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财经腾讯财经 > 财经评论 > 正文

朱民升任IMF副总裁或许象征意义更大

字号:T|T

一如预期,IMF新任总裁克里斯蒂娜·拉加德提议现任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总裁特别顾问、中国央行前副行长朱民担任该组织副总裁一职,这是IMF新增的第四个副总裁职务。拉加德说得很漂亮,朱民“对IMF的机构制度有着深刻的见解,我期待着得到他的建议。”

朱民是专业人士,著名经济学家,2010年2月出任IMF前总裁卡恩的总裁特别顾问。卡恩因性丑闻辞职,坊间一度传出新兴国家有意提名朱民为IMF总裁候选人的信息。事实证明,这不过是舆论的一厢情愿。现实的国际政治经济格局决定了IMF总裁目前还不可能由一个中国人来担任。

经过一番大国博弈,法国人克里斯蒂娜·拉加德接替她的同胞卡恩成为IMF总裁。值得一提的是,在后卡恩时代的总裁博位战中,中国高调支持拉加德。因此,此番朱民担任该组织第四个副总裁职务,既是中国经济实力的体现,也是拉加德对中国的回报,既向中国示好,又不触及欧美的核心利益,不得罪欧美当局,是一种折衷的人事安排,出了一张绝好的人事牌。

战后全球经济格局,一直以美、欧主导,突出体现在美欧分肥机制上,即形成了世界银行由美国人主导,IMF总裁由欧洲人担任的惯例。直到近年来,随着中国、俄罗斯、印度、巴西等新兴市场国家的兴起,尤其是中国综合实力的提升,才有了新兴国家希望调整或改变由西方人主导的国际经济秩序的声音。

而美欧则流年不利,先是美国华尔街风暴诱发了全球性金融危机,继而欧洲发生主权债务危机,而且日本陷入长期经济低迷。西方国家的集体沆瀣,让新兴国家的胆气增加,并要求在IMF内拥有更多的投票权。根据2010年世界银行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改革方案,“金砖国家”在世界银行的投票权将大幅增加至13.1%,在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份额将达到14.81%。不过,从“金砖国家”2010年对世界经济的贡献率大于60%(同期发达国家的贡献率只有30%左右)看,新兴国家在IMF内依然属于配角。尤其中国,经过几次配额和投票权调整,中国在组织内的话语权依然和其全球第二大经济和贸易双料强国的地位不相称。

虽然西方媒体将朱民未来的新职务解读为中国日益提高的影响力和新兴市场日渐加大的话语权。但谙熟国际关系和IMF运作的观察家们都晓得,这种象征性意义并不会化作现实的利益。

从国际关系而言,西方国家一直在抱团守住世界银行和IMF两大组织主导权。对美国而言,选择一个欧洲人更让其有卫道西方机制的安全感。所以,在卡恩辞职,舆论探讨中国人是否有机会时,《华尔街日报》认为,美欧都不会同意让一个中国人成为IMF总裁。在欧洲,与其说是对一个国际组织职位的争夺,不如说是对欧盟传统荣誉的捍卫。而且,在攸关欧盟整体利益的国际博弈中,欧盟向来是用“一个声音”对外。

就此而言,如果朱民担任IMF的第四个副总裁职务,固然是中国影响力的体现,或者说安慰了新兴国家,但其实更具荣誉意味:一是IMF的组织架构决定了朱民只是拉加德的助手,不是国内正副职“民主集中制”的决策模式;二是中国在这一组织的话语权并没有根本的变化。在欧美国家成员一贯霸占IMF总裁和第一副总裁的人事框架基础上,增设的第四副总裁能增加多少把握话筒的机会,令人生疑。

或者换句话说,朱民若升任IMF第四副总裁,IMF的基本格局还是没有变,倒是中国的责任更加重了。

(作者系国家公务员,财经评论人)

推荐微博:

注册微博
[责任编辑:giantli]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如果你对财经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热点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