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财经财经 > 财经新闻 > 金融市场 > 正文

泗洪17亿民间借贷如潮浪涌流向何方

字号:T|T

泗洪17亿民间借贷如潮浪涌流向何方

仇子明 高翔

泗洪县位于淮河中游,洪泽湖西岸,曾以双沟酒和洪泽湖大闸蟹而在江苏省小有名气,但让泗洪县在全国范围内一夜成名的是该县的最新特产——宝马。

宝马是车。泗洪县的石集乡被誉为“宝马乡”,坊间甚至戏称,除了中石化中石油外,还有一个“中石集”在泗洪。开着宝马去石集乡的人,多是放高利贷者,名义多为房地产开发。仅石集乡一地,便有村民称,“夸张地说,下到3岁小孩,上到80岁老人,没有不放贷的。90%以上的石集乡村民都参与了高利贷。可谓是‘全民皆兵(贷)’。”

6月24日,一起因讨债而起的蓄意车祸命案传言,砸开了“全民皆贷”最脆弱的一环。至8月中旬,石集乡的宝马已经悉数“失踪”,这仅仅是泗洪县高利贷崩盘的一个表征。但以“宝马乡”为代表的泗洪县高利贷链条已经蒙上了一层血色。

泗洪县人民银行的初步调查结果显示,伴随着该县中小企业,特别是地产企业的勃兴,资金需求量的激增,泗洪县亲友之间的民间借贷应运而生。此类民间融资占全县民间融资规模的85%以上,约15亿—17亿元,泗洪县政府并不认为上述金额等同于非法集资的高利贷。

喋血“宝马乡”

“宝马乡”已无宝马。但几个月前,石集乡最不缺的就是宝马。坊间称该乡有宝马车500辆,而整个泗洪县约为800辆。县公安交警部门的官方数据“辟谣”称:在泗洪县登记牌号的宝马车总计154辆,石集乡仅有12辆。

8月8日下午,石集乡唯一的银行——江苏泗洪农村合作银行,大厅内冷冷清清。银行外面挂着红色的横幅标语:“远离非法集资,拒绝高利诱惑”,在燥烈的阳光下,显得格外刺眼。

村民们称,在石集乡,几乎是“全民皆兵(贷)”,有的投了三五万,有的投了10万、20万,更有甚者,把家里的全部家当,一家人含辛茹苦数十年的储蓄,几百万元全部用于集资。但具体的金额总额,谁也没有统计过。

高利贷崩盘后,为了躲债,有人被抓了,有人外逃了;为了讨债,有人送命了,有人卧床不起了。

泗洪县公交车司机吴刚是参与放贷者之一,他借钱给陈长兵、戴刚、冯雷,后者又放高利贷给周计伟。6月24日晚,吴刚带着刘彩胜、张守虎、冯雷开车前往泗洪县城找周计伟讨债未成。他们并没有见到周计伟本人,只见到了拿着刀的孙迎凯,双方发生口角几欲动手。随后四人驱车回乡,车至半途,被三辆轿车追撞。吴、刘二人身亡,张、冯二人重伤。

车祸那一幕已成为冯雷永久的梦魇。他躺在床上已足足一个月,大腿上“爬”着一条长达20公分的“蜈蚣”形伤疤。经医院诊断,冯雷盆骨骨折、双腿粉碎性骨折、脚踝骨折,至少半年内不能起身。

冯雷的所有家当皆已投进高利贷,如今讨债无门,靠亲戚朋友接济维持基本生活。冯雷夫妇挤住在一起的小屋,破旧而狭小,为了省钱,他们甚至在晚上7点吃晚饭时也舍不得开灯。空调上已经布满了灰尘,代之取凉的是一台破旧的电风扇。

上述车祸命案被泗洪警方定性为“虽然车祸伤亡人员参与了民间融资,但车祸与民间融资并无关系”。死者刘彩胜的妻子并不接受这一说法,为此她还专程前往南京上访。“石集乡经济倒退了10年。”大多数受访的村民都如此表达他们的悲观情绪,高利贷的崩盘桎梏了他们的购买力,也打击了他们对未来生活的信心。

高利贷秘链

吴刚、刘彩胜、冯雷等人只是位于泗洪县高利贷层级的底部。他们在亲戚朋友的劝诱下,将自有资金以10%至20%的月息交给周计伟等中间人,再由中间人以更高的利息将钱汇总到最上层。泗洪县人把放贷称为“放爪子”,金字塔顶端的人,则被称为“爪王”。钱到了“爪王”那边,月息可达30%。

这样,利息层层递增,形成一个金字塔结构,而开着宝马纵横石集乡阡陌交通的“宝马客”大多都是中间层。

钱遥(化名)是一位餐馆老板,他自称自己是中间人。他的朋友刘刚(化名)以房地产开发为名,劝说他出钱参与放贷。他心动后,又以打着同样的名号鼓动自己的亲朋好友出资。最终,他以16%的月息从20多位朋友那边汇集到300万左右资金,又以20%的月息贷给自己的上线。“在最疯狂的4月,基本上打3个电话,能成2笔,且从不打欠条。”

当地县政府一位金融系统的官员也证实了上述现象。县政府初步调查了解到,由于民间融资(含非法集资)多由朋友、亲戚、邻居之间互相介绍,相关人员不愿“牵累”他人,从而给警方的工作带来了一定难度。

钱最终是汇总到石国豹、张善园等几个著名的“爪王”手里。石国豹从事房地产开发,张善园拿到钱后卖起了宝马。

泗洪县的宝马车大多出自张善园的“龙庭汽贸”专卖店。8月9日,这家专卖店里已再无一辆车,只有两位工作人员留守,专卖店已经处于停业状态。留守的店员回忆称,以前生意很好做,在春节前后,平均一天成交一辆宝马,买车有本地人,也有外地人。他们愿意相信,专卖店的“张老板”正在长期出差。但权威人士透露,张善园目前已被警方控制。

另一位“爪王”石国豹也已消失。据当地民众介绍,地产商石国豹50来岁,位于高利贷金字塔最顶端,全部的钱最后汇总到他一人手里。一位石集乡村民表示自己认识石国豹,也知道他家住哪儿,但已有两个月没有见到他本人。

钱去了哪?

泗洪县的民间借贷如潮浪涌,地方官员感觉这与泗洪近年来的传统产业衰微、房地产开发大热分不开。

泗洪县位于淮河中游,洪泽湖西岸,早先以水产养殖和美酒闻名。但水产养殖业日渐式微的同时,泗洪县的房地产业却发展迅猛。泗洪人先在周边县市开发房产,而后走向全国。官方数据显示,在泗洪县内及其他省市注册的房地产企业近170家,注册资金约40亿元。泗洪县的房价也从几年前的每平米2000元不到,涨到了现今的3500元。房地产行业的快速发展造成开发商对资金的巨大需求。

在银根紧缩的大背景下,银行信贷额度受到严控,监管层和各家银行对房地产开发贷又格外谨慎,导致地产开发商很难从银行贷到款。一位泗洪县政府官员承认,资金需求不减,银行供给受限,催生了民间融资的发展。

房地产项目的高利润,是参与民间融资的民众看得见摸得着的,有经济实体做支撑,一些“爪王”就打着开发房产的幌子向村民集资,这些资金一部分进入房地产企业用于房产开发,泗洪县一位金融系统的官员承认,确有某地产企业利用民间融资募得的资金参与土地竞拍。

另一部分资金被投入到了汽车销售行业,比如张善园和他的汽车城。工商资料显示,张善园于2010年5月24日注册成立宿迁市龙庭汽车贸易有限公司。公司注册资本仅150万元,从业人数仅5人,系一人独资公司,法人代表张善园,仅仅是一个出生于1985年的80后。

今年3月6日,张善园为儿子剃毛头(当地习俗,类似于小孩过生日),邀请了20多辆宝马车客户前来出礼,并组成车队在石集乡街上巡游——中共泗洪县委、泗洪县人民政府在《泗洪县民间融资情况说明》中认定,张善园上述举措,给社会带来石集乡宝马数量大增的错觉。

泗洪县政府权威人士承认,部分购买宝马、奔驰车的车主,其购车资金来自于以房产开发为由进行的非法集资。许多车主年龄20出头,无正式工作,却驾着豪车,带着粗大的金项链出入高档场所,羡煞周围民众。这部分人将集资款用于赌博和高消费,而其本身,并无具体的实业项目。

泗洪县民间高利贷的金额究竟有多少?尚无官方统计数字。

在外逃资金的金额未被官方确认之前,坊间愿意相信的一个估算金额是:高利贷的崩盘,让泗洪县的公民财产流失了上亿元。如何最大可能地追回民众财产,亦成为县政府的燃眉之急,泗洪县分管金融的副县长江耀武表示,警方的打击重点是将融资后用于赌博、高消费、无经济实体的“爪王”。

日前,由江苏省政府副秘书长、金融办主任汪泉领衔的调查小组已进驻泗洪,调查组成员来自江苏银监局等相关部门。

至本月底,泗洪县或将可以正式对外宣布更新的进展。

推荐微博:

注册微博
[责任编辑:azraelzheng]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如果你对财经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热点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