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财经财经 > 财经新闻 > 金融市场 > 正文

黑金城市内蒙古鄂尔多斯 陕西神木民间借贷调查

2011年07月29日01:25上海证券报[微博]我要评论(0)
字号:T|T

“黑金”城市民间借贷潮涌 亟需“阳光化”生存——内蒙古鄂尔多斯、陕西神木民间借贷调查

“中国民间借贷现状”调查之三

“黑金”城市民间借贷潮涌 亟需“阳光化”生存

2005年以来的煤炭涨价周期,使鄂尔多斯、神木一带的民间财富迅速聚集,在主流金融 机构无法满足经济发展的金融需求情况下,当地民间借贷市场风生水起。

由于大量民间资金投向能源和地产,鄂尔多斯一带的民间借贷变成了“双刃剑”:巨量的民间融资在推动能源、房地产等行业兴旺发展的同时,也为未来当地经济的可持续发展带来隐忧。

鄂尔多斯式资金循环中有两个关键因素:充裕的资金以及高回报甚至暴利的项目。但是,如果国家对资源开采加征重税,或者经济下行导致煤炭价格深幅下调,必将对当地民间借贷资金链条产生较大冲击。

众多民间资金涌入房地产导致的泡沫风险更是不可小视。按照鄂尔多斯目前房地产开发速度,再过几年当地人将至少拥有人均10套以上的房子。该市还随处可见耗资数亿、数十亿打造的豪华新城和高档小区,开盘即销售一空,但却是几乎无人居住的“鬼城”。

去年以来鄂尔多斯“石小红案”和包头“金利斌案”,为当地民间借贷的发展与监管蒙上阴影。如何管理和疏导日益庞大的民间借贷市场,如何推进民间金融“阳光化”生存,化解金融风险,已不再是一个局限于鄂尔多斯、神木的地区性困惑,而是一个更大范围、更为宏观 层面上亟待破解的课题。

⊙记者 陈俊岭

能源“黑金”催生民间借贷繁盛

从几千米的高空俯瞰,逶迤数千里的黄河“几字架”下,处处是连绵不绝的沙漠和黄土坡,仅有稀疏的植被点缀其间。而在这些为数不多的绿洲上,正横卧着鄂尔多斯、榆林等新兴能源城市。

2000年国务院提出“西部大开发”战略,2005年以来煤炭价格暴涨……十年间,这块被陕北著名作家路遥形容为“千沟万壑的黄土地”下,煤炭、天然气等能源被源源不断地开采出来,置换而来的财富诞生了一批“能源驱动型城市”。

鄂尔多斯,当地人有“扬(羊)、眉(煤)、吐(土)、气”一说,意指当地羊绒、煤、稀土、天然气四大优势产业。迅速累积的财富,让这个城市在异军突起,一跃成为内蒙古最富有的城市,人均GDP直逼香港,当地一些居民“开着路虎去放羊”。陕西北部的神木县,紧邻中国最大的世界八大煤田之一神府东胜煤田,亦有“中国科威特”之称,2010年该县GDP跻身全国百强县的第44名。

丰富的能源“黑金”带来财富增长催生了当地的民间借贷市场的繁荣。

来自四川的王显(化名)在鄂尔多斯经营一家餐馆,去年还通过地下钱庄放款,月息2分,而在今年,尽管民间借贷的月息已经涨至3分以上,但已经不敢再放了,除有当地监管部门风险提示外,更多是意识到“高处不胜寒”的风险。

行走在鄂尔多斯东胜区,一栋栋气派的高层建筑以“XX投资集团”、“XX投资大厦”命名——这些大多是发家与煤炭开采的企业成立的投资公司,与这些财大气粗的投资大厦相比,注册资金量更小、门槛更低的小额贷款公司、典当行、投资担保公司更是遍布该市的街头巷尾。

在鄂尔多斯市东街通九大厦11层,尽管成立于去年4月的亿恒小额贷款公司并不起眼,但仍宾客盈门。而在陕北神木县城最繁华的街道两侧,密布的不是杂货店或小发廊之类的小商业,而是上千家鳞次栉比挂牌和未挂牌的投资公司。

在主流金融难以满足的情况下,当地大量的中小企业、商户以及个人,正是借助这些或明或暗,或大或小的民间借贷机构,筹措到急需的资金。这些地下涌动的巨额资金,如同流动的血液,融入了当地人的经济生活中。

今年四、五月间,来自天津的高和投资机构在深入鄂尔多斯、陕北神木等地调研后发现,当地民间资本已形成一套相当完整和初具规模的民间借贷体系,甚至可以与当地银行 体系分庭抗礼。

由于民间借贷具有相当的隐蔽性,目前还没有一个相对权威的数字。不过,据当地一位权威人士保守估计,鄂尔多斯民间借贷资本至少在2000亿元以上,神木地区民间借贷资金规模超过350亿元,而民间资本主要来源于当地造福能力最强的煤矿行业。

大量资金流向 房地产和煤炭

根据内蒙古自治区金融办会同内蒙古大学,对鄂尔多斯民间借贷活动所做的专项调研,加上本报记者的实地采访,总结鄂尔多斯的民间借贷呈现四大特点。

首先,民间借贷活动涉及面大,参与人数多、层次广。

鄂尔多斯民间借贷活动规模不断扩大,由于资金供求矛盾突出,以投资公司、担保公司、典当行和委托寄卖行名义注册的民间借贷机构(准金融机构或新型借贷组织)发展迅速,仅截止到2009年末已发展到912家,5年增加了6.30倍。 还不包括大量没有办理工商注册手续的地下中介组织机构和个人,据鄂尔多斯市商务局估算,仅专门从事民间借贷的中介人就达2000户以上。

记者到鄂尔多斯东胜区采访中也了解到,接受采访的普通居民中至少有80%的人有过民间放贷行为。参与民间借贷的既有普通居民又有政府官员,甚至还有学生、退休职工等。

其次,民间借贷市场交易灵活且具有弹性。

鄂尔多斯民间借贷资金利率高度市场化。民间借贷活动中融入资金利率达到月息3%,平均融出资金利率达到4%。此外,季节性需求旺盛时,贷出资金利率月息可达3.5%至7%不等,高峰时甚至达到10% 。而神木的民间借贷则相对较低,一般为月息2%至3%。

借贷期限一般为一年以下,资金借入一般以三个月为限,资金贷出则不一而足,但通常不超过一年。

第三,借贷资金来源广泛,借贷活动主要基于个人信用,以亲缘、地缘为纽带。

从借贷活动的资金供给方来看,民间借贷中介吸纳的资金多来源于亲朋、同事。资金来源主要有储蓄、土地补偿金、拆迁补偿、资本所得(租赁、盈利)、银行贷款、信用卡套现等,其中银行方面的来源占到30%左右。

由于资金出借活动几乎完全基于个人信用,通常较少有正规合同文本,也较少有对资金投放的具体关注。大多数借贷活动经过1-3个资金中介,也有民间借贷活动直接发生在企业之间。

第四,资金流向相对集中,主要集中于房地产及煤炭等行业。

根据上述调研报告,投资公司、寄卖行等民间借贷机构融资额在100万元以上的企业主要集中在房地产开发、煤炭选采、运输以及加工业,其中又以房地产企业融资占比最大,用途主要是企业流动资金周转;100万以下的小额资金流向主要为汽车经销商、个体工商户等。

由于民间资金大量流入房地产企业,鄂尔多斯房地产市场呈现出一派繁荣景象。天津高和股权投资基金 有限公司的调研显示,去年鄂尔多斯核心市区大部分商品房售价已在7000/平方米元以上,其中一些高端住宅项目的售价已突破2万元/平方米,逼近北京、上海。

推荐微博:

注册微博
[责任编辑:giantli]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如果你对财经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热点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