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财经财经 > 产业 > 人物 > 正文

赖昌星加拿大12年“生活实录”

字号:T|T

赖昌星在加拿大,度过了怎样的12年?

1999年8月,赖昌星携妻子曾明娜、情妇蔡玲玲,以及4名子女(儿子赖俊伟、赖明明和女儿赖真真为曾明娜所生,儿子赖文东为蔡玲玲所生)以香港游客身份,持香港特区护照和加拿大旅游签证入境加拿大。2000年,远华走私案发,赖昌星成为中国通缉犯,但他及全家的行动自由暂时未受影响。

赖昌星加拿大12年“生活实录”

赖昌星“哭穷”?

此时他居住在温哥华西区购置的豪宅中,依旧过着声色犬马的豪奢生活,经常出入赌场和高档餐饮场合。2000年11月,正在多伦多省尼亚加拉瀑布城赌场赌博的他被加拿大警方拘捕,理由是“签证过期、非法移民”,赖昌星夫妇随即被拘押7个月,这是他第一次在加拿大被拘捕,在此期间,他和曾明娜提出难民申请,而蔡玲玲母子则被裁定居留身份合法,离开赖昌星,移居阿尔伯特省卡尔加里。

2002年,香港特区政府宣布吊销赖昌星夫妇特区护照,理由是他们以欺诈手段获得香港居民身份,2005年8月,难民申请被驳回,加拿大联邦移民部和边境服务局开始以“非法居留”为由,启动遣返程序。

此时赖昌星的资金被冻结,从2001年11月起接受“自费软禁”。根据移民局规定,除医疗等紧急情况外,赖只能在每天下午1~4时、曾只许在每天上午9~12时外出,除每周三向移民局例行报到外,二人不许同时外出。未经批准,二人不得从目前居所搬走,不得在任何赌场出现及与黑社会分子接触。他们在温西的豪宅以亏本价出售,并搬至本拿比丽晶广场的一套高层公寓中居住,在此期间,赖昌星曾多次违反禁制令外出,并在赌场或豪华酒楼被发现。

2006年5月,赖昌星被加拿大联邦边境服务局提请羁留,联邦移民部宣布,其遣返前风险评估被裁定“无遣返风险”,此后移民部、边境服务局多次试图遣返,但赖昌星采用“以头撞柱”的方法成功为自己和律师争取到喘息时间,并提起上诉并要求对风险评估进行司法复议。6月1日,联邦法院宣布暂缓遣返,以研究是否接受司法复议要求。2007年4月5日,联邦法官伊夫·德·蒙蒂尼裁定将风险评估发还重做,从而令赖案“从头来过”,而赖昌星也因此被解除了全部禁制令,暂时获得了在加拿大境内的行动起居自由。

在此期间,赖昌星夫妇于2005年6月21日离婚,财产进行了分割,丽晶广场房屋划归曾名下,赖本人移居本拿比市卑诗省立7号公路旁的一幢30多层高层公寓,面积约100平方米,据赖昌星对当地华文传媒称,此房屋系租住。

2007年7月,赖昌星对媒体展示了其考获的驾驶执照;2009年2月4日,他获得加拿大工卡,有权在加拿大找工作,此后他宣布找到“房产顾问”的工作,但后来又宣称,这只是老朋友帮忙安排的“安慰性工作”。

2009年,前妻曾明娜、女儿赖真真自愿回国定居;2010年,赖俊伟、赖明明兄弟先后回国,自此赖昌星在温哥华表面上成了“王老五”,他一度宣称“想家”、“厌倦没完没了的司法程序”,并曾承认自己犯了罪,以至于国内和当地一些传媒误以为他有意步妻儿后尘自愿遣返。

不过正是加拿大这让他厌倦的复杂、繁琐的法律程序,才让他一而再、再而三地逃脱被遣返、回国接受法律审判的命运,得以在号称“天堂”的温哥华长期居留。对此赖昌星本人心知肚明,他一面说“厌倦”,一面多次表示,“最终仍相信”自己能被允许留在加拿大,甚至说“死也死在加拿大”,他虽然“认罪”,但自认为系“当时体制有漏洞”,自己不过是利用了漏洞,能接受的惩罚不过是“坐几年牢,罚一点款”。

赖昌星自离婚后多次“哭穷”,甚至让记者拍摄自己做红薯咸鱼稀饭充饥的画面,但许多资料表明,他其实并没有那么“凄惨”:他并非“孤家寡人”,而是神不知鬼不觉地从卡尔加里接回蔡玲玲同居;他也并没有那么循规蹈矩,而是继续出入赌场,和黑社会人物交往。2009年4月16日,一名40岁名叫曾彤施的福建裔女人被杀,当地媒体《省报》称此人系黑帮人物、高利贷者,死因是黑吃黑,更称其是赖昌星来加后最早联系人,此人曾和赖同乘一辆汽车,当警方截停盘查时还冒充赖昌星妻子,后来移民部指出,曾彤施曾多次帮赖昌星洗钱;他也不像自己常常挂在嘴边的,没房没车,住处也是租的,蔡玲玲曾以自己名义买过两处宅邸,转手赚了一票,还曾用其中一处开设“黑赌场”牟利;他雇佣的“金牌大状”大卫·马塔斯是善打同类官司的第一高手,正拜此人所赐,赖昌星才能一再逢凶化吉,但一等价钱一等货,马塔斯收费是出了名的贵,赖昌星能聘此人6年,财力可想而知。至于“租来的宅子”,每月租金就高达2000多加元,在当地也可算豪宅了。

赖昌星与外人接触不多,甚至连同乡、熟人来温哥华,他有时也避而不见(但也不是绝对的,有些则热情接待);他经常上中国内地网站,尤其关心和自己有关的报道,也常常玩一些棋牌类连线游戏,因为不懂英文,所以同样是流连内地网站,最喜欢的是“斗地主”。有意思的是,他买电脑也被狠宰。买了一台顶级配置的苹果电脑,却用来在线聊天、看网页、斗地主。2008年曾冒出个专为赖昌星辩解的“赖昌星博客”,在当地轰动一时,但他很快出面澄清系有人冒充,事实上他连打字都打不利索。2010年,他一度在微博实名认证注册,但不到一小时就被注销,连一句话都没来得及说。

未能再演翻盘

赖昌星能赖12年,仅遣返程序就走了6年,奥妙在于加拿大的难民资格审查和非法移民、难民遣返程序十分繁琐,即使到了“等待遣返”这最后一关,被遣返者也有很多办法金蝉脱壳,如申请遣返风险评估,就可以拖好几年,评估“无遣返风险”后可以上诉,又能拖好几年。如果说这还是合法招数,有些招数就显得匪夷所思了,有些被遣返者会借口是其母国不喜欢的某个教派、政治团体拥护者,有些会以自己是吸毒者或同性恋者,回国会受到歧视为由申请滞留,2011年有两例来自中国福建的非法女移民,最终都是通过在非法滞留期间生二胎、以“担心被计划生育政策迫害”为由申请难民身份,居然获得批准。正因如此,在这份17000多人名字构成的“等待遣返”名单中,最终被遣返的应该只是极少数,其余或采用各种“高招”转为合法移民、难民,或钻进法律怪圈,和边境服务局打持久战。

然而又一轮遣返“紧箍”却在不经意间悄然箍紧:7月7日下午,联邦边境服务局羁留了赖昌星,并在半个月内走完了风险评估的全过程,在此期间,尽管赖昌星的律师几次为他争取到有条件释放并等待聆讯开始的裁决,但都被政府机构的上诉或请求重审所拖延,最终直到遣返聆讯如期召开,赖昌星也未能走出羁留场地,让他连弃保潜逃的机会都找不到。这和此前几次遣返尝试的松散、拖沓,形成了鲜明对比。

加拿大西部时间7月21日18时,加拿大联邦法庭法官迈克尔·肖尔宣布,认同加拿大联邦移民部所提出的“赖昌星遣返风险评估结果”,驳回赖昌星及其代表律师马塔斯缓行遣返令的申请,次日14时15分他即被送上飞机,间隔不到24小时,期间连律师都未能再见到他,这令赖昌星最终未能再演出翻盘戏码。

作者为旅加学者

推荐微博:

注册微博
[责任编辑:ripleyyu]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如果你对财经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热点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