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财经财经 > 财经新闻 > 2011夏季达沃斯 > 正文

达沃斯热议新经济衡量指标 幸福感成为关键词

2011年09月15日16:43新华网我要评论(0)
字号:T|T

新华网大连9月15日电(记者陈梦阳、华晔迪)正在大连出席世界经济论坛2011年新领军者年会(夏季达沃斯论坛)的部分嘉宾认为,为应对人口、资源日益突出的矛盾,解决因单纯追求经济增长速度带来的一系列负面效应,世界各国应加速研究新的衡量经济高质量增长的指标体系,改变目前以GDP为主的指标体系。

此次夏季达沃斯论坛的主题就是“关注增长质量,掌控经济格局”“经济增长需要从重速度到重质量”已经成为各方共识,人们关注的焦点是,如何制定一套新的指标体系来取代目前通行的、以GDP为主要指标衡量经济增长的旧的指标体系。

单纯GDP衡量经济被指存片面性

当前,无论是在中国还是欧美等发达国家,GDP都被当做衡量经济增长的最主要指标。在此间的达沃斯论坛上,接受记者采访的与会嘉宾多认为,单纯用GDP很难衡量一个国家或地区的经济综合发展状况和水平,用GDP单个指标衡量经济存在片面性。

“GDP不能真正反映经济、环境、生活的质量。无论是企业层面,还是国家层面,都要考虑到这个问题。这不仅影响到国家、企业,还有个人。”韩国政府未来及洞察力理事会主席郭生俊说。来自荷兰的全球报道创意组织总裁里格特瑞根持有类似观点,世界各国应改变过度消耗资源、能源的发展方式,同时应改变目前以GDP为主的指标体系,加速研究新的衡量经济高质量增长的指标体系,把环境、可持续性、风险等因素都考虑在内。

他说:“应建立新的衡量指标体系,其影响到国家、企业,还有个人。否则,经济越增长,人们生活不一定越幸福,甚至增长越快,痛苦越多。”

据介绍,目前世界一些国家已经开始探索建立新的、更能体现人们幸福感的指标体系,用于衡量经济的高质量增长。上世纪80年代,韩国东部发生了一起美孚公司石油泄漏事件,当时韩国经济界和政府都试图对那次环境损害进行评估,从那时开始,韩国开始一步步试图找出新的衡量经济增长的机制。而世界贸易组织也已经开始用贸易附加值这个指标来衡量部分国家和地区的真实进出口贸易状况和贸易赤字,而不是一味单纯地采用绝对贸易额这一指标。

世界贸易组织副总干事亚历山大·亚拉认为,用不同的指标来衡量一个国家的进出口贸易量会得出不同的结论,有时甚至相差很大。如中国对美国巨大的贸易顺差,如果用贸易附加值这个指标重新衡量,会发现这个贸易顺差并没有看起来那样大,因为中国的许多出口产品的零部件来自美国,附加值被美国企业赚走了。他举例说,如中国内地产的一部IPAD,零部件可能是从美国等国购进的,而组装出口的中国厂家最终可能仅仅赚了很少的利润,而大头的利润却被美国厂家赚走了,但是整部IPAD的价值却被计算在中国的出口量里。“同样,对于一个国家的经济增长质量,用不同的指标来衡量也会得出不一样的结论”,他说。

与会专家认为,要扭转人们心中“速度至上”的固有观点,只有意识到,高速度并不意味着高质量,才能从行动上去真正追求高质量的经济增长。

专家建议新指标强调“幸福感”

世界贸易组织副总干事亚历山大·亚拉认为,GDP这个指标本身就不是用来衡量人们的幸福感的。他的这一观点在与会嘉宾中带有普遍性,美国胡马达健康保险公司行政总裁马塔布什认为,一个人的幸福感与他的财富,甚至健康都没有太大关系,“如果有32个与幸福感有关的指标,钱可能排在第31位”,他说。

里格特瑞根认为,无论是企业层面,还是国家层面,都要考虑到这个问题。有时经济越增长,人们生活不一定越幸福,甚至增长越快,痛苦越多。

里格特瑞根认为,在探索新的指标体系时,需要从经济学最根本的角度,去满足人们最根本的诉求——活得更好。

据了解,韩国目前试行的衡量经济增长的指标体系注重内生增长和可持续发展,把自然资源、政府的可靠性等因素都考虑在内。

中国政府在“十二五”规划中提出,把非化石能源占一次能源消费比重提高到11.4%,单位国内生产总值能源消耗降低16%,主要污染物排放总量减少8%至10%。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副主任张晓强说:“这些都是约束性指标,而GDP指标是预期性的,这体现了中国更加注重经济发展质量。”

中国政府近年来还提出“科学发展”“绿色GDP”,并推动碳排放权交易试点等工作。这些作法都受到了国外人士的好评。他们认为,许多国家现在的经济发展有一个问题,就是没有注重环境成本,应该探讨经济发展和环境保护、民众福祉之间的关系。而中国的这一作法已经开始朝着经济高质量增长迈进了一步。

里格特瑞根认为,世界各国在探寻一个新的衡量经济高质量增长的指标体系上面临的问题非常复杂,没有一个简单的指标可以全面衡量经济的增长。郭生俊认为,未来十年或许有国家会开发出一套新的衡量标准。

亚历山大·亚拉说,整个社会和每个人都要对“幸福”的含义进行思考,在思考过程中也许就会找到新的衡量指标。

取代GDP: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尽管与会人士对建立新的衡量高质量增长的指标体系的重要性和紧迫性有充分的共识,但也都承认,想找到一个替代目前以GDP为主的指标体系的新体系并不容易,有很长的路要走。

亚历山大·亚拉介绍说,仅仅在采用国际贸易附加值这一个指标上,世贸组织就面对许多困难。他说,有不少国家和企业拒绝提供更多详细的信息,因此使得计算贸易附加值变得很困难。

建立新的衡量高质量增长的指标体系显然要比采用国际贸易附加值衡量国际贸易这件事还复杂和困难得多。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城市和小城镇发展中心研究员杨禹认为,世界各国在探寻一个新的衡量经济高质量增长的指标体系上面临的问题非常复杂,没有一个简单的指标可以全面衡量经济的增长,欧美一些国家对此也没有一个固定的衡量体系,确定这个体系仍然需要一段时间。

郭生俊表示,要想把高质量增长的指标放在GDP之上进行考虑,就需要开发一种工具,对GDP的增长质量进行估值。要把一些定性的评价进行具体的量化。

此外,与会者认为,即使在新的衡量高质量增长的指标体系里,GDP也不会消失。人们认为原有的GDP考核指标太单一,但并不是就此否定GDP,即便在新的指标体系中,GDP依然是很重要的。事实上,在欧美发达国家,GDP指标也是衡量经济的第一指标,大家习惯首先看GDP,再看其他指标。

而且,人们没有反对让指标体系丰富起来,但要让人们接受和更在意其他指标,可能需要一个相当长的时间,“至少需要5到10年”,杨禹说。

里格特瑞根认为,尽管建立一套新的指标体系很难,但并不意味着我们可以推给别人,每个国家、甚至每个人都需要认真考虑和寻找,从现在就开始。

相关专题:

2011夏季达沃斯
订阅

推荐微博:

注册微博
[责任编辑:azraelzheng]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如果你对财经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热点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