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财经财经 > 理财 > 市场动态 > 正文

北京房租涨幅超CPI一倍 撼租价比抑房价难

2011年09月09日07:39每日经济新闻[微博]我要评论(0)
字号:T|T

本文导读:“限购令”出台之后,很多白领失去了买房资格,但即便退而求其次,越来越高的房租也和猪肉、鸡蛋一起,推涨着他们的生活成本。

今年5月,她和相恋多年的男友举办了婚礼,拥有购房资格却买不起房子的她笑称,自己赶上了这拨“裸婚”的时尚。

两人的婚房位于离木樨地地铁站约800米的一个小区,房子是两居室,面积约60平方米,每月租金3600元。这是她2005年从中国农业大学毕业以来在北京的第7个住所,这意味着她平均每年要换一个住所。

工作6年多,她的收入比最初增长了近两倍,居住条件也越来越好,但仍然感到生活压力巨大。

“自从两人合租起,房租占我们工资的比例一直在1/4以上,最困难的时候,光房租就占收入的将近一半。”已经嫁作人妇的她,不仅没有买房的能力,还在为不断上涨的房租发愁。

在北京,类似何娟这样的例子无处不在。“限购令”出台之后,很多白领失去了买房资格,但即便退而求其次,越来越高的房租也和猪肉、鸡蛋一起,推涨着他们的生活成本。

来自伟业我爱我家市场研究员的数据,自2008年以来,北京住房市场的平均租金上涨了近30%,达到3255元/月/套,个别区域的租金甚至翻倍。在房价节节攀升、CPI涨幅居高不下的情况下,很多网友称“越不买房,将来越买不起”。

个别小区房租一年涨50%

9月,位于朝阳区团结湖路东侧的 “团结湖南一二条小区”绿树成荫,戴着红袖箍的街道大妈跟外地来的小贩在聊天。在最近的市容整顿中,这些小贩被告知不准“占道经营”,所以这几天都没什么生意。

这是一个上世纪80年代兴建的老式小区,附近有菜市场、商店、公园、医院等,生活设施一应俱全,步行到最近的呼家楼地铁站也仅有不到十分钟路程。当很多老住户搬离此地后,这里也成为二手房租赁交易的热点区域。

在搬到现在的住所之前,何娟和男友便租住在这个小区里。今年年初,房东提出加价500块钱,将房租涨到每月3800元,理由是地铁6号线即将开通。两人觉得难以承受,就不再续租。

结婚是何娟选择离开的一个理由,另一个原因则在于她认为房东太不通情理。“去年年初,房东已经给这个房子加价300元了,理由也是‘地铁6号线即将开通’。”

据悉,号称北京“最快地铁”的6号线已经动工一年多,按照官方公布的计划,一期工程(东段呼家楼站至草房站的8座车站)将在今年年底前实现通车,而整条地铁最终开通的时间要到2014年或2015年。

《每日经济新闻(微博)》记者走访了附近的多家中介门店后,从业务员口中得知,这个小区两居室的月租金如今基本在3000元以上,好一点的达到4000元;一居室的租金也不低于2500元,都比去年有大幅上涨。而涨价的理由几乎无一例外:6号线即将开通。

“现在还是淡季,等到年初或学生毕业的时候,租金还得涨。”一位业务员这样向记者表示。

“团结湖南一二条”并不是北京唯一涨价的小区,也不是涨幅最大的。何娟的一位同事告诉她,天通苑区域的一些房源,租金已从去年底的1200元涨到如今的1800元,不到一年间涨幅达到50%。

来自伟业我爱我家研究院的数据显示,今年8月,北京市租赁市场成交均价为3255元/月/套,与7月份相比小幅上涨了0.8%。但与去年同期相比,涨幅达到12.6%,几乎是同期CPI涨幅的两倍。

本文导读:“限购令”出台之后,很多白领失去了买房资格,但即便退而求其次,越来越高的房租也和猪肉、鸡蛋一起,推涨着他们的生活成本。

房子是“抢”来的

与何娟相比,刚来北京一年的李晟更能体会“颠沛流离”的感觉。自去年7月从武汉一所高校毕业来京至今,他共住过5个地方,有时是短租,有时干脆在朋友那里“蹭住”。

如今,李晟仍然“蹭”在一个朋友的住所,一边上班一边找房子。毕业刚一年的他月收入才3000多块,他每月要先取出1200元攒着,作为支付房租的固定资金,“一开始租就得押一付三,这得要不少钱呢。”

此前,他在百子湾附近的一个小区租下一间“隔断间”,月租金才600元。但今年年初,北京开展清理地下室和隔板间的行动,刚住了3个月的他不得不卷行李走人。

李晟清楚地记得,那个4居室的房屋被隔成9个小房间,共住下12个人。“早上上厕所要排队,晚上洗澡也要排队,做饭、洗衣服也经常要排队。”

今年年初,住建部发布了新版《商品房屋租赁管理办法》,对将房屋分拆、隔断“化整为零”群租行为明令禁止,打隔断出租最高将罚3万元。

新规在2月1日开始推行后,北京便开始大规模清理上述 “隔断间”,大量租房者满腹怨言地另寻住所,因为新住所的租金往往要比“隔断间”高出许多。

在伟业我爱我家集团副总裁胡景晖看来,像李晟这样的外来者是当前北京租赁市场的主力,他们在给城市带来活力的同时,也增加了住房的压力。胡景晖认为,尽管已有“逃离北上广”的趋势,但北京每年的新增人口仍达到50万到60万人。

事实上,在上班族、经商者以及大量短期租户的带动下,北京租赁市场已呈现严重供不应求的状态。胡景晖向记者列出了一组数据:北京市场的租赁需求在800万人左右,而可供房源仅有约240万套,其中城区120万套,城乡结合部120万套。

对此,何娟的体会颇为深切,“每次换房子都要‘抢’,你慢一步,房子就没了,我这套房子就是从别人手里‘抢’来的。”

推荐微博:

注册微博
[责任编辑:lilyqiao]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如果你对财经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热点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