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财经腾讯财经 > 财经评论 > 正文

左晓蕾:下半年中国经济最大风险是什么

字号:T|T

左晓蕾

2008年上半年的经济数据与今年上半年看似“相似”却有本质的不同,货币政策工具使用“相似”而结果不相同。2008年下半年经济大幅下滑主因是美国爆发了金融危机,而在相对可预见的外部环境下,今年下半年中国经济遭遇突然大幅下滑的可能性,应该是小概率事件。当经济发展到成本优势蜕变的阶段,缺乏竞争力的中小企业贷款难是必然的。

对中国经济下半年的走势,眼下国内外有主要来自三方面的担心:经济增长会否进一步放缓?在CPI高位运行下通胀是否可控?80%来自银行的地方政府债务会否引发坏账风险?因为担心下半年经济大幅下滑的风险,一些外国机构纷纷调低了中国经济增长预期。

到底该怎么判断今年下半年中国经济的走势?究竟该如何化解短期风险保证经济平稳增长?笔者想在此稍微深入地讨论一下。

担心下半年经济会明显下滑的依据,是目前的情况与2008年上半年情况非常相似。2008年上半年的主要经济增长指标都很好,经济增长11%,投资增长26.3%,进出口增长25.7%。但通胀形势不容乐观,CPI在那年2月达到8.7%的高点。货币政策以调控通胀为主要目标,连续10次上调存款准备金率,6次上调利率。而2008年下半年经济大幅下滑,第四季度经济增长6.8%。

统计局刚刚发布的数据显示,今年上半年中国经济增长9.6%,但通胀一路高位运行,6月CPI达到6.4%。货币政策也在不断调整,连续六次提升存款准备金率和三次加息,而中小企业贷款难的问题与2008年一样突出,形势和存在的问题确与2008年上半年颇为相似。不过,笔者认为,这样简单“相似性”的判断,似是而非,非常容易产生误导。

首先,2008年下半年经济大幅下滑主因是美国爆发了金融危机。在华尔街百年不遇的金融海啸袭击下,美国乃至所有西方国家的经济大幅衰退。外需急剧下降,导致国内季度出口数据下降47%,国内库存大幅增加,投资下降。当时社科院有份关于钢铁产量的研究显示,直接出口和间接出口减少占了钢产量总量下降的80%。世人应该还对世界三大矿业公司不惜赔运输费用出售矿石、千万吨铁矿堆积港口的紧急情况记忆犹新。当年11月,国内经济工业增加值增长率从上半年的16.3%下降至5%,第四季度经济增长从上半年的11%降至6.8%。

今年下半年,虽然美国经济复苏疲软,欧洲深陷债务危机,日本被核危机绊住了脚,但这些问题的负面影响都相对明朗,不会演变成2008年那样的危机态势是全球的共识。可能令今年下半年世界经济乃至中国经济再陷衰退的黑天鹅事件是欧债危机急剧恶化,不过,因为已有心理准备,即使真出现了黑天鹅事件,相信也不至于产生2008年下半年那样严重的冲击。因此,在相对可预见的外部环境下,今年下半年中国经济遭遇2008年下半年那样的突然大幅下滑的可能性,应该是小概率事件。

其次,2008年上半年与今年上半年的货币政策的调整力度也很不一样。2008年上半年货币政策的调整是紧缩的概念,也就是M2 17.4%的增长低于名义GDP18.9%的增长。今年上半年虽然也多次调整存款准备金率和利率,但16%的M2增长超过15.3%的名义GDP增长水平,货币政策基调是稳健,不是紧缩。更重要的是,民间的“脱媒”信贷增长,可能没有完全统计进M2的增长之内。

第三,中小企业信贷难与紧缩的货币政策有关,但绝不是贷款难引发中小企业倒闭造成了2008年下半年的经济下滑。社科院的研究结果显示,进出口因外需下降而急剧萎缩,是2008年经济大幅下滑的主要原因。中小企业的倒闭现象在危机之前就已出现。如果货币政策超调也有负面影响,最多只能说紧缩的货币政策与2008年开始的中小企业结构调整在时点上与美国金融危机叠加了。

今年中小企业贷款难,当然与银行在货币政策调整过程中减少对中小企业,特别是减少小企业贷款的一贯行为模式有关。但货币政策并不是紧缩,总量供应是稳健的,如果切实采取有保有压的政策,从银行信贷额度中划出一定比例,增加对有国内外订单、在主营业务上有成长和扩张空间的中小企业的支持力度,相信可以缓解中小企业信贷难。另外,引导小额信贷公司以及地区性银行以及其他民间资金,按照这些机构设立时定下的为解决中小企业融资支持中小企业发展的初衷,增加对中小企业的投资,也应是缓解中小企业贷款难的途径。所以,中小企业贷款难不会成为拖累今年下半年经济大幅下滑的原因。

不过,确实也应该认识到,当经济发展到成本优势蜕变的阶段,按照经济规律,那些缺乏竞争力的中小企业理该退出市场。没有竞争力的中小企业,贷款难是必然的。这也是不能一刀切放松货币信贷的缘由。

细加比较可知,2008年上半年的经济数据与今年上半年看似“相似”却有本质的不同,货币政策工具使用“相似”而结果不相同。根据三大驱动力的分析,可以大致达成对全年经济增长水平的判断。去年对GDP增长的贡献是5.6%,今年应该也可以保持这个贡献率。消费去年贡献率是3.9%,今年因为汽车,家电下乡等等的补贴政策可能有所下降,但以个税调整后的数据来匡算,应可直接增加300多亿的消费。80%工薪族的零个税率,对消费增长产生的乘数效应可能在万亿以上,这都可以部分补偿消费率贡献的下降。笔者由此估计,今年消费增长在GDP增长中的贡献应在3.5%至3.6%左右。进出口顺差增长去年对GDP的贡献是0.8%;考虑到外需市场恢复不及预期,加上进口战略的推进,保守估计今年顺差增长对GDP增长的贡献约在0.4%至0.5%之间。由此可见,今年中国经济增长保持在9.5%的水平上下是可以预期的。无论如何,中国经济虽低于前十年两位数增长水平,但仍是全球最高的增长率。

假如听信“今年下半年可能出现像2008年下半年那样的经济下滑”的观点,误导政策像应对危机那样一刀切地放松货币政策,迎合和支持高增长偏好的发展思路,放弃与发展阶段相匹配的结构调整,那才可能带来真正的风险!

(作者系银河证券首席总裁顾问)

(中国证券网-上海证券报)

推荐微博:

注册微博
[责任编辑:giantli]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如果你对财经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热点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