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财经财经 > 财经新闻 > 2011夏季达沃斯 > 正文

朱民:全球第二次大紧缩不会发生

2011年09月14日18:14腾讯财经[微博]我要评论(0)
字号:T|T

朱民:全球第二次大紧缩不会发生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副总裁朱民

腾讯财经讯 9月14日,国际国币基金组织副总裁朱民在2011年夏季达沃斯论坛上表示,虽然所有可预见的将来严重不稳定,但不意味着会发生第二次大紧缩。如果企业的去杠杆化能带来健全的账目,可避免更多动荡。

朱民:全球第二次大紧缩不会发生朱民:全球第二次大紧缩不会发生

朱民表示,我们看到世界市场的动荡是比较严重的。美国十年的债务回报不到2%。然而银行业和资本市场流出了很多的资金。很多人退出了美元资产,瑞士法郎、黄金日元的价值走高。同时各种大宗商品的价格动荡,居高不下。所以这是非常不稳定的市场局面。

朱民指出,之所以市场如此不稳定,是因为有这么几点令很多人担心。第一、欧洲的主权债务危机会不会进一步蔓延到银行业;第二、美国赤字危机会不会进一步蔓延,影响美国经济的复苏能力,会不会有第二次探底的危险;第三、会不会有严重的紧缩,去杠杆化的过程会不会停滞不前。

如果看标普500强的话,其总市值已经下降了20%左右。还有很多人担心,欧洲的银行业,还有人担心美国复苏的能力。认为资产负债表特别在政府住房领域,甚至于一部分企业界资产负债表并不是特别健全。所有的可预见的将来会严重不稳定,但不意味着我们会发生第二次大紧缩。

他认为,第一轮去杠杆化的过程还没有停止降低杠杆率,现在和2008年比较的话,在发达国家他们住房债务还是很严重的。在金融界一样严重,资本充足率稍微比2008年好一些。和2008年比较的话,政府的资产负债表比以前严重多了,但有一个好消息就是各公司的金融状况比以前好。所以会不会透过进一步的去杠杆化来让各公司的帐目变得更加地健全,这还是一个未知数。

“如果可以做到的话可以避免更多的动荡,但我们需要政策层面采取很多的措施才可以做到这一点。”朱民说。

以下为朱民演讲实录:

我们看到世界市场的动荡是比较严重的。从高峰转移到风险度比较低的自查。因此美国十年的债务回报不到2%。然而银行业和资本市场流出了很多的资金。很多人退出了美元资产,所以瑞士法郎、黄金、日元的价值都走高了。同时各种大宗商品的价格比较动荡。居高不下。所以这是非常不稳定的市场局面了。

你要问我以后会怎么样呢?我是这样看的。为什么市场这么不稳定?有这么几点是很多人担心的。

第一,欧洲的主权债务危机会不会进一步蔓延到银行业。第二,美国赤字微机会不会进一步蔓延,影响美国经济的复苏能力,会不会第二次探底的危险。第三,会不会有严重的紧缩,去杠杆化的过程会不会停滞不前。如果看标普500强的话,总市值已经下降了20%左右。这三点很多人担心,这是仍然存在的情况。还有很多人担心,欧洲的银行业还有人担心美国复苏的能力。认为,资产负债表特别是政府住房领域,甚至于一部分企业界资产负债表并不是特别健全。所有的可预见的将来会严重不稳定,但不意味着我们会发生第二次大紧缩。

第一轮去杠杆化的过程还没有停止降低杠杆率,现在和2008年比较的话,在发达国家他们住房债务还是很严重的。在金融界一样严重。资本充足率稍微比2008年好一些。和2008年比较的话,政府的资产负债表比以前严重多了,我有一个好消息就是各公司的金融状况比以前好。所以会不会透过进一步的去杠杆化来让他们的帐目变得更加地健全,这还是一个未知数,如果可以做到的话可以避免更多的动荡,但我们需要政策层面采取很多的措施才可以做到这一点。

在这次危机中我们发现一个特别有趣的现象,就是危机在全球的散布出现了新的特征。欧美的共联性大大地提高。但欧洲市场、新兴市场的波动出现了分散化的趋势。我称之为beta risk(音)。以前欧洲和美国的市场发生了波动1的话,新兴市场的波动会超过100%。但这次我们发现新兴市场的波动相对比较小。这是一个很好的事情。也就是说第一次在近50年的历史上,发达国家经济市场产生的波动和危机对新兴市场和发展中国家市场产生的负面影响相对比较小,这是一个很好的事情。但是反过来说,我认为新兴市场没有任何理由可以认为这是一个孤独的发达经济体的危机。我讲几个理由。

第一,全球今天处于一个以前没有过的低利率和高流动性的大环境。世界今天的低利率和充沛的流动性环境高于2007年和2008年危机以前。因为危机以后全世界低利率,现在不只是发达国家,流动性宽裕就是的资本在全世界流动,所以资本流动的冲击性很大,也对去杠杆化产生了很大的困难。

第二,去年开始新兴经济和欠发达国家加总已经占世界经济的47.8%。但金融资产只占全球资产的19%,钱跟着什么走?跟着增长、跟着利润、跟着市场走。所以全世界资本在产生一个大规模的结构性变化,涌入新兴经济 和发展中国家。在低利率的情况下对新兴经济和发展中国家的冲击还是很大的。

第三,新兴经济在过去的两年里产生了一个很大的新风险就是贷款的增长比例很高。新增贷款比新增GDP,也就是说新增产的一块钱的GDP要多少贷款的比例来衡量,危机以前基本上是低于100%,中国去年200%、印度320%、秘鲁280%、土耳其420%。在危机的解救过程中,新兴经济产生了一轮贷款的增加,通过贷款的增加和政府刺激政策推动全球的发展。但在全球经济增长速度下降的时候,过多的贷款和可能的资产质量会产生潜在的风险。如果对新兴经济来说,如果说发达国家面临的是需要政府采取果断的措施预防即将可能发生的危机,新兴经济和发展中国家必须采取有力的措施预防可能明天和未来即将发生的危机。

全球经济会不会进入二次探底,我个人以为——不会!

全球经济在降速,特别是整个的发达经济的速度下降得很厉害,比如说美国的经济从以前的预期增长3%左右,现在可能在1.5%到1.8%左右,这个大家大概会有一点不同的预测,所以整个的降幅很厉害。同时,新兴经济的增长速度也在下调,比如说印度、中国整个经济都在下调。但经济还在增长只是增长得比较慢。从现在来看,整个经济并没有受到巨大的结构性的冲击。如果按照标准的话,如果一个经济连续两个季度负增长的话,我们称之为进入衰退,从现在来看哪怕是发达经济也一般不会进入连续两个季度的负增长,从这个意义上来说,我们认为不会进入二次探底。但有一个前提,就是现在确实是处于一个危机中的非常关键和危急的阶段。如果政府不能采取果断和有效的措施的话,滑入衰退的可能性还是存在的,这是很的一点。

现在主要的需求是两个方面,新兴经济和发展中国家要发动内需。发达国家也要通过从传统的财政刺激的需求转到私人消费、转到投资,把这个过程转过来。这样在全球才会有平衡增长的动力。

相关专题:

2011夏季达沃斯
订阅

推荐微博:

注册微博
[责任编辑:zhengyan]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如果你对财经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热点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