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财经腾讯财经 > 股票 > 投资内参 > 正文

PE猎手扣动减持扳机 视流通性选择通道

2011年05月22日20:57投资者报[微博]我要评论(0)
字号:T|T

《投资者报》记者 王月平

春节后,吴非(化名)跳槽到一家PE机构,不过,他并不是投资经理,而是负责研究行业及提供研究报告,此外,还有在二级市场上抛售已解禁的股票。

刚开始,吴非并不理解自己的工作,事实上他也很难向以前的同事解释他的工作,因为他每天做的,除了观察市场行情之外,就是跟公司其他人商量,哪天要卖出哪些股票。“我为企业创造效益了吗?”有时候他这样问自己。

“这样的人正在不断增加。作为创投机构退出的操刀人员,虽然他们的价值不能马上体现,但事实上,他们成为创投产业链中的关键一环。”一位外资PE的董事总经理告诉《投资者报》记者。

那么,PE机构退出的产业链上到底扣着怎样的环节?《投资者报》记者调查发现,PE一般都设立专门的团队负责减持,以获得较为满意的收益;会根据股票的流通情况选择在二级市场还是在大宗交易平台减持。

设立专人减持

盯着创业板的走势及公司拥有的股票每日动向是吴非工作的内容之一。有时候,他也需要写建议和报告,提出哪只股票可以适当抛售。

不过吴非并不知道,他和同行们的建议会形成一个隐形的市场,有时甚至会影响到创业板指数的波动。

“这些人的操作一旦形成一致,比如说到解禁期时集中减持一只股票或几只股票,就会对创业板市场形成冲击。”上述外资PE人士告诉记者。

数据显示,自从2010年11月1日,创业板首批27家公司11亿原始股解禁以来,随着创业板上市公司不断增多,背后的PE/VC也开始大规模减持,仅在2011年一季度,就有27家机构减持,累计减持1.3亿股,套现16.5亿元。

“这说明他们认为这个时间退出是好的,起码比三个月后退出更好。因为2009年10月以来,创业板PE很高,因此当2010年、2011年财报披露时,问题就出来了,这些公司预计的高增长并不存在,这是对他们信心的打击。”智基创投创始管理合伙人陈友忠告诉记者

由此可见,遇到震荡不明的行情就减持,是许多PE的共识。大部分投资机构都设立了专门的团队负责减持,包括深创投、达晨创投这种大牌PE。

隐蔽方式获利

获利出局,每个人都向往,然而如何在实现利益最大化的同时以隐蔽方式出手,是一门学问。

“一个好的操盘手创造的价值往往上千万。如果我们雇用其他机构实现获利,要支付不菲手续费,而且他们能否选择最合适的价格退出我们不得而知,不如用自己的操盘手。”上述外资PE人士透露。

除自己人操作外,他们有的时候也会委托证券营业部进行大宗交易。

“一般来说,我们会在解禁期后的12到18个月内逐步减持。”东方富海董事长陈玮告诉记者。

而在达晨创投内部,目前也有3、4个人的团队专门负责退出。“具体如何交易,我们要看股票的具体情况,比如,有的股票流通性很差,我们会采取有一定折扣的大宗交易方式减持,而如果这只股票的流通性比较好,市场环境也还不错,我们会采取竞价交易的方式,让团队负责抛售股票。”达晨创投合伙人晏小平告诉记者。

那么PE如何把握合适的时间点?

“如果你迫于公司的业绩考核而被迫减持的话,显然就不会得到一个合适的价格,此外,当一个公司内的几个创投都开始集中减持的时候,股价肯定会大幅下跌,你这时减持,势必不能获得满意的收益。”某圈内人士分析说。

“PE机构在二级市场减持无可厚非,但是在股市上你很难卖在最高点,因此,我们只能寻找一个差不多的时点。在接近解禁期的时候,我们通常会同企业负责人坐下来一起讨论这件事。” 晏小平表示。

2010年11月1日,达晨财信通过深交所竞价交易系统累计出售网宿科技53万股,占总股本的0.34%;2010年11月3日,通过大宗交易平台累计出100万股,占总股本的0.65%。共计减持153万股,减持数量占网宿科技总股本的0.99%。

对于此次减持,晏小平解释说,只是因为达晨财信这只基金的存续期将要到期,“从2007年投资到2010年退出,长达三年,而我们还要准备一部分时间待减持之后与LP(有限合伙人)进行结算,因此,我们在那个时候非常有必要对网宿科技进行减持,而并非因为这家公司的业绩出现了下滑。”

合理退出之争

当众多创投机构开始集中减持的时候,关于PE通过二级市场套现获利是否合理的争论也就开始了。

“创投机构就应该在企业上市之后实现退出,它的功能就是负责未上市的企业的资本运营,而它所投资的企业上市是一段历史的结点,它面对的是新的股东,这个时候,PE/VC的使命就已经告一段落。”陈友忠告诉记者,创投机构减持股份是一种正常的退出,并没有任何不妥。

同时,他从管理费的角度验证了自己的观点。在他看来,PE/VC收2.5%的管理费相对公募基金只提取1.5%的固定管理费,收费标准有点偏高,而LP愿意支付给PE/VC2.5%的管理费用,是因为PE/VC面对的是一级市场,需要比公募基金付出的成本更多。因此,如果PE基金要在二级市场获利的话,在企业上市之后的3~5年内还要继续持有,就是一种很奇怪的现象,同时对公募基金也不公平。

东方汇富创业投资公司合伙人赵立群也同样认为:“退出是目的,退出是坚定不移的,应该没有哪个企业会长期持有。”

不过,深圳同创伟业董事总经理、管理合伙人丁宝玉却持有不同的观点,“就我看来,我们所投的6家已上市创业板公司,至少有一半以上被低估,所以我们的减持速度一定会很慢,我们会采取既享受PE差值回报也享受企业高成长回报的方式。”

而东方富海董事长陈玮介绍说:“在一些大牌PE减持的背后,其实有一些是不得已行为。比如说有PE是公司制,涉及到业绩考核的问题,每年必须减持。而我们是合伙制,相对公司制来说,业绩考核的压力不大。”

“在美国,GP(一般合伙人)所投资的企业大部分是到纳斯达克上市,因而可以将所投企业的股票作为回报给LP。在中国市场,由于所投资的企业可以到纳斯达克、新加坡、创业板等多个交易所上市,在这种混乱的情况下,国内的创投机构只能实现用现金回报给LP。也就是说,他们不得不进行减持。”谈到与美国退出环境的不同点,陈友忠分析说。

推荐微博:

注册微博
[责任编辑:toughyang]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如果你对财经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热点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