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财经财经 > 财经新闻 > 2011夏季达沃斯 > 正文

WTO副总干事:赞成欧盟承认中国市场经济地位

2011年09月15日08:21腾讯财经[微博]我要评论(0)
字号:T|T

WTO副总干事:赞成欧盟承认中国市场经济地位

WTO副总干事Alejandro Jara

国务院总理温家宝在夏季达沃斯年会开幕礼中,呼吁欧盟以朋友之礼相待,早于WTO于2016年承认中国完全市场经济地位之前,提前承认。WTO副总干事Alejandro Jara,接受腾讯财经嘉宾主持人罗绮萍(微博)(微博)独家访谈时,认为这是非常合理的要求。

他并指出,即使到了2016年,基于WTO的某些限制性措施,仍会有一些成员不会承认中国市场经济地位,需要中国透过谈判及协商解决。

来源:腾讯视频所属栏目:财经

以下为访谈实录:

腾讯财经:温家宝总理今天上午说他希望欧盟能在2016年前,承认中国的完全市场经济地位,您对这一要求有何评论?

Jara:我想这是非常合理的要求。事实是到2016年,对于申请某些限制性措施,仍会有一些国家不会给予中国市场经济地位。对中国而言,这是讨价还价、谈判或者协议的产物。而这通过与另一方的协商完全可以改变,中国已经与一些贸易伙伴做到了。如果欧盟愿意,何乐而不为呢?但通常这事就是国家间的谈判,而结果如何也取决于谈判双方。

腾讯财经:有分析指出,2001年当中国加入WTO时,我们希望以发展中国家身份加入,所以不以完全市场经济身份加入,这可能会令中国与其他贸易伙伴的关系变得困难。你怎么看?

Jara:WTO体系中发展中国家身份其实是一种自我指定的身份,也即会员国自己指定是否为“发展中国家”,而中国当年就这么做了。现在,非市场经济地位问题在申请反倾销等时尤为重要,当你提及某些价格是否是市场价格,如果某国并非具备完全市场经济地位,也就更容易采取限制措施。因而你在比较价格时,就认为这是其他经济体的底价,而不是中国市场的价格。这些问题都会拖到2016年,或者在2016年之前在双边基础上中国与其他国家达成共识中国应获得完全市场经济地位,而中国实际上已经和一些国家达成了这个协议。

腾讯财经:中国是WTO积极良好的成员,但是最近中国也花了很多精力在“10+1”、“10+3”等自由贸易协议(FTA)上,并希望香港作为WTO一员参与到上述自贸协议当中来。WTO怎样看待这个趋势?

Jara:WTO预见到了自由贸易区、贸易联盟建立的趋势,而两者也是WTO体系的一部份。有很多方法让两个国家间贸易自由化,但上述只是我们大多数规章的一个例外,这并非实现贸易自由化的终极方法,但我理解为了日益增长的利益,需要达成此类双边协议,而此类协定比多边体系能走得更快更远。因而这是走向正确方向的一步,这些国家愿意这么做是因为它们希望走得更快更远。然而有一些事仅靠双边不可能做到。比如你无法仅靠双边关系就能改变工业化国家的农业政策,而需要多边协议去消除或减少农业补贴;再比如,在全球渔业资源减少而渔业需求不减的情况下,仅靠双边关系也很难有效地减少或消除某些对渔业的补贴。

腾讯财经:多哈发展回合谈判陷于沉寂,我们现在为何听不到任何进展?

Jara:谈判陷于僵局的原因,是存在政治原因,即少数会员国,出于国内政治的需求。没有它们的领导,没有它们的灵活性、没有它们的务实性,我们就无法摆脱当前谈判的迟滞局面。

腾讯财经:最后一个问题,最近有越来越多涉及中国的国际贸易以人民币结算,你是否觉得这是个好势头?

Jara:我觉得这是一件正常的事。如果人民币保持稳定,人们信任这种货币,那么就会有越来越多人使用人民币从事贸易。否则就不会有人民币的日益流行。庞大的经济体、庞大而稳健的货币,就会有更多人使用这种货币,我觉得这是自我发展的过程,也是贸易从业者的选择,而不是政治独裁的原因。

腾讯财经:你会使自己的投资组合多元化吗?你或许会有一些人民币资产?

Jara:我?不,我不会投机倒卖货币。

腾讯财经:是说你自己的投资组合,还是美元或者欧元主导吗?

Jara:如果你像我一样穷,你就不会有什么投资组合。

CCTV:在您看来,除了GDP之外,还有什么主要衡量指标?

WTO副总干事Jara:我觉得有关GDP衡量指标的讨论,已经表明GDP衡量的方法是有其价值的,应当继续加以保持,因为这一衡量方法是非常具体的,且在全球都具有可比性。当然可能会有衡量其他事物的其他方法,可作为对GDP衡量的补充,比如环境方面、政府等机构服务质量等等。这些都很复杂,你可以用不同的标准方法衡量不同的事物,因而这不是一种更替或替代,而是补充,我们也不应仅依靠GDP作为衡量一个经济体经济状况和人民生活的唯一指标。

CCTV:我们现在关注有质量的增长,这是否意味着衡量指标应从数量性转向质量性?

Jara:这很大程度上取决于不同的情况。正如我所说,你可以继续使用GDP来衡量,因其十分具体;而当我们说有质量的发展时,你就必须给“有质量”下定义。例如,有人称应衡量中国的碳排放,这样你就要在衡量体系中引入这一元素。就像我刚才说的,机构的服务质量,路线是否对头,公共服务是否有效,从发展质量的角度而言,这些都有重要影响。

相关专题:

2011夏季达沃斯
订阅

推荐微博:

注册微博
[责任编辑:xanthewang]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如果你对财经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热点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