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财经腾讯财经 > 产业 > 人物 > 正文

聚焦詹纯新:中联重科的“中国智造”之路

字号:T|T

如果某位投资者在2000年10月中联重科IPO时,以发行价12.74元中签,一路持有到2010年9月30日,此时每股复权后是401.33元。

“中联重科走过的,是一条科技产业化、产业科技化、企业国际化的道路。” 中联重科董事长詹纯新总结。

工程师

中联重科其实是另一个联想式的故事,当然发生在工程机械领域。

詹纯新,1955年出生于湖南常德。

父亲詹顺初致力于法律工作,曾经担任省高级人民法院院长。而在上世纪60年代末则是担任常德西洞庭农场的书记。詹纯新中学时就读西洞庭农场职工子弟学校,也就是现在的西洞庭一中。时隔38年之后,詹纯新重返母校,感慨之余,欣然题词:“至诚无息、博厚悠远”。

高中毕业后,詹纯新选择的是工科,进入西北工业大学,具体是航空发动机专业。

西北工业大学是由西北工学院和西安航空学院于1957年10月在西安合并成立,1970年哈尔滨工程学院航空工程系整体并入西北工业大学。

詹纯新回忆起来,“我做学生是做得最好的,老师讲的上课前我就都会了,但在课堂上我还认真听老师讲。我就想看看,如果我去讲,会和老师有什么不同。”

既然如此,1978年,詹纯新毕业后留校任教。当时教工程数学。

不过这段时间不长,之后有一个再分配,两年后詹纯新回到了湖南,也有一些其他选择,不过他进入了建设部长沙建筑机械研究所。

建设部长沙建设机械研究院1956年建于北京,当时是建筑工程部机械施工总局设计室。同年与金属结构总局设计室合并。几经变更,1969年迁至湖南常德。1978年划归国家建委,再次迁至长沙。1993年由所升院。业内简称建机院。北京饭店施工用的国内第一台大型塔式起重机、青藏公路冻土施工机械、北京地铁施工用的桩工机械都是该院的研究成果。

岁月如梭,“到这个研究院以后一直做了12年的技术工作”,从助理工程师一直做到研究员。

詹纯新的成果很多,1990年主持研究的“QLY3型多功能轮胎吊”获全国新产品新技术展览会银奖;1992年主持研究的“QY20型20吨汽车起重机”获国家专利。

到1992年,这个时候詹纯新37岁,如此人生轨迹似乎已经清晰了,“有一天,领导突然把我叫去。”组织上希望他出任副院长。谈了三次,最后说到要服从分配。

当时的这个副院长不好当。全院500多人靠100多万元事业费和400多万元技术转让收入维持运行。简单说,要创收。

2003年11月詹纯新接受《经济日报》采访时回顾:科研体制改革以后,研究院有了创收的压力,大家开始忙着赚钱。围绕一个项目,技术员以研究室为承包单位,研究室里又以课题组为承包单位,赚的钱一部分上缴给院里,其余的是大家的提成。而研究院的责任,也就是到部委机关要项目……

“我认为,这不是搞科研的做法,承包只看重眼前利益,很容易急功近利,而科研则需要大量无条件的投入,出成果也需要一定的周期。”

1992年 9月28日,中联重科的前身——长沙高新技术开发区中联建设机械产业公司正式挂牌成立。当时詹纯新带领七个人,借款50万元。

“山东方圆机械厂仅花了不到1万元的技术转让费,一年的时间就做到上千万的‘盘子’,湖南江麓机械厂用不到5万元引进我们的技术,当年就做到了几千万,我们是‘守着金饭碗没饭吃’。” 2007年时中联重科监事会主席,原来的总工程师龙国键接受《中国经济周刊(微博)》采访时回忆。

需要做一个实体,但是没有钱,詹纯新回忆起来:什么也没有,租了一个200平米的车间,有一个行车,什么工具也没有,买什么样的工具呢?买榔头、扳手、螺丝刀。

其实有一个机械设备,当时他们买了一个钻机,5000元钱,所有的零件都拿到外面加工,詹纯新觉得,总不成钢板上打个孔也拿到外面去。

那么最初的业务呢,“联想开始的时候做与现在根本不搭界的贸易,我们刚开始的时候也没有做产业,中联是靠做本行的小买卖来维持公司的日常运营。我们在长沙市街边租了一个两米宽小门面,”2006年接受《瞭望东方周刊》采访时回忆。

建筑工地需要浇注混凝土,80年代的时候国内还是用吊车一罐一罐地运送,实际上可以通过混凝土机械连续泵送到作业面。

龙国键后来回顾:(针对)进口产品只能泵送按严格标准配制的“细粮”的这种现状,我们认真研究了引进技术的诀窍,在外国泵的基础上作了很多改进,使得我们的机器能够适应中国国情,能够吃“粗粮”,提高了泵送效率。

“当时我们的产品利润虽然是成本的2倍,但价格只有进口产品的2/3,施工企业更愿意买我们的产品。”

公司方面记录:1993年,公司以贸易带生产,以生产促贸易,以科技为中心,开发生产了第一代混凝土输送泵,第一台HBT40泵于7月1日下线,当年完成销售额500万元,实现利税230万元。

之后,原长沙建机院混凝土机械研究室、机械厂成建制并入中联公司,中联公司从此有了自己的研发队伍和生产基地。

中联重科

没有一帆风顺的事情。1994年新年刚过,先前卖出的10台混凝土输送泵,在浇筑过程中,出现了一些状况。

公司的员工如同救火队员一样做售后服务。詹纯新喊停,停产停售,派出技术人员了解问题,组织开发第二代产品。

做出这个决定对詹纯新来说并不容易,“当时已经交定金的就有20台,每台产品的售价都是数以百万元计的。但是,我们的产品有问题就必须停产。”公司方面回顾:1994年初,中联第一代砼泵由于产品不尽完善,故障较多,公司痛下决心,在市场销售良好的情况下全面停产。

2009年5月在接受和讯访谈的时候,詹纯新谈到当时的焦灼,“上半年整个公司全部停产,每个月全是亏损,大家都在开工资,企业要运转,这时候咬着牙关,把第二代产品生产出来……”如此到7月终于研制出第二代砼泵,并免费换回前期销出的10台。

到1994年12月,公司创利税1200万元,这个数字震了全研究院。实际上当年获得了长沙市政府授予利税超1000万元企业奖牌。

1995年3月,原长沙建机院中起公司成建制并入中联公司,如此建筑起重机械成果开始纳入中联产业化范围。

到12月,中联公司完成产值1.1亿元,实现利税3500多万元。被长沙市人民政府授予“重合同守信用企业”和“利税超1000万元企业”称号,列为长沙市工交企业第四利税大户。

詹纯新总结带队开发同企业管理的同与不同:一个产品我是总负责,总设计人。我设计一台产品,这台产品有若干个零部件组成,首先有大的部件,下面有一些课题组的成员,大家每人分一个部件……确切来说企业有研发、市场、财务、行政管理、品牌,合在一起是一个完整的企业,但是每个部分都要做好。

整个产研联系的逻辑已经清晰化,“我们靠做生意赚钱养活技术人员,然后再用技术人员开发出的通过部级鉴定的图纸、技术,从根本上改变我们企业的面貌。” 詹纯新还同时担任长沙建设机械研究院院长,如此有一个整体的考虑。

1996年10月,在原中联城市道路清扫车产业开发部的基础上,成立了中联专用车辆公司,生产系列清扫车。

90年代中期的一个问题是改制,詹纯新的一个总结媒体多有引用:“不能一方面少了一个计划经济体制下传统的国有科研院所,另一方面多了一个传统的国有企业。” 结论是:建机院要由科研事业单位转制为股份制新型科技型企业。

既然是市场经济,那么就不是只有中联一家企业在发展。1989年6月,梁稳根 、唐修国等人筹资创立了湖南省涟源市焊接材料厂。对,后来他们发展出来三一重工

“同一个城市两家工程机械企业搞竞争,客户一来自然两家分别看。我印象深刻是,三一的‘凯迪拉克’经常在我们公司大门外等客户,而我们的‘宝马’也要经常到三一的门口接客人。” 詹纯新接受《中国经济周刊》采访时回忆。这一时期,中联的技术骨干月薪为两三千元,而三一可比员工的年薪则超过了十万元。

公司方面记录:1997年8月,中联混凝土机械有限责任公司和中联起重有限责任公司成立,中联公司迈出了产权结构改革的步伐。具体来说,总公司控股51%,职工持49%的股份。

“其实中联重科在1997年时就已经提出技术、资本、市场三根纽带,通过参股、控股、联合兼并等方式联结国内建机行业企业,整合行业资源的战略,这些年来我们一直在进行内部整合,积蓄势力,但当时时机、能力还不成熟……”2003年时,詹纯新面对《证券日报》时表示。

上市指标需要争取,詹纯新反复地与部里的领导沟通,“中联重科是中国建筑机械的研发基地,我们的利润已经超过5000万元。我们急需发展资金。”其中辗转略过,总之不容易。

1999年8月8日,长沙中联重工科技发展股份有限公司创立大会在华天大酒店召开,并在湖南省工商行政管理局正式注册成立。

外界注意到股东中的中标实业有限公司。招股说明书显示:中标公司以其持有的原中联公司所属控股子公司长沙中联混凝土机械有限公司和长沙起重机械有限公司各49%的少数权益投入股份公司,持有股份公司发行前23.76%的股份,是股份公司的第二大股东。中标公司主要从事城市道路清扫车的科研、生产和经营。

2000年9月,中联重科正式通过了发审。

推荐微博:

注册微博
[责任编辑:xcwang]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如果你对财经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热点推荐