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财经财经 > 财经新闻 > 2011夏季达沃斯 > 正文

何力:经济危机复杂化 不确定因素增加

2011年09月14日19:33腾讯财经[微博]我要评论(0)
字号:T|T

图文:《全球商业经典》总编辑何力

《全球商业经典》总编辑何力 腾讯财经摄

腾讯财经讯 9月14日消息,《全球商业经典》何力在2011夏季达沃斯论坛期间做客腾讯演播室,他认为,从目前情况来看,经济危机复杂化,不确定因素在增加。

独家对话《全球商业经典》杂志总编辑何力独家对话《全球商业经典》杂志总编辑何力

何力谈到,通过观察达沃斯论坛,可以看到传递出来的不确定性的背后是失衡,新兴经济体和新兴经济体之间是不平衡的,新兴经济体和发达经济体之间也是不平衡的,发达经济体之间,比如说欧盟内部也是不平衡的。“在这种失衡背后,是竞争力的此消彼长。”何力称。

何力同时谈到,现在新兴经济体自身也存在不少问题,最核心的问题就是发展模式问题。“我们看到新兴经济体迄今为止比较普遍的发展模式,还是沿用老的资本主义的工业化的模式,靠投资,这种工业化的路径没有变。”

以下是访谈实录:

主持人:各位网友大家好!这里是东风标志508腾讯财经特约报道。今天达沃斯是第一天,很多嘉宾都来到了我们演播室。今天我们很高兴请到了资深媒体人士,也是我以前的老师,老领导,《全球商业经典》总编辑何力老师。何老师好!

何力:你好!

主持人:我知道何老师参加了好多届达沃斯,这次来,你有什么不同的感受?

何力:老外越来越多。确实是。可能从另外一个层面反映了问题,他们说博鳌论坛中国人越来越多,夏季达沃斯老外越来越多。

主持人:证明中国越来越国际化吗?

何力:还是比较受到关注吧。就像今天上午施瓦布问的那个问题,大家还是很关心,在如此高的不确定性下,这种不确定性的弥漫是前所未有的,从某种意义上来讲,就是人们看不到一个明确的转折点。现在经济危机结束了吗?还是经济危机开始了?还是经济危机复杂化了?可能经济危机复杂化了是一个更接近事实的描述。

主持人:不确定性因素太多了。

何力:不确定性因素确实在增多。人们也很关心,你中国作为一个这么大的经济体,在这样一个不确定性面前,能够做些什么?我看上午温家宝总理也回答了中国能做什么。这里面,其实很关键的是,中国自身的经济发展阶段,我们看到有些嘉宾互相之间产生一些摩擦、碰撞,乃至于争论,是因为他们处在不同的经济体和经济发展阶段。我们观察达沃斯论坛上传递出来的不确定性的背后是什么呢?其实是失衡,新兴经济体和新兴经济体之间是不平衡的,新兴经济体和发达经济体之间也是不平衡的,发达经济体之间,比如说欧盟内部也是不平衡的。有的可能债务危机问题比较严重,下午那场讨论,还有欧盟的一位,好像是英国的财政大臣,他说欧盟只是一个政治联盟,虽然有欧元,但是缺乏债务联盟,缺乏共同的债务市场,我们也没有欧盟债。当然,这种失衡的背后,又是什么呢?又是竞争力的此消彼涨。所谓竞争力的此消彼涨是什么?总的来讲,你看发达经济体,他们经过这么多年的发展,在享受经济发展的成果,所以他们不如我们勤奋。总得来讲,他们假期更多,工作时间经常喝咖啡,我们每天工作十几个小时。这种竞争力的此消彼涨,美国友很多很优秀的人,但是美国也有很多懒惰的人。

主持人:你的意思是说新兴经济体发展后进更足?

何力:不知道。至少从现在的态势上来讲,因为你过去是低效率的,人家是高效率的,现在你的效率在提升,其实从某种意义上也是酿成了不平衡。这种不平衡怎么解决?我们看到发达经济体更多的办法,其实是我小时候我奶奶说的办法,是寅吃卯粮的办法,用未来的钱解决今天的问题,用未来的钱换今天解决问题的时间。但是,前提是你能不能通过未来的钱使今天的矛盾得到缓解?你的外债能不能得到削减?政府的赤字占GDP的比重能不能下降?你的总体债务规模能不能不断地缩小?我们中国人讲的,你能不能做更大的蛋糕,消解过去小蛋糕不够分的问题?这个成长性,大家还没有完全看到。

反过来,新兴经济体效率在不断地提高,不断地增长,也有自身的一些问题。

主持人:问题主要表现在哪里?

何力:最核心的问题你的发展模式问题。我们看到新兴经济体迄今为止比较普遍的发展模式,还是沿用老的资本主义的工业化的模式,靠投资,这种工业化的路径没有变。具体从主观上讲,你选择了这个经济发展道路和模式。而新兴经济体又有一个特点,就是人口众多,都是大量的人口,中国是13亿人,印度也有这么多人,印尼,都是有大量的人口。

主持人:你对这种人口多,发展模式比较担心?

何力:对。你这么多人口,能不能按照老模式发展?当然从当下来说,由于你全球经济一体化,你受发达经济体的影响大宗商品不稳定,自己也出现了外来的通货膨胀的问题,还有本地的经济,像中国可能存在着房地产泡沫的问题,等等。这些问题,归根到底其实还是你所选择的发展模式的问题。当然说起来容易,创新,怎么创新?创新其实是一个很难的事情。

主持人:这次达沃斯的主题也是创新。前一段时间我们看到了谷歌收购了摩托罗拉,其实也有一个创新问题。现在很多企业,包括国内很多企业,是不是只有创新将来才更有竞争力,但是创新从哪块创?

何力:上午那一场电视辩论的时候,李稻葵(微博)和美国驻华大使骆家辉围绕创新问题还有一个交锋,可能骆家辉更多强调法制的建设、透明度、可预期性,这样才有能力有新创新,创完了东西你知道这是你的。反过来李稻葵更强调在中国要放松,给创新者一个宽松的环境。你不用管,他自己就能够做。我觉得这是不同发展阶段的,在最初的发展阶段,当然要有一个宽松的环境,但中国发展到今天,确实到了应该重视法制,应该重视透明度,应该重视让创新者能够有良好的预期回报的问题。

不过,稻葵讲的一个关注点,我是赞成的,其实中国创新的很多企业,可能在原创技术,或者说在重大的科技发明上也许还不是特别具有竞争力,但是在商业模式的创新上,在商业模式和本地文化的结合上,包括他讲的隐形冠军,这方面还是有很多潜力,或者我们还不知道值得挖掘的,或者说更容易获得成功。在互联网经济领域,我们就发现中国的很多公司,也许互联网的技术不是你发明的,但是你确实结合了中国本国国情,把它的应用、商业模式开发做得很好。

主持人:国外也遇到了问题,前两天我们看到报道,说苹果告三星,说拷贝他的技术。我们看到苹果这样的革命性技术出现以后,很快就被同行拷贝。这样,中国的新型企业业面临这个问题。怎么来做?

何力:我认为在知识产权保护上,政府应该还有更多的工作可以做。当然企业也要保护自己的知识产权。但是因为它毕竟是一个整体的法制和制度的建设,在知识产权的保护法律,你对知识产权侵权的打击应该能够更大一些。

主持人:刚才提到创新,其实现在媒体发展也是不断创新。去年开始微博出现,包括腾讯微博这一次达沃斯报道也是特别多。我们知道何总一直在传统媒体做,《全球商业经典》已经出了第三期了,我们看到很精致的商业类的读物。面临微博的大冲击,你在固守着传统的刊物,您怎么看?

何力:其实我们这个产品最终的形态可能还是一个纸质的,但是我们的人,我们的媒体本身跟用户建立关系,去互动,我们今天的记者可能在今天报道夏季达沃斯,也是在我们自己的官方微博上有更多的报道,我们在会场跟很多人的交互也好,互动也好,以及未来的影响力的形成,除了靠纸质的产品本身以外,也还是要寄希望于各种各样的平台,包括互联网新媒体平台。这是你不能回避的。包括将来可能还要面临着新媒体的产品本身。

主持人:我们知道何老师是资深的传媒人士,之前《南方周末》、《经济观察报(微博)》做到了很大的影响力,这次做《全球商业经典》,你刚才提到影响力,你会走这种影响力吗?还是用软渗透?

何力:我相信《全球商业经典》这样一个产品选择的产品方式和产品定位,它的品牌建设和内容建设将是一个长期的过程,因为它选择了一个深度的解读和报道,跟新闻保持一点距离,关注当下人们普遍关心的一些问题,试图给一些不同的答案。关注商业和政治、经济、社会、文化之间的相互关系,以及商业背后的那些因素。就像我们最近派记者去美国,采访乔布斯独家授权的《乔布斯传》作者,他原来是《时代周刊》的总编辑。《乔布斯传》要在11月21号在全球举行首发。我们去采访,包括采访乔布斯身边的那些人,那些影响他的人。

主持人:立体化看乔布斯吗?

何力:不是。而是看乔布斯这个人作为一个商业的成功人士,哪些因素影响了他。后来发现商业的因素固然影响了他,但是可能影响他最大的也许是那些音乐、禅,或者是艺术,中国话叫做功夫在诗外。可能我们也希望探讨那些成功的商业人士究竟是哪些因素在影响他们,也可能是一个人,也许是其他的因素,也许不是商业技术本身。

主持人:这个观察角度很新。现在我们看到你刚才描述的对我个人来说是很有吸引力的一个东西。现在已经出三期了,这三期达到你预期了吗?能够打多少分?

何力:打分容易量化。如果定性地说,我们有了一个产品的雏形,按照我们这样的产品方式或者方向方式往前走。但是真正实现我们目标中的一个理想产品,我相信还有很长的路,还要经过很多努力。

主持人:我相信《全球商业经典》会越来越很看,越来越丰富。谢谢何老师!

何力:谢谢!

相关专题:

2011夏季达沃斯
订阅

推荐微博:

注册微博
[责任编辑:ifengjiang]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如果你对财经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热点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