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财经财经 > 美股 > 美国债务上限谈判 > 正文

美债上限再提高 第二轮金融危机到来?

2011年08月04日02:26每日经济新闻[微博]我要评论(0)
字号:T|T

话题缘起

继8月1日众议院表决通过后,民主党控制的美国参议院2日以74比26的投票通过了提高美国债务上限和削减赤字法案。这场吸引全球眼球的“惊悚片”,顷刻变成了截然不同的美国两党相争“政治秀”。

尽管美债并未出现违约,这场“闹剧”带给全球的影响也不容小觑。这是否是第二轮金融 危机的开始?全球经济是否进入新一轮的高压地带?美元是否“绑架”了全球经济?美债危机对中国又会产生怎样的影响?带着这些问题,记者采访了3位经济学研究人士。

对话记者

陈舒扬 杨芮

对话嘉宾

孙 哲 清华大学中美关系研究中心主任

鲁政委 兴业银行首席经济学家

孙立坚 复旦大学金融学院副院长

美债根本性问题未解决

NBD:若美债违约造成信用评级被下调,会不会引发新一轮全球金融危机?

鲁政委:在刚刚过去的金融危机中,我们已见证了仅仅6%的CDS(信用违约互换)发生爆破时对全球金融市场 所产生的巨大冲击,如果这次美国国债出现违约,由此诱发的利率衍生品市场价值剧烈波动的冲击,将至少是CDS威力的10倍以上。一旦引爆,将首先会把美国金融机构、金融市场送入万劫不复的深渊。好在现在美债并没有违约,从三大评级机构对美国债务调为负面的原因来看,其原因是白宫和国会之间没有就未来的债务上限和赤字的削减达成一个明确的行动方案,至少短期看不到因为赤字的上升对于美国评级的下调。

孙立坚:美国提高债务上限只是暂时性地解决了问题,避免了违约的风险,根本性的问题并没有解决。有可能引发全球金融危机的,是美元的信任危机。如果美国政府采取负责任的政策,实体经济复苏,市场对美国的国家实力依然有信心,那么美元的地位还是巩固的,一旦美元遭遇信用危机,而现在又找不到其他的替代货币,就会出现货币锚缺失。

美元失去信用,市场力量大肆做空美元资产,大量减持美国国债,美股 继续下跌,美元支持的大宗商品也一路疲软,这就像当年金本位制的崩溃一样,会引发经济的大衰落。

引发第二次金融危机的第二种可能性是欧债危机,意大利债券出问题,有可能成为下一个希腊。而欧债没法与美债比,美元是世界的主导货币,出了问题还有货币政策可以支撑,缓解美国的资金链,但欧债一旦出问题,会发生一系列连锁反应。

现在新兴经济体为防止通胀在收紧银根,如果经济没有找到新的增长点,市场上的货币找不到避风港,这也将是世界经济的一大隐忧。

NBD:三大评级机构是美国的评级机构,这种情况会不会造成对金融话语权的垄断?

鲁政委:美国有两大力量:军队和评级机构。但是目前还没有清楚的证据表明美国在借用三大评级机构操纵国际金融格局,虽然在这次欧债危机中,我们看到了美国评级机构的影子。

美国是在凭实力“赖账”

NBD:虽然美国短期内通过提高债务上限缓解了风险,长期来看债务风险存在隐忧,之后美国会怎么做?

孙哲:美债危机解决的方法有很多种,摆在美国政府面前有很多选择,一种方法是变卖政府持有的公司股份,还有可以变卖2008年收购的一些银行 股份,另外还可以变卖黄金 ,以美国现在的黄金,变卖个四五千亿美元应该没有问题。在我看来,现在变卖优良资产是比较好的解决方法,但是现在美国没有采取这个方法。美国现在存在隐性违约,隐性违约的含义是可能在之后1~2年内量化宽松,发行货币。而美国现在最大的问题在于没有 “开源”,就是没有增税。举例来说,在北京、上海生活的美国人,如果能够证明年收入在9万美元以下就可以不交税。在不“开源”的前提下只是大幅度削减开支,这只会面临新一轮的债务上限的上调,我个人预测两年以后债务上限还会上调。奥巴马唯一的机会是2013年之后减税政策的到期,可以去间接增税,但这也会遭到共和党的抵触,困难重重。美国现在唯一可以采取的方法就是多发钞票,让美元间接贬值。

孙立坚:美国只是解决了一个阶段性的问题,违约风险依然存在,虽然美国经济已经出现复苏迹象,如果市场对美元的信心丧失,全球经济会很危险,最大的隐忧是世界放弃美元。

美国经济是否能顺利复苏是关键,美国政府一开始以为,只要把企业的资产修复好,只要投钱投到一定程度,等股市 恢复以后,企业手里的资产价值提高,这样的话企业欠银行的钱减少了,它的很多不良资产就可以在流动性的帮助下恢复成良性资产。事实上,解决了这个问题经济仍然没有复苏,今天的银行就是不愿意贷款给企业,原因就在于银行发现就算贷给企业,企业也没有投资方向。企业认为它拿了钱也赚不了钱,反而还要付利息、为银行打工,现在美国经济的疲软、失业率的上升,原因在于没有找到一个可以让美国经济复苏的增长点。目前就看奥巴马政府是否能把美国经济带入复苏了。

NBD:美国债务上限提高后,美债仍是相对安全的选择吗?

孙哲:全世界的经济发展状况对比,美国、欧洲、日本相比较,美债出来后还是抢手货,很多国家都去追捧,中国买得也并不容易。相比较而言,欧债危机要严重得多,大家还是对美元霸权无可奈何,还只能选择购买。相对经营能力、经济实力,以及政府对其他国家承担的义务来讲,美债还是相对可靠的。别的国家不得不购买美债,这也是一个事实,美国确确实实在某种程度上绑架了世界经济,是世界经济形势发展到今天的一个格局状况。

孙立坚:美国借钱和欧洲国家借钱的用途有根本差别,美国是用来建军事大国、建世界一流的学校、引进一流人才、提升科研和研发能力,提高美国的实力,而欧洲是借钱搞福利,用于公共支出。因此即便美元阶段性贬值,市场也无法离弃它,美国是在凭实力“赖账”。所以说,现在其他国家只能借美国的便车坐一坐,只要美元这个便车不要开到悬崖,其他国家就不会放弃,如果放弃的话,会更加危险。

减持美债或会推高通

NBD:中国应该抛售美债吗?

孙哲:我认为这个问题涉及两个方面,即外汇储备的两个问题:一个是外汇储备的结构问题,美元的比例应该有多大,现在的状况是降低到了65%,和国际上的普遍状况比例是持平的。国际结算中的60%以上是以美元结算的,而且国际的状况也大概是美元储备在65%左右,那么中国外汇储备结构的改革也正在进行;二是巨额的外汇投资多元化问题,主要面对的困境就是人民币的国际化还没有展开。这也是个很重要的问题,我认为善用外汇储备,就是要调节国内的利益结构,外汇表述出来就是对外输出的利润或者盈余,它其实是一个全民的一个共同基金,可以进行对内发展,比如换成教育的投资、如何反映农民的利益等来进行国民投资。

NBD:美国提高了债务上限,是否意味着第三轮量化宽松政策不会推出?

孙哲:这个政策是肯定会出现的,关键是出现的时间。这个政策并不是美国政府想做就能做的,如果美联储要发债的话,首先要经过美国政府同意,而美国政府又要通过美国国会同意,现在的状况是国会一直在阻击奥巴马,特别是众议院。美国的政治和程序的复杂性,使它的量化宽松政策不可能像外国投资者想像的那么轻而易举就能进行。但是除了量化宽松政策,美国目前也没有其他政策可用,只能削减军费、福利等开支,才能稍微平衡。而奥巴马近期很难从伊拉克全部撤军,这还是需要一个时间的过程。那么,美国现在的状况就像弗里德曼说的,“政府投降了”,它的增税政策完全没有做。美债制造了一个巨大的困惑,让世界都看不懂了。下一步美国的作为世界会密切关注的。

孙立坚:提高债务上限短期内解决了资金链的问题,但是不论是发债还是货币宽松政策,最终应起到的是带动实体经济发展的效果,比如是否能够像当年的IT产业一样,通过龙头产业带动整个经济的发展。现在提高了债务上限,只是解决了需不需要印钞票的问题,没有解决货币去向的问题。从货币增量上来讲,QE3的隐患看上去更大,美国可能会放缓QE3,更多地去思考。我们都在关注,接下来美国在新能源、生命科学等新兴产业方面有没有实质性的举措,这才是关键,否则QE3、QE4都没用。

QE2的推行是美国当初想去救它的企业,但是现在它意识到,不是钱多一点企业就会活过来的。目前主要的问题是企业没有投资的欲望。怎样把钱用在刀口上、培育一个能够给美国企业带来盈利的方式。

NBD:美债危机过后会对中国有什么影响?也有消息称美债缠斗对中国来说并非坏事,您怎么看?

孙哲:这纯属是一个“站着说话不腰疼”的说法。这种观点可能是基于两个方面来判定的,一个是外汇储备的多元化,不能把外汇都放在一个篮子里。初始的用意是不错的,就是不能对美债这种做法忍受下去了;另外可能是基于现在市场对美债的风险有所担忧,相对要求风险补偿就会增多,那么收益率也就会相对提高。但是尽管有上述的这些,这个观点仍是“只见树叶不见森林”,是一个阿Q精神的观点。目前美元的霸权地位还没有改变,我国应根据国际的状况来进行实时的调节,比如有专门的危机处理小组,更科学地去处理这些问题。将来拓展更多的外储投资道路,除了之前表述的关于对内利益的调整,还有参股、资本运作等。

孙立坚:现在的问题不是没有钱,而是钱不知道该往哪里去,流动性依然泛滥,美国国债信用丧失,市场减持的一个后果可能是,流向大宗商品市场、流向中国的压力会变大,从而推高国内的通货膨胀。

相关专题:

美国债务上限谈判
订阅

推荐微博:

注册微博
[责任编辑:giantli]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如果你对财经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热点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