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财经财经 > 财经新闻 > 2011夏季达沃斯 > 正文

罗兰贝格常博逸:对欧元区前景谨慎乐观

2011年09月16日17:01腾讯财经[微博]我要评论(0)
字号:T|T

罗兰贝格常博逸:对欧元区前景谨慎乐观

罗兰贝格亚洲区总裁常博逸(左)

腾讯财经讯 9月16日消息,2011年夏季达沃斯论坛于9月14日-16日在大连举行,本届论坛主题是“关注增长质量,掌控经济格局”。腾讯财经将全程报道此次年会。

对话罗兰贝格大中华区总裁常博逸对话罗兰贝格大中华区总裁常博逸

罗兰贝格战略咨询公司亚洲区总裁常博逸(Charles-Edouard Bouée)在独家对话腾讯财经时表示,对于欧债危机的前景抱有谨慎的乐观。“第一,问题已经很清楚,大家都知道问题是什么;第二,各国政府和央行正协力行动发现并解决问题;第三,大家在观念上取得共识,在欧元区内应对经济采取更紧密的控制。人们也意识到需要降低成本以消除财赤。”

他认为,如果中国投资欧元区的国债,并且欧元区国家又会严肃对待预算,意识到不能对如此庞大的债务和赤字坐视不管,这从长远来看,是一项极好的投资。

常博逸认为,不管是中国、法国、欧洲还是美国,人们都需要回到银行的最初定义当中,“银行本身是把人们省下的钱聚集到一处,使其保值,并运用这笔钱来为经济提供支持,而不是玩弄操控金钱,不是去买什么流动性资产、危险的有毒资产,我想我们不仅懂得需要银行能挺过来,这对股东们当然有好处,我们还需要银行为经济发展提供资金支持。” (杨甜甜 发自大连)

以下是对话文字实录:

主持人:各位网友大家好,欢迎收看腾讯达沃斯特别访谈节目。我们今天非常荣幸请到罗兰贝格亚洲区副总裁常博逸先生。欢迎常博逸先生,非常高兴能够邀请您来这里。

常博逸:我也很高兴今天来到这里参加访谈。

主持人:让我们先谈谈当前的危机。欧洲爆发债务危机至今已有18个月了,到目前为止,各国政府及国际货币基金组织都采取了措施应对债务危机,但为何这些措施看起来都未见效?

常博逸:我们看欧洲的情况,一言蔽之,罗马并非一日建成的。在过去18个月到最近我们所看到的,是各国领导人观念的逐渐趋同,欧洲央行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提供援助以来找到解决方案。我们看到许多积极迹象,各方采取切实措施,问题正得到解决。

主持人:您认为欧债危机会蔓延吗?希腊和爱尔兰发生的问题会否在意大利和西班牙重演?

常博逸:这取决于几个因素。首先,从GDP来说,希腊是个小国,同时又是欧洲特别的一员,因此首要的任务就是要解决希腊的问题,而各方也正为此而努力。昨天法国总统萨尔科齐和德国总统默克尔就发表了明确的声明来保护希腊避免危机。

爱尔兰一度陷于经济衰退,而现在已重新崛起,正在复原。意大利是欧洲的一个大国,意大利的债务危机是个大问题,一方面意大利政府正设法减少政府和经济的问题,另一方面我认为修复欧元区事关每个人的利益,我认为这是一个可能性的危机,是将一种统一货币代入一个更加团结的体系当中的可能性。

主持人:看起来你对欧元区及欧洲的未来十分乐观?

常博逸:我的乐观不是盲目的,而是谨慎的乐观。第一,问题已经很清楚,大家都知道问题是什么;第二,各国政府和央行正协力行动发现并解决问题;第三,大家在观念上取得共识,在欧元区内应对经济采取更紧密的控制。人们也意识到需要降低成本以消除财赤。

主持人:欧洲各国财长们已经取得共识,或将设立一个新的欧洲基金。您觉得这个方案会有效吗?

常博逸:我觉得如果将美国和欧洲相比,美国债务占GDP的比例高于欧洲。不同之处在于,尽管在单一区域内使用单一货币,美国用美元,欧元区内用欧元,但欧元区内没有形成避免危机所必须的一定程度的监管、承诺和纪律。

最近关于设立一个新欧洲基金以保卫欧元和对欧元区进行结构改革的决定,如果你3年前5年前问人们要不要这样做,人们会说你疯了。所以我觉得一方面我们现在处境很难,面临诸多不确定因素,而另一方面我们看到我们已做了一些3、5年前从未预计到的事。

主持人:你怎样看待欧洲大银行的情况?你认为这些大银行面临的压力得到完全缓解了吗?

常博逸:我们现在生活的世界,在互联网的作用下,谣言可以四处传播,有更多的因素可以击跨银行。欧洲的银行一直忙于在零售银行、投资银行、资产管理等业务方面取得平衡,它们都是大银行,都有良好的资产负债表。

的确,为了支持欧洲经济,在它们的资产负债表上也能找到欧洲国债。尽管他们不得不注销所有希腊国债,但这些大银行资产负债表上希腊国债所占的比重非常小。我认为我们现在要在所有层面重振信心,就像在上一轮危机的惊惧中,中国提振了信心,大家也就跟着有了信心,而现在就是信心的问题。

如果每个人都相信银行会破产,都卖掉股票,如果每个人都不愿意买意大利或者法国的国债,整个市场就会崩溃,这是一个自我实现的预言。而如果大家采取乐观态度,就能形成共识,共度难关,朝正确的方向前进,否则所有人都会失败。

主持人:对这些大银行而言,你觉得最坏的时候是否已经过去?

常博逸:这取决于银行本身。一些银行资金充足,一些银行不是,一些银行可以承受巨大的困难,受冲击最大的是为经济提供资金这块。不管是中国、法国、欧洲还是美国,人们都需要回到银行的最初定义当中,银行本身是把人们省下的钱聚集到一处,使其保值,并运用这笔钱来为经济提供支持,而不是玩弄操控金钱,不是去买什么流动性资产、危险的有毒资产。

我想我们不仅懂得需要银行能挺过来,这对股东们当然有好处,我们还需要银行为经济发展提供资金支持。如果银行倒下了,就无法为我们的日常生活提供资金,而我们在银行账户里的我们一辈子省下的钱,也就不复存在了。所以我们认为银行是经济的关键一环,找到解决银行问题的方案,是十分重要的。总体上我对欧洲银行持乐观积极态度,欧洲银行当中可能会有一些相对弱小,但就像一群人有强有弱一样。总体上我感到乐观,并且我完全反对谣言和未经查证的事情。

主持人:和欧洲相比,你认为美国的债务危机完结了吗?

常博逸:我想我们面对的是第二波的危机,这轮危机是主权债务危机,而先前是银行债务危机。欧洲必须解决其整合的问题,减少财赤,并能够偿还债务,就像我们每个人一样。你为了买房而去银行申请贷款,你必须能够偿还贷款。这是一般的情形。

美国的情况就有点不同,就创新、科技等领域而言,美国非常强大,并且总是能迅速从危机中反弹回来。问题是,美国和世界下一波的创新是什么?如何处理房地产市场的问题?说到美国经济局势,我只关注其房地产市场,因为房产在美国人财富中占很大一部分,如果这一部分财富没有得到恢复,银行就很难收回放出的贷款,情况就会非常困难就将成为美国实现重整其庞大房地产投资组合的巨大障碍。

主持人:所以说,美国债务危机是否完结,取决于房地产市场。那么在欧元区的金融危机当中,中国可以扮演什么角色?你赞成中国购买一些债务吗?

常博逸:有两点,首先,在先前的金融危机中,中国在两方面采取行动:提振信心,这本身就是中国式的哲学观,即对未来有信心,另外一个就是出台一揽子经济刺激措施,这两者与银行贷款相结合,就给经济注入了其所需的信心。

而现在中国能做什么呢?在30年发展之后,中国必须确立自己的发展路径,中国必须建立自己新的发展引擎,包括创新、内需、减少环境风险,提高民众福祉;在另一方面,我们买入债务,对国债进行投资。

这就好像当你进行投资,如果中国投资欧元区的国债,就是设想这些欧元区国家会严肃对待预算,如果假设这些国家的民众和朋友会意识到不能对如此庞大的债务和赤字坐视不管,而这(购买欧元区国债)对所有长远眼光的投资者而言是极好的投资,而我看到中国政府亦继续前进,只要长期如此,并确保所投资国家预算的严肃性以及贸易战不会发生,中国就能作出非常好的投资。

主持人:结合前面的问题,你认为中国将来会在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以及世界金融体系当中扮演怎样的角色?

常博逸:我想中国正迅速崛起,中国的GDP从世界第10、第5的位置上升到世界第2;中国在国际货币基金组织里头也有人了,朱民加入拉嘉德夫人为首的新的领导班底并出任这里组织的副总裁;中国人民币在贸易中得到广泛使用,正成为世界货币;中国在世界经济中将发挥重要作用。

我认为中国志在必得但又要保持耐心,需要有发展的耐心、解决收入差距的耐心,建立一个更加稳健的经济,同时,鉴于其在世界经济中所占之比重,中国也可以利用一些机遇和窗口期去发挥世界要求它去发挥的作用。

主持人:谢谢您,感谢您来到这里接受访谈。

常博逸:谢谢!

相关专题:

2011夏季达沃斯
订阅

推荐微博:

注册微博
[责任编辑:ifengjiang]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如果你对财经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热点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