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财经财经 > 财经新闻 > 宏观经济 > 正文

浙籍代表上书人大:信贷数据失真误导货币政策

字号:T|T

浙籍代表上书全国人大:银行信贷数据失真误导货币政策

浙籍代表上书人大:信贷数据失真误导货币政策

昨日,工信部新闻发言人朱宏任坦言,最近一段时间部分中小企业情况比较困难。 但他同时称,现在没有出现中小企业扎堆倒闭或者倒闭如潮的情况。IC 资料

“流动性过剩”掩盖了实体经济“严重缺乏货币流动性”的真相?在“融资难”的背景下,企业界正响起这样的声音。

早报记者获悉,第十一届全国人大代表、富润控股集团董事局主席、浙江富润股份有限公司(600070)董事长赵林中近日“上书”全国人大常委会,直言商业银行所存在的考核弊端,导致金融数据失真,进而误导中央货币政策的决策,影响了实体经济的平稳发展,“必须引起决策层的高度重视。”

7月21日,赵林中在接受早报记者采访时透露,全国人大常委会办公厅对其建议非常重视,已责成人民银行会同财政部进行研究办理。据悉,浙江省主管工业的副省长毛光烈也将该建议批示给了省政府办公厅工业处、省经信委等部门,认为“赵林中代表的意见值得关注”。

赵林中,这位浙江绍兴诸暨籍企业家一向以“敢言”著称,在“两会”期间,他的很多建议曾在全国引起强烈反响;他也曾为自己所处的纺织业大声疾呼,屡次引起高层关注。

就这次建言,赵林中表示,2008年金融危机,当时国务院秉着保平稳、保民生、保社会稳定,大力支持企业发展。但现在情况不一样,企业感到“贷款不行,不贷款也不行”,而且想贷款还贷不到。由于贷不到款,使得许多企业只能转向民间借贷,“这是在‘温水煮青蛙’,我认为是一种‘乱象’,我有责任向中央反映。”

基层银行“乱象”频出

赵林中这份《关于高度关注因商业银行考核弊端造成金融数据失真,误导中央货币政策决策、影响实体经济平稳发展的建议》,是通过全国人大代表专用信封提交给全国人大常委会办公厅的。该专用信封由全国人大常委会办公厅发送,主要用于收集全国“两会”闭会期间代表反映的意见和建议。

赵林中向早报记者介绍,对他的建议,全国人大常委会办公厅联络局在回复中表示,已将其“作为第9319号建议,责人民银行会同财政部研究办理”。

在建议中,赵林中开宗明义地表示,随着一系列货币政策工具密集出台,旨在防通胀、防过热、防资产泡沫的政策叠加已呈现明确的紧缩信号,且基层银行出现一些“乱象”,对实体经济平稳发展产生负面影响,必须引起决策层的高度重视。

他分别从贷款和存款两方面,对这些“乱象”进行了罗列。

一方面,在连续上调存款准备金率和差额存款准备动态管理的共同作用下,商业银行的信贷规模空前紧张,按月下达指令性信贷控制规模,存贷款挂钩严密,“有的银行甚至出现月初放贷、月中转贷、月末收贷的现象,对金融数据的真实性或统计的有效性造成不良影响。”

同时,信贷准入门槛大大提高,贷后管理空前严格。各家银行纷纷提高借款人的内部信用等级、担保条件等要求,造成企业特别是中小企业融资困难加剧;贷款审批时间大大延长、授信审批通过率下降,大量贷款需求被积压,“实体经济严重缺乏货币流动性的真实情况被掩盖。”

另一方面,由于商业银行考核体制弊端加剧,为保持较高业绩增长,各银行层层下达考核任务,特别是对存款和中间业务的考核更为突出,出现了季末、月末创造存款,使存款大幅度走高,季初、月初又大量回落的奇怪现象,“造成金融数据‘失真’。”

银行“与企业争利”

事实上,月末“冲存款规模”已是银行的习惯性举动。7月初,温州一银行支行行长就因违规揽储被免去职务,成为银行业6月底掀起“吸储大战”来,首位因违规揽存而“丢官”的银行行长。在赵林中看来,银行的现有考核体制还将大大增加企业的融资成本,实体经济由此获利困难。

赵林中称,据企业反映,因资金供求失衡,商业银行趁机大幅提高利率上浮幅度和回报比例,与去年同期相比,除基准利率提高1个百分点外,利率上浮幅度加上存款回报要求等,一年期贷款综合融资成本普遍达到12.3%左右,高的甚至超过15%。

浙江省中小企业局6月公布的《我省中小企业新情况新问题调研报告》也透露,在融资方面,目前该省国有银行的存款回报一般在贷款额度的30%左右,股份制银行更高。银行对中小企业的贷款利率上浮基本上都在30%左右。存贷款利差加上承兑汇票贴现利息,企业实际贷款利息远远高于正常贷款利息,接近甚至超过银行基准利率的两倍。

然而,“为获得资金,企业只能被动接受。”赵林中说。

在建议中,赵林中将银行的上述行为称为“与企业争利”,并对其表现形式进行了归纳:一是大幅度上浮利率。商业银行执行利率普遍在原有的基础上提高10%~20%,对中小企业上浮幅度更高,达40%~50%。二是提高企业存款回报率。为保持较高的业绩增长,各银行均通过提高企业的回报率提升存款新增量。“有企业称,为顺利转贷,不得不花钱买存款”。三是贷款到期周转困难。多数商业银行按月下达新增规模,且指标较少,导致企业转贷时间明显延长。而不少企业转贷资金为民间高利借贷,转贷时间长,就要多支付民间高额利息,增加转贷成本。

对民间借贷,浙江省中小企业局的调研报告也透露,相比去年,该省民间融资的利息水平有较大幅度上升,多数地区民间借贷利率年息已在25%~30%之间。央行温州中心支行的监测数据显示,1-3月,温州民间借贷综合利率分别为23.01%、24.14%和24.81%,其中3月的利率水平创历史新高;第一季度上涨11.91%,涨幅比上季度高8个百分点;5月达24.6%,在经历4月小幅回调后又现高位回升。

“实体经济融资成本大幅增加,诱发民间借贷日趋活跃。”赵林中说,高额、高利、高风险的民间借贷潜伏着社会不稳定的隐忧。

他直言,资金需求与供给的矛盾日益激化,将危及信贷资金安全,影响经济平稳发展。“这话的意思是,希望对企业稍微宽松一点,某些方面稍微扶持一下、宽松一点,哪怕是金融、资金方面稍微扶持一下。打个比方,如果一个小企业生存下来了,那么企业中100人、200人的就业问题也就解决了;只要稍微有点利润,企业就不至于倒闭。”

希望援手中小企业

“金融是经济的血液。国家宏观层面要防止通胀预期的‘高血压’,但微观层面要防止血液不畅的‘贫血症’,也就是说,货币政策既要消除通货膨胀的货币因素,又要满足实体经济对金融的合理需求——维护良好的金融秩序是保持经济平稳增长的基础。”赵林中表示,中国经济正处于复杂的转型时期,货币政策工具要考虑市场的承受能力,尤其是针对市场的实际情况,实事求是,分类指导,不能受“失真”金融数据的误导,防止重蹈2008年上半年“紧过头”,下半年又拼命开闸放水“松过头”的尴尬局面。

“密集的紧缩政策如果缺乏正确引导,可能会让市场因误读而产生恐慌,并存在使经济硬着陆的风险,甚至会触发系统性风险。”他说。

在上述《建议》中,赵林中建议,首先,政策组合应搭配使用。

“由于我国通胀预期中的输入性因素大,单靠推进一两个政策来应对通胀,容易带来负面影响。比如,仅靠提高利率就会招致热钱的涌入;仅靠提高存款准备金率,也会影响企业获得贷款、扩大生产增加供给从而应对局部物价上涨的正向作用。”他说,各种政策宜搭配使用,而不宜单独使用。例如,可以在财政政策方面,对饱受原材料上涨影响的企业给予短期内减免税收的政策,以直接帮助企业应对成本上升的压力。

“我在建议中已经提到,希望减免企业税收。我希望财政部门能根据当前宏观形势,对企业尤其中小企业施以援手。在十一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二十一次会议审议‘个人所得税法修正案草案’时,我也曾当面跟财政部一位副部长提过这个问题。”赵林中说。

其次,宏观调控应“有保有压”。正确处理货币政策与经济发展的关系,做到“紧中有稳”,把握好信贷投放节奏,保持信贷增长的基本稳定,防止出现大起大落;做到“紧中有活”,通过信贷结构的调整优化,支持经济结构调整和发展方式转变;做到“紧中有进”,执行有保有压政策,加大对经济发展重点领域、民生产业等的支持力度。“特别是要充分考虑中小企业融资难的问题,满足中小企业合理的资金需求。”

第三,商业银行应根据国家宏观金融形势的变化,适时调整完善对基层银行的绩效考核机制。“在考虑自身利益诉求和风险控制的同时,应积极倡导银企合作‘同甘共苦,雪中送炭’,在促进银行业健康发展的同时更好地为实体经济服务。”

“总之,货币政策不能被金融数据的‘失真’蒙蔽或误导,应深入了解对实体经济的真实影响,谨慎、渐进性、综合性考虑各方面因素,以保持经济平稳健康较快发展。”赵林中说。

推荐微博:

注册微博
[责任编辑:johnsonliu]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如果你对财经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热点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