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财经财经 > 理财 > 理财新闻 > 正文

严介和与他的“三大财团”

2011年08月17日16:30千龙网张小云我要评论(0)
字号:T|T

严介和,1960年生于江苏淮安。曾从教从政十年,官商领袖十年,私营老板十年,历任国有、外资、集体、民营、上市公司“掌门”,先后成就了上百家企业。他被媒体誉为全球华人第一狂人,现为《新论语》总撰稿人,中国太平洋建设集团创始人、华佗论箭首席专家,中国郑和舰队资本国际集团董事局主席。

严介和更是一个传奇式的存在:先后收购、重组、整合了几十家倒闭、破产、停产的国有企业,横跨十几个产业。被评为全国“光彩之星”、中国经济十大新闻人物、首届中国企业十大杰出管理人物、中国十大工商英才、中国十大创业领袖、中华十大才智人物、首届内地十大华商领袖、亚太最具创造力华商领袖、全球华人企业杏坛领袖。他的企业跻身中国民营企业500强前十强。

近年来,严介和在达沃斯、博鳌、亚布力等国内外一批顶级论坛,在哈佛、沃顿、剑桥、牛津、中央党校、清华、北大等一批著名学府,在中国各大城市,为党政机关、企事业单位和社会各界作高端报告千余场次。

严介和与他的“三大财团”

严介和是个会不断创造商业经典的人。

最近看到的新闻:2011年8月1日,也是中国人民解放军“八一”建军节同日,严介和率太平洋建设、华佗论箭、郑和舰队三财团出现在贵州夏云同心工业园内,他代表三大财团签下总投资近5亿元的“贵州夏云同心工业园授牌仪式暨夏云工业园三期和白酒工业园基础设施建设”项目并出席当天的开工典礼。据悉,该项目建成后,将为平坝县扩大招商引资、加快工业发展奠定良好基础。

时间往前推,今年2月,严介和组织百家民营企业来到美国,与美国商界开展对话与交流,“考察” 美国高速铁路以及城市公共设施等基础设施的建设现状,甚至深入美国房地产、高科技和新能源领域寻找新的商机。在此期间,严介和率领所属财团共同主办的“哈佛中国富民感恩论坛暨中国商界领袖美国行”成为本次活动的亮点:来到美国考察的企业家直接在这里与美国前总统比尔·克林顿,奥巴马总统的经济顾问委员会主任、哈佛大学前校长、美国财政部前部长劳伦斯·萨默斯、2006年诺贝尔医学奖获得者克雷格. C. 梅洛博士、汉密尔顿公司主席亨罗·布朗等政商学界大师直接对话。

2010年12月18日,严介和倡导主办了“中国商界领袖小平家乡感恩行暨首届中国新经济感恩论坛”,中国感恩节从此诞生;2010年4月他倡导主办了“中国首届新江南新经济论坛”,池州首次被定位为中国的新江南;2009年他倡导主办了“中国企业领袖三峡行”和“井冈山十月论坛”,引起巨大社会反响……

严介和曾预言,未来五到十年,99%的中国中小企业将不复存在!所有民营航空都是死路一条!, 严介和身家2005年胡润中国富豪榜排名第2位,被媒体称为“黑马富豪”,他经营过的太平洋建设集团曾经历了从大名鼎鼎到臭名昭著,再到峰回路转。上述的故事,正是他“东山再起”的若干片段。

严介和其人

1960年,严介和出生在大运河旁的江苏省淮安市楚州区,这个家庭祖祖辈辈都是教书匠。

1977年恢复高考,一分钟都没有复习的严介和考上了大学。毕业后严介和回到淮安中学当老师,第二年就当上了教务处副主任。

1983年,当时的一位领导需要一个秘书,“小说、诗歌、散文、公文样样漂亮”的严介和被推荐上去,从此进入政界,开始了多年春风得意的政界生活。

1986年,严介和的第二个孩子出生,因为超生,严介和主动辞职,从官场“跳海”了。严介和说:“别人是下海,我只能是跳海。下海的人是苦海无边,回头是岸;跳海的人是苦海无边,回头无岸。”从1986年到1996年,10年时间,严介和先后在7个国企任职,哪个企业经营不下去了,他就去哪个企业。这个自信甚至有点狂妄的年轻企业家有一句名言曾被传播:“没有亏损的企业,唯有无能的厂长。”

1996年,严介和人生中又开始了另一个转折点。这一年,他不是“跳海”,而是认认真真地“下海”了,他组建了民营企业——江苏太平洋工程有限公司(中国太平洋建设集团前身)。至今仍让严介和津津乐道的,是太平洋掘到的第一桶金,这个著名的“赔5万不如赔8万”的事例曾被写入美国哈佛商学院的经典案例。

严介和上述年表式的履历其实不是他创造力的全部。出身书香世家,他传承了这个家族求知好学与勤于思考的底蕴与资质,这或许是人性之根。在这根基上,滋生出思想,影响着性格,成就了自身的价值判断。他也坦言,我最感兴趣的是对未知的渴求。这种渴求,使他不断成长,丰富,成熟。有人这样形容他的文学功底,“深谙修辞,咬文嚼字,排比句一堆一堆的,有点类似于单口相声,语速极快,排山倒海。”

除此之外,他还有意锻炼自己的身体,培养自己的胆识。对他来说要能文能武,文韬武略,不可缺一,才能成就大事。十多岁时,他练习轻功,从五层楼一跃而下,竟然毫发无伤,再大些他就能肩挑300余斤。这或许也是在今后若干年不管是沐风栉雨,还是柳暗花明,他都能够从容面对的原因吧:有所准备,有所储备。这些是他的生命哲学之根,没有阅历的人生,没有苦难的人生,是苍白的人生。

最穷的时候,他说,“我真的太苦了,在农村呆了好多年,妈妈编的草鞋都舍不得穿。”他从编草帽一天挣一毛钱开始,到太平洋建设掌控上百个子孙企业,这时他说,“我在阳光下挣钱,在月光下挥金如土,我这个人从来都是视金钱如粪土。”企业如同搭上了高速列车,他也从贫瘠之地走上了财富之巅。直到2006年却突兀地粲然跌落,还没等人们愕然叹息一声,他又浴火重生,用他自己的话说,“凤凰涅槃”。

当别人以为他从商界淡出的时候,他却带着他的太平洋建设集团、华佗论箭智慧国际集团和郑和舰队资本国际集团,重新出现在众人的视野。现在,他的能量继续迸发。在民营经济前行的道路上,他就像一盏指路的明灯,其光彩不容人忽视,再次吸引世人的目光

实战教育

虽然被人戏称为“中国最大的包工头”,教书匠出身的严介和却始终对做教育表现出浓厚的兴趣。2007年退出太平洋建设集团后,挺过了风暴,柳暗花更明的严介和对外的头衔已悄然变成华佗论箭首席专家。

严介和2007年7月宣布离开太平洋建设集团,将公司的一切事务交由原来的管理团队打理。此前,一个中国民营企业的商学院已在他的心中成型。2007年年底在北京高调宣布成立“华佗论箭”,让企业家们带着问题来,带着答案走;带着问号来,带着叹号走。2009年8月25日,宣布成立“华佗企业门诊”,真正开始干起了 “企业华佗”。

从当年的高中老师到现在的“商界华佗”,看上去严介和完成了一次人生历程的回归。但因为中间经过了政、商的转换过程,在社会各个阶层里经历了政治、经济、社会的摸爬滚打,再回到教育,就比过去皮实得多,丰润得多,更有底气。在这个过程中一以贯之的,是严介和能很快地适应角色,做什么都能做得风生水起。

他一口浓重的苏北口音,但听起来却字字珠玑。“中国商人富而不贵,中国教育贵而不富;而国际上的名牌大学既富且贵。”严介和的理想是办一所融政、商、学为一体的世界级顶尖商学院,培养一批讲企业如数家珍,做企业行云流水的中国CEO。

在现在的很多场合,严介和都毫不客气地抨击中国商学院教育。几乎每次演讲,他都会抨击高校培养的“MBA缺乏实战性”、“博士是最无用的人”、“海归派和中国的文化理念差异太大”。 他对自己的“医术”相当自信,“我不敢说企业到我这儿来,能包治百病,但是,如果我这里开不出药方,到别人那里也是无药可治。”他还放言,“国内的经济学家跟我怎么比,100个经济学家都赶不上我,他们向我提出问题,我都可以回答,我要向他们发问,他们不一定能接招”,“即使咨询业的巨头麦肯锡在我面前都是苍白的。”

严介和确实够狂,但有足够狂的资本。翻翻他的履历:从教从政10年,官商“掌门”10年,私营老板10年,200多家企业。其中收购、重组、整合了几十家濒临倒闭、破产、停产的国有企业,并创建了中国的BT模式,开创了中国打包重组先河,踩出了中国企业实践史上多个闪着光环的“第一”。

“我强调的实战,是帮助企业解决实际问题。不是学历培养,而是能力培养;不是文凭获得,而是水平得到;不是职称,而是称职。我要办成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先商而后学的商学院,彻底改变现在中国的商学院没有‘商’只有‘学’的局面。为什么叫商学院?究竟是先商而后学,还是先学而后商?官产学,官第一、产第二、学是第三。没有‘产’还谈什么‘学’?商学院,先商而后学,商学院主要是研究案例,没有案例拿什么分析,研究什么呢?”

迄今为止,华佗论箭智慧课已经举办了几十届,李肇星、姚景源龙永图、李子彬、冯并、牛根生马云、于丹……这些站在华佗论箭讲台上的政商学明星,向社会证明着华佗论箭平台的时代价值。据介绍,华佗论箭智慧国际集团平均每月会有3—5场义诊,课程内容涉及政治、 社会、人文、企业管理、用人之道、产业创新等方面。义诊不仅免费为企业诊断,还免费给前来咨询的企业家提供用餐等服务。每月都吸引了不低于3000家企业参加。

严介和表示,目前的华佗论箭正是他实战型商学院的初步尝试。

把教育奉为理想的严介和在子女的教育问题上,融入了更多特异的思想。严介和的家庭是一个标准的“CEO家庭”,严介和从太平洋建设退出来之后,由妻子张云芹接手掌舵,女儿在美国太平洋公司当CEO,儿子也是苏州苏辰国际集团CEO。一般来说企业家的家庭不好管理,但严介和对此却显得游刃有余。个中奥秘,严介和透露说,培养孩子必须从有形的书本读书,走向无形的书本读书,从有围墙的教育走向没有围墙的教育。

“这么多年,我做得这么辛苦这么努力,挣的就是一个名。” 严介和不避讳说他 “好名”,他坦言他喜欢被别人、被社会认可的感觉,“商场就是我的竞技场,我是那种想要、也一定能拿金牌的运动员。”目前全球排名前五的沃顿、哈佛、牛津等商学院都向严介和发出了联合办学的邀请,今年3月份,他接受了荷兰顶尖商学院荷兰奈耶诺德工商管理大学欧中学院的邀请,担任该学院的国际顾问委员会成员。严介和表示,如果中国教育不彻底改革,未来不排除与国外联合办学的可能。

哈佛“掘金”案例

下海的时候,严介和认准了一条:勤劳致富的时代已成过去,胆量致富的时代更成过去,智慧致富的时代已经到来,所以他的产业必须拥有优势。当时全国上上下下都在大建高速公路,“胆大妄为”、“异想天开”的私营企业主严介和,认准了参与高速公路建设会大有作为。于是严介和从三个小涵洞开始了自己的高速公路建设情缘。

1996年,跑了11趟南京,严介和终于拿到了一张总额29.4万的订单,工程内容是修建3个小涵洞,工期是140天。严介和算了一下,把这三个涵洞干完要赔5万块钱,因为是经过五次转包的工程了,管理费累计上交36%,没办法不赔钱。大家都反对承包这个项目,严介和力排众议,下令队伍必须以最快的速度、最优的质量,修好这3个涵洞。“既然赔了就赔到底,赔5万不如赔8万。”一直干到大年三十把涵洞修得尽善尽美,严介和才带着队伍开着两辆手扶拖拉机,冒

推荐微博:

注册微博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如果你对财经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热点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