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财经腾讯财经 > 财经评论 > 正文

路桥高收费或助推物价上涨 体制改革出路何在

2011年07月04日17:10法人我要评论(0)
字号:T|T

这些暴利冠军何以隐形多年

因“贷款修路、收费还贷”这个似是而非的理由形成的路桥收费行业,已成为名副其实的“榨汁机”和“摇钱树”,让很多企业从中牟取暴利,不仅无视公路的公共属性,也超越了经济原则

文 高峰

目前国家多个部委正酝酿公路收费改革,下调高速公路收费标准,延长高速公路的收费年限,酝酿取消一级公路收费,扩大政府还贷二级公路收费的调整范围,适时取消西部地区的政府还贷二级公路收费,公路回归公益属性,等等。这无疑是一份沉甸甸的民生期许,老百姓盼望着公路早点姓“公”。

路桥收费是2010年最暴利行业

当人们削尖脑袋想挤入券商、房企等经济产业链上游的时候,谁能想到,路桥收费业却是中国三百六十行中的低调冠军。当近期2010年上市公司年报全部发完后,数据显示,路桥收费的19家上市公司的毛利率高达59.14%,轻松胜过石油、券商和房地产,成为2010年全社会最为暴利的行业。

国内一家权威的金融平台统计结果显示,全国19家主营业务包括路桥收费项目的上市公司,平均毛利率为59.14%,平均净利率也高达35.51%。毫不逊色于平日里备受诟病的金融企业,根据去年年报显示,上市券商的平均毛利率为47%,平均净利率也仅稍胜一筹,达37.19%。房地产企业虽然数量众多,但是行业的平均毛利率在10%到20%之间。

从个股情况来看,19家路桥收费板块的公司中,除了吉林高速净利率徘徊在12%左右,其他各家公司净利率均在20%以上,其中五洲交通高居榜首,高达55.74%。同期,万科净利润率为14.36%,仅为其1/4。中国银行净利润率37.72%,中兴证券40.70%,无一能出其右。

而这一现象由来已久,回顾2009年年报,有报告曾阶段性比较过15家路桥业上市公司公布的数据,除了粤富华业绩下降明显外,其余14家公司的销售毛利率均值为64.2%,净利润率均值为36.6%。其中楚天高速的销售毛利率和净利润率分别为69%、44%,五洲交通为71%、43%,重庆路桥则高达89%、38%,而一直被认为暴利行业之首的房地产行业,毛利润率最高为64%。有媒体遂在当年将路桥业列为年度暴利行业之首,将金融保险和房地产业踩在脚下。

因“贷款修路、收费还贷”这个历史原因形成的路桥收费行业,成为名副其实的“榨汁机”和“摇钱树”,让很多企业从中牟取暴利,不仅无视公路的公共属性,甚至超越了经济原则。在消费品价格不断上涨的今天,路桥收费成为不可漠视的“顽疾”。

路桥高收费或助推物价迅速上涨

近年来,有关收费公路过多、站点过密、过路费太高、投资结构不合理等方面的争议此起彼落。在我国约占全球收费公路八成的事实背后,一方面,绝大部分具有市政或准市政属性的公路收费等同于投资者或地方政府的“印钞机”;另一方面,一些已建成的道路处于闲置和半闲置状态,车流量严重不足。

据中国物流与采购联合会公布的统计数据,目前物流行业的成本中,公路收费占到了总成本的1/3。

笔者从今年4月兴业证券关于上市高速公路公司的研究报告分析中看出:3月,大多数路段车流量与去年同期基本一致,没有大幅增长,客货运量增速趋缓。但是皖通高速山东高速深高速通行费却同比分别增长13%、10%和7%;报告认为,单车收费有所上升,导致了车流量下降、通行费收入上升的情况。

公路物流成本中20%是各种路上收费,公路收费、过桥费名目繁多。山西大同市的交管部门曾经做过一次实验,用16吨的载重汽车按照规定装载,从大同运往天津,一路上这辆车没有任何违规行为,但到达天津后这辆货车还是亏损了3200多元。

过高收费及收费过程中暴露的问题不容忽视。一个不争的事实是,高速公路收费直接推高了我国物流成本和百姓密切相关的消费品价格。这不仅是一些专家的一致看法,也有不少网友认为,路桥收费给我国经济发展带来了严重障碍。

我国公路货运的主要成本,一是超高的过桥、过路费,二是交警、路政人员的乱罚款,三是高昂的柴、汽油费。“两高一乱”使我国物流成本大大高于其他国家。

虽然我国公路最高收费年限为30年,但由于收费标准畸高,根本无需30年就可收回成本、偿清贷款。

国家规定已偿清贷款的公路必须终止收费,可地方政府往往又将之卖给企业变成经营性公路,并且一再倒卖,使其收费年限远超30年,甚至有一直收下去的架势。

正是因为各种收费公路的诱惑,使道路建设部门尤其是投资部门,对各种待建的免费公路兴趣不大,将财力转向收费公路建设。这也正是一些最重要的省道、国道破旧不堪却长期得不到投资的根本原因。

公路收费体制改革的出路何在

1978年,全国公路通车里程仅89万公里,而到2010年底,中国公路网总里程达到398.4万公里;1988年之前,中国还没有高速公路,而到2010年底,中国建成的高速公路已达7.4万公里左右,仅次于美国;数据显示,美国和日本都花了超过40年的时间来建设国家高速公路网,而中国只用了一半的时间。

“没有收费公路的政策,就没有中国交通的现状,也没有农村公路取得的这些成就。”交通运输部副部长翁孟勇此言不虚。促成这个奇迹般的飞跃的,正是收费公路政策。但在公路网蓬勃发展的同时,其后遗症与异化的危险也日益明显:收费公路模式泛滥为地方政府盈利的手段,而中国人正在承担着世界上最高的交通与物流成本;交通领域的贪腐现象层出不穷,投资盈利模式引发的各方利益纠葛也越来越显现其阻碍交通发展的一面。

在近30年时间中,收费公路政策是中国“摸着石头过河”式发展的绝佳例证。在交通发展已经“过河”之后,收费公路却依然带着它与生俱来的缺陷与危险做着“摸石头”状。反省收费公路政策已到其时。

今年1月18日,翁孟勇在国信办新闻发布会上明确表示,我们的目标是将来全部取消二级公路收费,截至2010年底,全国已经有17个省全部取消了政府还贷的二级公路收费站点,撤销站点1723个,总里程9万公里。

今年两会期间减少收费站点、降低高速公路收费等话题也成为代表和委员热议的焦点。3月8日,全国政协委员、山东省监察厅副厅长孙继业建议对全国收费公路彻底整顿,逐步取消普通公路收费,降低高速公路的收费标准,普通公路使用者已缴纳车辆购置税、车船税、燃油税等税费,不应再重复交过路费。

3月23日,交通运输部新闻发言人何建中在记者会上表示,交通运输部将研究构建两个路网体系,即以高速公路为主的低收费、高效率的“收费公路体系”和以普通公路为主的,体现政府普遍服务的“非收费公路体系”,免费公路将成为中国公路的主体,非收费公路将占全国公路总里程的96%以上,收费公路体系占全国公路里程不到4%,收费也不以盈利为目的。

据报道,目前国家数部委正酝酿公路收费改革,下调高速公路收费标准,延长高速公路的收费年限,酝酿取消一级公路收费,扩大政府还贷二级公路收费的调整范围,适时取消西部地区的政府还贷二级公路收费,公路回归公益属性。这是一份沉甸甸的民生期许,老百姓盼望着公路早点姓“公”。

推荐微博:

注册微博
[责任编辑:xanthewang]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如果你对财经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热点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