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财经腾讯财经 > 财经会议 > 2011智库峰会 > 正文

罗纳德-麦金农:利率差别大国际货币体系难稳定

2011年06月26日12:49腾讯财经[微博]我要评论(0)
字号:T|T

腾讯财经讯 6月26日,由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举办的“第二届全球智库峰会”在北京召开。本届峰会以“全球经济治理:共同责任”为主题。腾讯财经作为独家网络合作伙伴全程直播。在“国际货币体系改革之道”论坛中,美国斯坦福大学教授罗纳德-麦金农认为,如果利率差别很大的话,很难建立一个稳定的国际货币体系。

罗纳德·麦金农表示,目前中国的外汇储备达到三万亿,其他的新兴国家的外汇储备也增长得很快,他们所有的利率都没有监督的控制,所以这就是我们在全球有这种通胀的问题,这是一个很严重的问题。

罗纳德·麦金农进一步阐明,在新兴市场,这些国家的利率更高,因为增长更高,所以利息更高,他们想保持高利率,但是由于热钱的增长,中国想提高利率来降低通货膨胀,但是他们不能够提高利率,因为会有热钱的流入。所以中国人民银行也很难再提高利率。

在谈到解决方法时,罗纳德·麦金农提出,在下一次G20的会议上,希望讨论一下利率的问题,以及是否有可能处在中心的这些成熟的经济体,能够共同地在利率的问题上做出一些新的共同的举措,这也会帮助在边缘的这些国家,更好地来应对利率方面的问题。

发言实录:

罗纳德·麦金农:这个小节的主题主要是改革国际货币体系,六分钟要谈国际货币体系的改革是很困难的,所以我想讲一讲这些问题当中G2,大家都喜欢谈汇率是否应该固定,贸易平衡是不是美国应该储蓄的更多,我想讲的主要是谈一谈利率。如果利率差别很大的话,很难建立一个稳定的国际货币体系,所以我们应该看一看,监督一下这个利率之间的差别。

我给大家看一个令人惊讶的图表,所有的新兴市场国家,他们都是上面的这个线,中国的外汇储备达到三万亿,其他的新兴国家的外汇储备也增长得很快,他们所有的都没有监督的控制,所以这就是我们在全球有这种通胀的问题,这是一个很严重的问题。

现在呢,国际货币都是建立在美元基础之上的,这就是我们现在的体制,现在我们面临着欧元区的问题,美国央行所做的对全球也都会有些影响,美国央行的做法让很多的热钱进入了新兴的国家,让他们的货币升值,从而降低他们的竞争力。这些国家美元的储备越来越多,很多的国家失去了控制,也出现了通胀的情况,现在的大宗商品的价格也大幅上涨。

在美国,实际上美国的通胀并没有出现,CPI没有大幅的增长,但是PPI却是大幅增长。在七十年代的时候,我们有美元的贬值,美元大幅的流出,导致其他的国家经济失控。这就表明,中国和其他国家的汇率并没有大幅的被低估,也可以看印尼、俄罗斯,他们的货币实际上是过高地估值了。在新兴市场,他们的利率更高,因为增长更高,所以他们的利息更高,他们想保持高利率,但是由于热钱的增长,中国想提高利率来降低通货膨胀,但是他们不能够提高利率,因为会有热钱的流入。所以中国人民银行也很难再提高利率。

还有一个就里套利的这种形势,在2002年的时候,美联储来降低利率,到2004年的时候,银行间的拆借利率达到1%,因为美国的利率很低,美元不断地在削弱,这对那些套利的人来说,是一个额外的奖赏。在日本也发生了同样的事情,大家都希望得到美元,因为美元是非常安全的,这实际上是一种临时的现象,在2009年开始的时候,美元不断地贬值,美联储把这个利率降到0。所以很多国家就会有大量的外汇的储备,美元的贬值实际上是一些新兴国家货币的增值,尽管这些国家的货币升值了,但是由于国内的货币监管的流失,也对他们造成了负面的影响,这就使得那些利用美元来做套利的人大幅获益。

中国的已经升值了一些,实际上这种升值呢,和其他的新兴国家也一起升值,可能2011年后半年的时候,也会继续升值,这就是我之前讲的这种情况的结果,新兴市场共同的群体的结体,在2011年的时候,他们这些国家的所有的外汇储备达到六万亿,之前是一万亿。这就是最近在危机之后的一些数字,中国、俄罗斯、印度尼西亚、巴西的情况。美元储备的越来越多,不光是美国的国债不断的增加,大家可以看到,外汇储备占GDP的比例不断地增加,在2001年的时候,对新兴市场是15%,现在已经达到了35%,中国实际上达到了50%。

那么集体的决定是什么呢?这些新兴市场国家的通胀呢,比美国、欧洲、日本,以及那些发达国家加起来都要高这主要是因为他们的利率高,很多成熟的经济体,他们实际上陷入了这种增长乏力,或者缓慢的增长阶段。周围的这种通胀并没有中心的膨胀高,这上面的数据已经有点老了,在这个数据当中,看看中国由于贸易的顺差所带来的外汇储备的增长,以及热钱的比例。实际上在2010年第四季度是非常高的,在我上飞机的时候,我看到了一个电子消息,中国实际上在过去的一个季度,热钱对贸易的增长并没有贡献的太大。

另外一个就是商品的泡沫,如果这个利率是0的话,我们可以看到,初级的商品价格不断地上涨,同时我们也看到美国房地产的泡沫已经破裂。另外一个泡沫,就是初级产品的泡沫,这主要是自然灾害的影响,实际上我觉得责任应该是美联储的政策,很多投机的人,他们都希望看到初级产品的价格不断地上涨,在期货市场,他们都会推动未来的石油以及商品的价格,

所以今天下午的讨论的时候,我会跟大家谈这张图片,但是在这张图片上,主要的信息是美联储几乎是一直把利率保存在0的这个基础上。与此同时,美国信贷的数量在大量地减少,这个对于中小型的企业来说,影响非常地大,可以说在美国的银行体系出现了崩溃,这是晚些时候要说的一个问题。

美国现在所面临的情况呢,是有一个滞胀,通胀是外来的,所以某种程度上是不好控制的,而经济的停滞呢,是从国内产生的,是因为信贷的大幅度地减少。那么在下一次G20的会议上,我们希望讨论一下利率的问题,以及是否有可能处在中心的这些成熟的经济体,能够共同地在利率的问题上做出一些新的共同的举措,这也会帮助在边缘的这些国家,更好地来应对利率方面的问题。我大概可以说,昨天我们提到过人民币应当国际化的问题,我同意,但是在说到风险,或者说威胁方面,我觉得没有人会从中国的银行或者说上海的某个地方,一个外国人去借人民币。因此,在考虑人民币国际化的时候,需要考虑到这个风险,我基本上就讲这么多,谢谢。

相关专题:

2011智库峰会 第二届全球智库峰会
订阅

推荐微博:

注册微博
[责任编辑:ripleyyu]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如果你对财经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热点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