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财经腾讯财经 > 财经会议 > 第二届智库峰会 > 正文

安托万·哈尔夫:能源独立无损于国际合作

2011年06月26日16:09腾讯财经[微博]我要评论(0)
字号:T|T

腾讯财经讯 6月26日,由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举办的“第二届全球智库峰会”在北京召开。本届峰会以“全球经济治理:共同责任”为主题。腾讯财经作为独家网络合作伙伴全程直播。美国能源部能源信息署首席工业经济学家、哥伦比亚大学教授安托万·哈尔夫在“能源安全与核能”分论坛上指出,能源独立无损于国际合作,动用储备的时候也需要IEA成员和非IEA成员共同努力,同时增加市场透明度。

以下为美国能源部能源信息署首席工业经济学家安托万·哈尔夫发言实录:

安托万·哈尔夫:大家下午好!我感到非常荣幸能够来到这里,我也非常感谢能够有这样的机会向大家介绍。在我的发言当中,我希望再强调一下田中先生讲到很多观点。在此之前我想澄清一下我所在这个机构是一个独立的统计和分析机构,是在美国能源部之内的,但是它是独立的,它在政策问题上没有自己的立场,就它提供的分析和信息而言,有独立性。所以,我个人的观点不应该被认识为是美国政府的政策立场。

我们知道能源市场面临着非常大的波动,过去几个月日本的地震海啸很大地破坏了日本的电力供应。今天我也听到了日本在恢复上的一些进展,但是我们还是有一些更为深重的问题,关于核行业的未来,不仅是日本,而且包括在全球能源中核电的地位。

三天之前,日本和其他27个IEA成员宣布要释放战略储备连续30天,总共6000万桶。田中也提到了,这是第三次在IEA历史上的释放。现在是不是情况这么糟糕呢?我们知道在金融危机之后油价有一段时间的稳定在70几块,之后油价上升到金融危机前油价达到那么高的位置,往往人们认为这和基本面脱钩。一些金融的流动,还有投机的因素,人们认为这些是最大的因素。但是最近我们看到了基本面的重要性,衰退之后的增长非常迅速。2010年我们看到了年度增长非常迅速的,像中国。又发生了中东、北非的动荡,一天少了150万左右,利比亚更是完全不生产出口了。沙特石油部长说这次会议是在欧佩克历史上最糟糕的会议。沙特自己增加产量,这非常好,但是市场也在担心到底有多少剩余产能。同时人们非常担心沙特和其他的一些石油产出国他们在社会支出上增加,他们希望有更高的油价平衡他们国家的预算。同时没有能力对石油行业产能扩大的投资。

安托万·哈尔夫:IEA战略储备的释放也是代表了我们在70年代就开始设计并使用的工具的再次工具。从70年代以来,市场也发生了非常深重的变化,天然气也越来越重要,有很多原来用油现在用天然气发电。石油行业也是越来越复杂,越来越具有挑战性。原来的那种容易采的油越来越少了,石油市场越来越国际化和一体化。有些人因此认为世界从结构上来说,更容易受到一些基本风险的影响,主要是由于非OECD的需求增长和供应受限之间的差距越来越大。现在确实是到时候我们要重新回顾一下70年代我们所经历的一次石油危机,以及后来出来的一些政策中局,看一下现在是不是仍然好用。我们70年代设计的工具和政策主要有三个方面。一是在国内的,特别在美国强调要追求能源的独立性,通过自给自足满足能源需求。另外一个方面主要是强调国际合作,这也是能源署70年代创立的初衷,两个重要的目标,一是战略储备,另外是推动市场的透明度。

安托万·哈尔夫:我们看一下能源独立性的问题,这个问题在美国现在还是非常关注,说明目标并没有实现,人们还是觉得这个问题非常重要。美国对于能源进口依存度甚至比以前更高了。我们在过去几年看到进口依赖越来越下降,2010年首次低于50%,这是多年来少有的情况。今天来的各位专家都在讲到美国对外依存度。有人说这是一个坏的主义,减少依存是不可实现的。表面上看能源独立是一种保护主义的思想,对自由市场是一种损害,从低生产成本国家进口石油,他有这个经济效益,所以说也是比较合乎逻辑的。但实际上事实并不这么简单,风险的议价越来越高,成本越来越高,受到中断的影响,而且价格由边际决定。石油有它的外埠性,要保障石油,要安全运输,需要养海军。同时,有一些国家是大的生产国,但是他们也需要很高的保险费,这样就可以减少一些供应中的风险。同时,通过效率的提高、规模的提高,也能够降低成本。比如说巴西政府对生物乙醇能够提供很多的补贴,但是现在补贴越来越少,所以说乙醇行业不只是能够自给自足,同时利润也是相当可观,还有非能源政策也能够提高国内的生产水平以及能源自给水平。

安托万·哈尔夫:有的时候他们是有道理的,但是能源独立方面,因为国内的什么也是可能会出现中断的,这种风险也存在。在美国,飓风季节也经常出现比如说石油供应、天然气供应,炼油厂都可能出现生产的中断。墨西哥湾出现灾害的时候,深水的采油出现了中断,现在伊拉克、叙利亚生产出现了停产。甘蔗的减产也会影响乙醇的生产,导致乙醇价格上升。

IEA的宗旨是促进国际合作,一是提高储备,一是增加市场的透明度。问题在于IEA成员国在全球比例占得越来越少。IEA的份额小,进行协调能力的有效性将会下降。中国正在建立自己的战略储备,亚洲一些其他国家也在这样做。这是好事。问题是能够和国际的储备联系起来。而且国际的储备可能会更有效率,比如说美国飓风季节光使用国内的储备不一定非常有效,美国也要能够获得其他国家的石油储备和国际石油市场的供应。国际合作协作也是得到了上周IEA的支持,中国公开支持,这样的话中国和IEA可以在多个方面进行合作。沙特也能够参与进来一起工作。这是比较微妙的事情,因为释放战略储备会增加存货,如果是短期的供应中断还可以,如果是长期的供应中断情况就不妙了。现在就需要国际进行合作,而且这个重要性也越来越强。如果说这种国际产油国IEA和非IEA成员协作的话,对市场的影响会更大。

安托万·哈尔夫:IEA会编制能源统计,他们在数据的中层方面没有达到同样的速度和数量,这样就不能让我们了解他们的生产和消费情况,这样的话市场透明度就不高。这个问题不只是在非IEA国家,同时也存在于IEA成员。有时候由于削减预算,数据的质量也下降。我们需要各国之间交流经验,市场当中也有投机。很多的需求来自于东方,来自于亚洲,亚洲或者说中国这边是不是可以提出一套体系进行参照?这个很快能够实现的话,我并不感到吃惊。我们认为能源独立无损于国际合作。我们动用储备的时候也需要IEA成员和非IEA成员共同努力,同时增加市场透明度。市场现在越来越一体化了,贸易旅游也越来越深化,越来越大,同时也越来越有全球性,不管是石油,还是天然气,企业也是越来越相互联系,这样的话国际套利的潜力也越来越大。

最后,我们看到石油行业重点从获取资产转向技术方面。所以,我们认为这种能源安全的塑造都要考虑这些因素。谢谢!

相关专题:

第二届全球智库峰会 2011智库峰会
订阅

推荐微博:

注册微博
[责任编辑:appleli]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如果你对财经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热点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