胆下注12.5亿元进军新能源行业,先后成立了信泰江中硅新能源股份有限公司、浙江赛力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温州中硅科技有限公司,欲打造年产值70亿元的光伏产业。

这样的愿景的确鼓舞人心。去年,信泰的主业眼镜制造的产值只有区区2.7亿多元。而烈日灼人的中国光伏产业已经制造了多家上市公司,如此疯狂的景象已经引发了江浙地带多家业外企业砸下重金,如浪莎袜业、波司登等(详情请于Gemag.com.cn查阅《光伏的极夜》一文)。胡福林自然也看到了机会。

但是,环球企业家记者采访数位信泰集团内部人员后独家获悉,胡福林并非是“主动”出逃,而是因为一位与信泰有往来的银行内部职员率先“制造”了这一消息,由此引发相关银行、供货商等开始恐慌,继而发生追债风波。

信泰就此被恐慌情绪扼住了喉咙是有原因的。整个温州——甚至江浙地区近来已发生多起制造业企业主转移资产而后外逃的事件。在信泰事发第二天,温州又有9个老板跑路。资金链断裂的风险像多米诺骨牌一样,接下来,会影响到更多与之相关联的公司。

截至发稿前环球企业家获悉,温州市政府已出台多个文件要求银行加大对中小企业的扶持力度,做到不抽贷不压贷。在政府和商会协调下,其它眼镜制造商拟联合收购和重组信泰。胡福林有可能近期回国,谈判重组事宜。

长期以来,民间借贷一直为无法从银行融资的温州中小企业补血,为何现在却成了火药桶?

相关专题:

温州民间借贷危机
订阅

推荐微博:

注册微博
[责任编辑:xanthewang]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如果你对财经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热点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