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财经腾讯财经 > 财经会议 > 2011智库峰会 > 正文

司马拉瓦克维什南:独立性对于智库非常重要

2011年06月26日17:29腾讯财经[微博]我要评论(0)
字号:T|T

腾讯财经讯 6月26日,由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举办的“第二届全球智库峰会”在北京召开。本届峰会以“全球经济 治理:共同责任”为主题。腾讯财经作为独家网络合作伙伴全程直播。在“全球治理与智库作用”论坛中,印度政策研究中心荣誉教授兼主席司马拉瓦克维什南先生表示,独立性对于智库来说非常重要,就算有政府提供资金支持,也不能丧失独立性。

司马拉瓦克维什南先生表示,智库的组织结构有所不同,研究的重点也有不同。在经济里面的智库,他们对于政府的影响会比较大一些,而在司法和立法方面呢,影响要小一些。在环境方面的智库,他在司法方面影响大一些,而安全方面的研究的智库,在政府方面的影响要更大一点。各组织之间怎样彼此相互理解很重要。

司马拉瓦克维什南先生还表示,智库非常重要,独立性对于智库来说更加重要。当然作为智库来说需要资金的支持,但是别人给你提供资金,并不是丧失你的独立性。当然独立性并不是说比较排斥合作,合作非常的重要。

发言实录:

司马拉瓦克维什南:大家好,非常高兴有这个机会跟大家分享一下我的观点,在刚才说了政府是花更多的时间用于智库,有些人在政府工作了几十年,我就是这样一个人。我加入了智库的工作,我是前政府官员,现在是一个智库的负责人。

有的时候,我们是只有在离开了政府部门,我们才真正意识到真正的现实社会是什么样的,所以我非常高兴有这样的机会能够跟大家分享一些我的看法。智库的一个问题,就是要保证独立,我们就是这样一个独立的机构,我们不接受国家的经费,我们有自己的项目,根据项目来获得经费。我们的人员也不是很多,但是覆盖的面,就是研究的面非常广。我是我们机构最大的人,其他的很多同事都很年轻,我们在这个机构中也有各个年龄阶段的研究人员。印度的智库作用,跟世界各地的其他地方是相似的,比如说研究治理的,还有政策等等,我们看到很多国家都有类似的问题,包括气候变化。

在智库的组织结构也有所不同,他们研究的重点也有不同。有一些智库,比如说像中国,还有印度,他们面临的一些问题,有些是更加紧迫。薛澜教授也提到了,在印度的话,我们有两百多个智库,我们的机构也是尽量地使得智库具有独立性,我们是一个民族制的国家,所以说这个权利机构是一个流动的状态,也就是说我们不知道第二天或以后谁会上台执政,在这样的情况下,我们不能能关注几个人的观点,我们要关注公众。所以,我们在研究的过程中,不光是研究政府,还研究司法机构面临的问题,以及还有立法领域所面临的问题,所以说我们在经济领域、环境领域、安全、社会运动方面的话,都进行了研究。

在经济里面的智库,他们对于政府的影响会比较大一些,而在司法和立法方面呢,影响要小一些。在环境方面的智库,他在司法方面影响大一些,而安全方面的研究的智库,在政府方面的影响要更大一点。而研究社会运动的智库,在立法、司法和行政都有相应的影响。我们知道在行政部门跟政府的部门,我们跟他们讨论的余地是比较有限的,因为他们是不太原因承认有这种改变的必要。每次我们要往前迈一步的话都会有体制上的一种抵制,这是从政府思维上来说,政府觉得不必要,或者不鼓励。因为他们只关注现在,司法呢,司法从本质上来说,是抗辩制的。而立法跟政治的空间,则是有政治立场、政党的立场,因此的话,我们看到智库,他能够提供一种比较中性的谈论空间,而且能够允许更广泛的参与。因此的话,我们觉得在公共政策方面,智库应该能够扮演非常重要的作为,因为智库他不是通过一些社会的运动,不是靠一些抗议的行动,我们当然有我们的局限。从传统上来讲,我们关注国内的事务,因此的话,跟国外的接触和交流比较有限,对其他国家的了解和其他国家问题的了解是都不足的。这样的话,就意味着我们现在就要强调智库分享知识的重要性。这也要求对我们的观念、思维进行一些改变,才能够应对现在的时代,在全球化方面提供一些建议。我们强调把学术界和政策制订者做更好的连接。

怎么样彼此相互理解呢?首先要强调我们现在面临问题的一些共同性,我们知道中国跟印度两个国家之间有很多共同的问题,印度并不掌握所有的答案,中国也不掌握所有的答案。这是一种大的新的变化,怎么样处理。我们如何处理人口的移动,如何处理宏观经济以及多样化、食品安全性跟就业,我们需要打量不同国家发生的不同情景,在印度我们有几个项目,像在中国有几个项目一样,我们有国家的农业人口就业保障组织、教育网络方面的组织。因此的话我们需要一种长期的交流,当然首先我们要克服语言的障碍。

智库非常有用,除非你愿意跟别人对话,不是你的选择,而是你要愿意来彼此对话。我非常感谢中国组织了这样一个全球智库峰会,使得我们能够增加彼此的了解。我觉得智库非常得重要,独立性对于智库来说非常重要。当然作为智库来说需要资金的支持,但是别人给你提供资金,并不是丧失你的独立性。当然独立性并不是说比较排斥合作,合作非常得重要。同时,我也要强调一个但蒙的重要性,否则的话,没有联盟的话我们要想理解人类共同的挑战是比较困难的,找到答案是非常困难的。我们应该采取一种开放的态度,找到共同的答案。但是,我们有一中历史感,这种历史感不应该向现实的模式去屈服。

相关专题:

2011智库峰会 第二届全球智库峰会
订阅

推荐微博:

注册微博
[责任编辑:ifengjiang]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如果你对财经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热点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